Follow us on social

【挑戰200隻森林家族族長】 森林家族以龐大人口見稱,加上無限配件,令家長/男友聞風喪膽。90後女生Rainbow實現兒時願望儲近二百隻公仔,每隻都花心思改名,記載不同關係。 新正頭 Kayan @yipyn 入深山搵Rainbow一家拜年,考吓佢記唔記得邊隻打邊隻!絕密族譜首次公開,內含大量尷尬食字位。拆解Rainbow原來心中有個理想家族藍圖,而一切竟然同媽媽有關?!

【兔年行大運🧧】 🧨新正頭大家都想去黃大仙祠行個大運,尋求大仙指點?✨💫🎋 今集 #盡行式 就等Kayan @yipyn 為大家探路,睇下可以點樣求籤咩注意事項,仲搵嚟喺黃大仙擺檔嘅相士四喜哥,大測兔年運程!🐰

2023運程   新年   求籤   ...

有些事,你以為是不用多費唇舌解釋的常識,對別有用心的人來說,就是可以作出與別不同的詮釋。 話說,有一個星期日,倫敦有幾場《給十九歲的我》特別放映,我想先睹為快,於是由曼城南下,來回車程,約十小時。 有位網民,故意在我的專頁留言,大意是:在英國生活真係不夠香港方便又美好呀,連睇套戲,也要千辛萬苦。英國人,應該只愛看球賽,不愛看電影的。說得英國好像文化大沙漠一樣。 客觀上,要在英國地方看一套港產片,當然不會容易得過在香港地方看一套港產片。情況,就似有好多在英國上畫的英語片,無緣登陸香港戲院一樣。這是簡單市場供求關係,實在不知為何還要說明。何況,我在英國看到《時代革命》看到《少年》看到《憂鬱之島》所謂的香港禁片,已經不知還可以怎樣比較。有些人,用理性跟他爭辯,只會徒勞無功。於是,我只好參考智者的意見,輕輕說一句:你係啱嘅。 移民人口越來越多,生意越來越多,英國主流院線似乎也越來越歡迎香港電影。不少港產片,其實也有在英國發行,例如《飯戲攻心》,例如《正義迴廊》,只不過比香港遲上畫一段時間。來到今個農曆年檔期,《毒舌大狀》與《超神經械劫案下》甚至港英同步。如果你喜歡中國電影,在香港不知有沒有映期的《流浪地球2》,在英國反而看得到。 身在異地,或者特別需要娛樂。不是個個香港人也對Damien Rice開演唱會有興趣,但張敬軒的三場Royal Albert Hall,門票火速被搶購一空,還傳出高達八萬的炒價。有計劃過來英國開演唱會的香港單位,還有RubberBand與黃耀明,預料也會得到大量香港移民的支持。或者,你會說,跟在香港開騷比較,遠渡重洋過英國開一兩場演唱會,畢竟不符合經濟效益,有時間的話,倒不如留在香港開紅館開九展開亞博,開它一個十幾二十場?似農夫,上個廣州巡迴,動不動又十幾二十場,飛機也不用乘搭。 不是個個香港歌手也有資格在香港順順利利開到演唱會的。不是說不夠受歡迎,是說沒有合適場地願意給租用。例如,何韻詩?試過演唱會因場地問題而被臨時取消,被逼改為網上直播。轉戰不會受到政治因素阻撓的地方,再次近距離接觸現場觀眾,可能是條不錯的出路。不用太過擔心觀眾量,以我所理解,很多在香港甚少入場看香港電影或撲飛看演唱會的,來到新環境,也會爆發一股對香港娛樂事業的飢餓感,何韻詩又不是女版MC,無理由會被排擠。一位擁有好歌喉的香港歌手,不應該被白白浪費。當是娛樂一下生活單調的移民們,也是造福人群啊!

何韻詩   方俊傑   演唱會   

就在金球獎揭曉的同一天,也就是中港台馬華人圈子爭論著以《神奇女俠玩救宇宙》贏得影后殊榮的楊紫瓊到底算不算是「香港演員」的晚上,終於看了 Martin McDonagh 的得獎新作《伊尼舍林的女妖》(The Banshees of Inisherin)。 遠望戰火的愛爾蘭邊陲小島,日子不外乎是牧牛養驢喝喝酒,沒錯,電影獲八項金球獎提名,唯獨就是沒入圍最佳女主角,因為那是一隻名叫 Jenny 的小驢。故事圍繞兩個老男人 —— Colin Farrell 和 Brendan Gleeson,一隻狗,一間破爛的酒館,然後就沒有了,貧瘠的外島,就連愛爾蘭「內戰」看在他們眼裡都只是「外面」發生的事情。看似平淡枯燥重重複複,太陽底下再無新事,但故事突如其來就開始了,明明教人摸不著頭腦,但 Martin McDonagh 居然在最無聊沒趣的兩個老男人身上,寫出了許多浪漫的意義。 《伊尼舍林的女妖》整體風格跟 McDonagh 前幾年的作品像《廣告牌殺人事件》和《癲狗喪七》都非常不同,戲劇張力鬆馳,節奏冗長,幾乎每個角色都以極緩慢的速度在移動,卻又陰鬱懸疑,帶著晦暗不安的緊張感覺。翻查資料,這原來是 Martin McDonagh 廿年所執筆的舞台劇劇本「阿倫群島三部曲」(The Aran Islands Trilogy)裡從未發表的最後一部。關於愛爾蘭的冷知識:阿倫群島主要是由三個小島嶼組成,它們分別伊尼什曼(Inishmaan)、伊尼什莫(Inishmore)和伊尼舍林(Inisheer)。Martin McDonagh 便將三部曲取名為《伊尼什曼的瘸子》《伊尼什莫的上尉》和《伊尼舍林的女妖》,都隔著某種距離,描述著愛爾蘭內戰的動盪年代。無端端就起爭執了,本是同根生,你我各不相讓,誓要至死方休,在伊尼舍林的老男人是這樣,在愛爾蘭主島挑起戰爭的人也是。再枯燥無聊的地方,都會因為一件沒任何意義的事情而招惹仇恨,爭個魚死網破。你看,就連楊紫瓊算不算「香港演員」都可以招惹那麼多仇恨言論,人世間許多事情就是這麼無聊,卻又是那麼漫長而折磨。 《伊尼舍林的女妖》成為今屆金球獎的大贏家,橫掃最佳男主角、最佳劇本和最佳電影三項大獎,恭喜 Martin McDonagh 和 Colin Farrell。但很有趣,這個以一則非常沒趣的海邊故事淡淡觀照了戰爭毫無意義的冷笑話,卻屬於金球獎的「音樂或喜劇類」作品(擊敗了我心目的大熱門《神奇女俠玩救宇宙》和《上流落水狗》)。期待另外「阿倫群島三部曲」的兩部作品都會同樣改編成電影。

【🚍巴迷盡訴心中情🚍】 上集大家聽過巴迷Dennis買新加坡🇸🇬巴士🚌嘅瘋狂往事,可能好多人都會好奇,點解呢個人會咁愛巴士💕? 今集,主持人Kayan(aka撫心自問曾經取笑過巴士迷,以及被一秒讀懂屋企🏠住邊嘅 @yipyn )帶埋連登討論區💬對於巴士迷嘅一大堆偏見,正面抽擊Dennis! 究竟巴士迷點睇網民話佢哋係亞氏保加? 巴士有乜好影📸? 點解要衝出馬路影🤳🏻? Dennis又點解會入坑? 以上問題,睇今集就有答案!!!

亞氏保加症   巴士   巴士迷   ...

在深水埗元州街的一幢唐樓內,這個中二女生正在逐家逐戶敲門,問到屋主的防疫物資是否短缺?家中小孩有沒有興趣上英文班?在幽暗的樓梯角落中,跟在這女生背後還有十數個初中生,正忙着安排派發物資。他們都是來自一個叫Light Their Rights HK的義工組織,而站在最前的女生,正是這個組織的創辦人,她叫潘浠淳Clarisse。 Clarisse從4、5歲開始便跟父母做義工,即使簡單如賣旗和院舍探訪,都早已在這小女孩心中播下樂於助人的種籽。 2020年,疫情爆發初期,Clarisse從一次社區探訪中看到基層生計大受打擊,加上防疫物資短缺,學生停課在家缺乏支援,她忽然靈機一觸,何不自己成立一個義工組織,號召有能力的年輕人伸出援手呢? 創辦Light Their Rights HK兩年來,Clarisse與她的團隊作出了很多嘗試,最大膽的莫過於親身走到深水埗的唐樓「洗樓」,尋找有需要幫助的住戶。對於一班十幾歲的年輕人來說,要走進陌生的梯間,隔着鐵閘與不認識的面孔表露善意,談何容易。問她為甚麼能鼓起這樣的勇氣?她笑着說不知道。也許是良善帶來的傻勁。 Clarisse和她的團隊都可說是「高材生」,也深信知識改變命運,所以他們會舉辦恆常的英文班和辯論班,讓基層學童有更多學習機會。 Clarisse獲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及義務工作發展局合辦頒發 “香港義工獎2022 - 傑出青年義工”,她期望這獎項能證明即使是學生也有服務社會的能力。

【唔只衝出馬路影相📸】 點先為之最極致嘅巴士迷🚌?日日喺條街影相🤳🏻?記低所有嘅巴士路線🚏?定係,買一架巴士?   巴士迷Dennis唔只買一架巴士,仲要係買一架來自新加坡🇸🇬嘅巴士 #富豪SuperOlympian。 呢架巴士喺疫情期間以船🚢運嚟香港,竟然引起星港🇸🇬🇭🇰兩地巴士迷熱議,仲有40幾個人喺香港碼頭等佢落船? 今日Kayan親自上一上呢架巴士,了解一下佢嘅廬山真面目! #巴迷盡儲新加坡巴士  

九巴   巴士   巴士迷   ...

香港移民來到英國,假如無法重操故業,不少也選擇隨便找份貨倉工作作為踏腳石。英國的貨倉工作之中,網購龍頭Amazon向來以請得人多,待遇條件較其他同類工種稍為優厚見稱,而且,似香港的便利店,總有一間在附近,的確具備一定吸引力。 網購本來就急促發展,再加上疫情推一推,Amazon在這幾年大幅度膨脹。一句經濟放緩,前景不明,裁員便無可避免。Amazon最近宣佈,全球裁減一萬八千名人手。對英國的打工仔有沒有構成影響?以我的了解,似乎沒有人當作甚麼一回事。不是說裁員風潮不會捲來英國,是大家一早習以為常。 以我太太任職的運動服裝網購公司為例:去年年中至年底,瘋狂請人,尤其聘請大量顧客服務員,幾乎個個星期都有十個以上新人加盟。就算流失量嚴重,也是一個驚人數字。世界盃決賽週一過,聖誕假期放完,停止請人。慢慢,開始發現有同事突然消失,才意識到,公司正在縮減過剩的人手。又以倉務人員首當其衝,跟高峰期相比,人手可以減少接近一半。如此運作,原來是每年也會發生的例行公事。不少被辭退的員工,到下一個生意額高峰期,又會自自然然地應徵,再自自然然地獲聘。高峰期一過,又走人或被走人,循環不息。 我以為零售運動服裝才會有明顯的高峰期與低潮期?球季展開之前,球會推出新波衫,生意自然好;到年尾大假,人人送聖誕禮物,也等人用,多多人手也不夠執貨、送貨、處理投訴。到季中季尾,要買波衫的,大部份也買了吧?除非有嗜好同一款波衫買十幾二十件?原來,其他公司也會採用同類營運流程,總之等人用就請人,一見有冗員便炒人,情願開一個部門年中無休地專門培訓、培訓與培訓。 計死數的話,當然除笨有精。不過,在這個工作氣氛,你都幾難寄望員工有歸屬感與努力爭取表現。假設,外地人士本來就比較自我,工作態度不似一般香港人認真及有責任心,你還要大條道理給他們亂來?遇到送貨員不斷遺失貨物,或者遇到顧客服務員越幫越忙,根本合理到極。當然是人的問題,也肯定是公司政策與作風的問題。在剛過去的聖誕節,情況據知更是份外恐怖,一來撞正世界盃,突然非常態地刺激了經濟,二來撞正罷工潮,尤其郵政人員的罷工行動影響最為深遠,全英物流情況,基本上只可以用一片混亂來形容。然後,Amazon裁員,Amazon的員工同時正在發動罷工以爭取加薪。兩者原來沒有抵觸?對我這類奴性深重的港豬來說,也真是開了眼界。

amazon   方俊傑   移民生活   ...

【單身狗盡搵另一半】 古語有云:我要初戀呀~😫 聖誕又過咗🎅🏻 聽日就倒數,過多兩個月就情人節! 我唔想再自己一個過啊!!!!!🥲 明明同Billy @lifebackpacker 一樣, 樣唔係差,着衫OK又幽默,👨🏻 點解玩咗咁耐app都仲係A0㗎? 不如就聽中大助理教授Sam陳力深分享交友app心法, 包保你情人節前出到pool!💕 (講笑~頂多出唔到介紹單身女同事俾你地識💛)    

交友app   倒數   初戀   ...

在2023年的今天,你會覺得同性戀是一種心理病嗎? 有一個叫家寶(化名)的女孩子,意外被母親哄騙出櫃後,家寶被沒收電話、頭被壓在放滿水的鋅盤中等,即使她願意「變乖」承諾不再喜歡女生,母親仍然不放心,苦苦不死心的找到了一間有宗教背景的組織,替家寶進行「拗直治療」,最後讓她落下更嚴重的心理病根,至今仍未能釋懷。 由插畫家阿譚為性別友善組織Pride Lab畫的《以愛之名》短篇漫畫Zine紀錄了整個治療的過程,但這不是虛構故事,而是發生在今日香港的真人真事,你能想像嗎?目前,家寶仍未走出拗直治療帶來的陰霾,故這近三年的故事由陪伴她一路走過來的Pride Lab創作總監陳驚代為轉述。 像牢籠的家 家寶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名校應屆DSE學生,其母親對她的管教非常嚴格,上至讀書的選修科目、下至到餐廳點餐,全都由媽媽決定,不得違抗。「甚至家寶和媽媽去吃迴轉壽司,她想吃玉子壽司,媽媽不批準便不能吃。」陳驚指家寶從小由母親一人拉拔長大,所以即使媽媽的愛有點過度控制,她仍然奉母親的話如圭臬,盡自己全力完成目標。 然而,隨着家寶長大,媽媽的管控亦向感情生活延伸,據陳驚憶述家寶的話:「媽媽是一個很傳統的人,覺得做女人一定要嫁個好男人,理想對象也要有點錢。」那時候,家寶已經清楚自己的性取向,但心知媽媽定必無法接受,所以決定等待將來能經濟獨立時,再離開家裏順從內心過新生活。可是,現實並不如理想,只因媽媽發現了她那通重要的電話,從此翻起軒然大波。 同性戀是學壞了嗎? 這是家寶的初戀,她們的戀情才剛萌芽不久,便被家寶的媽媽發現了。理所當然地,媽媽的內心何其憤怒,但她仍然裝作冷靜的向家寶問:「告訴媽媽真相,甚麼我都能接受。」讓一直希望得到媽媽認同的家寶像聽到奇蹟,信任的剖白換來一記耳光,打碎了所有希望。「家寶阿媽還有打電話去責罵那個女生,之後便沒收了家寶的電話大半年,所以她們之間一句再見也沒有。」陳驚回想起當時家寶的情況,家寶媽媽還扣起了所有零用錢、甚至讓家寶請假不上學來作為懲罰,以為這樣便能「教好學壞的女兒」。 又過了好一段日子,因為家寶私下為Pride Lab做義工及聯繫了社工求助,讓不知情的媽媽以為她又戀愛了,便再次正視家寶的「病」。第一次,家寶媽媽先帶女兒到公立醫院的精神科求診,豈料醫生表示同性戀不是病,並不需要醫療,但這不足以讓媽媽心息。一個星期後,媽媽對家寶說找到一個能改變性傾向的組織,陳驚說當時並不建議家寶接受治療,唯家寶希望能滿足媽媽:「我們在網上了解過輔導過程,家寶覺得捱過一次便能讓媽媽安心,便決定『搏一鋪』。」 惡夢般的拗直治療 如同漫畫小誌《以愛之名》插畫家阿譚所畫的,步入診所之後只有家寶媽媽與職員對話,身為當事人的家寶只能無助的站在一旁,任由他人擺佈。進入了只有家寶和醫生的診治室後,醫生再次向家寶確認其「選擇」後,便替家寶進行「拗直治療」,一邊為家寶進行靜脈注射引起催吐反應,一邊在平板電腦中播放同性戀照片,讓「同性戀」和「噁心」的感覺在腦部作出連繫,從而讓家寶改變性傾向。 插畫家阿譚表示,療治過程是整個故事中最難表達的部分,經過大量資料搜集和透過家寶的故事,阿譚決定把診所的場景換成教堂:「雖然有擔心會否把宗教和治療聯繫太多,但事實上確實有很多做治療的機構是有基督教或天主教背景。」阿譚續言,宗教令接受治療的人相信體內有一隻惡魔,但事實上根本沒有這個存在:「鍾意一個人的感覺無需排出體外,它是我們的一部分。」在平板電腦的最後一張照片,是屬於家寶與女朋友的合照,美好的回憶被冰冷針頭中湧來的藥物硬生生的沖散,讓家寶無法自我的嘔吐,而這一幕分鏡阿譚則是受日本漫畫家藤本樹老師短篇漫畫《Look Back》影響而創作的。 步出治療室,家寶媽媽立即上前擁抱家寶,並說:「無事就好了。」相對於治療過程,這句話對家寶造成更大傷害,陳驚指家寶當天晚上已作惡夢:「夢的內容有關於死亡、黑暗、被追殺、跌落深淵或被怪獸追。」一星期後,家寶自行到精神科求醫,被診斷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及抑鬱,經常會出現「閃回」情況,再次身歷其境回到那間治療室,生活予她已變成一個無法醒來的惡夢。 失去了曾經最好的自己 家寶考入大學後,她媽媽的不信任再次出現,加上2019年的社會背景,便再次擱下狠話:「留在香港只會繼續教壞你,我還是帶你去大陸做治療。」聽到這個威脅後,家寶收拾了重要的個人物品,便離開了這個生活了18年的家,陳驚直言去到如斯情況,家寶仍然未有對媽媽生氣:「她覺得媽媽只是愛錯了方法,也打算畢業後安定生活後,再找方法給媽媽家用。」 表面上,家寶已開展了新生活,內心的傷痕仍未被撫平。對於過去,她讓阿譚寫下:「當日有一部分的自己已死在那間房(治療室),還失去了那個曾經最好的自己。」因為插畫家阿譚亦長期飽受躁鬱症之苦,所以十分理解心理創傷的痛苦,而這句話亦是讓她最有共嗚:「創傷後,甚至沒有機會去想象原本的自己會怎樣生活。」目前,家寶正在努力的獨自生活,定期進行心理治療,尚未有餘力展開一段新戀情,亦未有搬回家中與母親同住。 埋藏在社會深處的故事 《以愛之名》是插畫家阿譚的首本Zine創作,她分享每頁至少畫了5小時,當中亦有不少「trial and error」:「基本的出血位、網點也處理了很久。」加上本身的躁鬱症的影響,鬱期時十分影響工作進度,讓Pride Lab一度以為這本Zine或未能成事,幸而每次的躁期總在「死線」前來到,讓阿譚總能及時完成作品。  同是屬於性小眾的阿譚認為這個故事予社會十分珍貴難得:「香港很少有當事人自己敍述的故事,可以讓大家稍稍的感受家寶內心的掙扎和經歷的創傷。」相比起一份報告或研究中的數字,血淋淋的故事總是更能擊中人們的內心。意外地,阿譚指推出了這本Zine後,引來不少人為香港仍有如此荒謬之事感到驚訝:「漫畫這個媒介能讓大家更immersive一點。」雖然家寶仍未有勇氣翻閱漫畫回看那段日子,但她亦很感謝阿譚,阿譚也因此鬆了一口氣:「這是一個很大的責任,而家寶的故事只是悲劇的小部分,未被看見的故事還有很多,希望可以include到他們。」 後記:關於在香港做「拗直治療」的這件事 香港心理學會副會長張傳義博士指,拗直治療或稱回復治療,是一種心理學的行為治療法。即療程一般使用靜脈注射、電或嗅覺刺激,令接受治療者產生反胃或不適感,同時會讓他看見「要討厭的東西」,讓腦部把兩者產生連繫,從而改變他的喜好或習慣,不過張博士指出很少用這種「厭惡治療」改變性取向:「通常會用在酗酒、吸毒或強姦犯上,但在正統的精神科治療中已很少在各方面使用這套療法。」他解釋,後來發現人可以分辨出這種厭惡的感覺是額外強加的,所以不論進行多少次療法也無法達至理想中的結果,反而會帶來其他意想不到的負面聯繫:「可能會產生很大的罪疚感、否定自己,造成更大的情緒創傷,甚至令人出現抑鬱、不安、焦慮、失去性慾或想自殺等。」根據文獻,一個有酗酒習慣的人接受治療後說:「我知錯了,以後也不敢了。」他的不敢是不敢再求醫,而非不敢再酗酒,所以拗直治療應用於改變性向而言是沒有任何作用。 對於拗直治療帶來的創傷,張博士表示「手尾」更長:「因為what done is done,即是被捅了一刀,永遠都會記得,記憶是不會被磨滅。」同時,雖然同性戀有分「先天基因」及「後天因素」而成,即使能找出後天成因,亦只可以了解為何這個人會變成同性戀,而無法透過解決問題來改變其性取向,張博士說:「找出成因只是慢慢在心理上調整,令他對某些創傷不那麼大,但性傾向出現了便出現了,不要迷信能回到原本狀態。」不過,張博士強調於精神科及心理學的角度,同性戀及性傾向並非疾病,故無需要接受任何治療。 目前,拗直治療在香港仍未被明文立法禁止。此外,根據「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出版-天主教會如何看同性戀及相關的課題 特刊二」內容,有不少傳統的天主教國家也在不同程度上通過LGBT權益的法律,如「教會的長女」法國、「聖母的嫁妝」英國亦通過了同性婚姻法。那麼在2023年的今天,即使無法接納性小眾,又是否應該給予最基本生而為人的尊重呢? 《以愛之名》香港拗直治療經歷者真實故事Zine寄賣點: 一拳書館、貳叄書房、序言書室、一坪半性別空間、獵人書店及PrideLab郵購表格 文:Hoiyan 攝:Mak

Zine   創傷   同性戀   ...

【非裔義工 另類方法探索香港】 來自非洲贊比亞的Sanday 2011年來港,因一次打風前夕家訪輪椅阿婆,感受到香港繁榮一面背後有不少辛酸故事。 "She was an old lady that has contributed a lot to the society and city. And there is nobody to look after her.” 「個婆婆後生時都有份貢獻社會,點解老咗就無人照顧。」 離開新聞行業,進修公共政策學系碩士的Sanday,從此開始做各類型義工來探索社區,沙灘執垃圾、救助動物、為露宿者送物資等,這位新移民甚至成為義工領䄂。 “There are several times when I am thought of being one of the people maybe I'm

有個題目,一直想寫,又一直不敢寫。因為,有點尷尬。我又不是愛情專家白韻琴。 移民後,婚姻關係容易變好還是變壞?以我八卦聽回來的心事,粗疏計算,的確是一半一半。仔細少少分析的話,我會歸納出一句:在香港關係本來良好的,離開後會容易變壞;在香港關係本來一般的,離開後會容易變好。 變壞的理由,聽得最多,是困獸鬥,無處可逃。在香港的時候,兩夫妻各有工作各有朋友各有生活,彼此有屬於自己的喘息空間與宣洩出口,就算有爭執,但可能一個找好姊妹訴訴苦,另一個找班豬朋狗肉隊隊啤,將不滿情緒化解過後,大事便化小,小事便化無。移民後,慘了,鬧完交,還是被迫你眼望我眼,怨氣不能排解反而不斷累積,自然有害。 變好呢?最常見,是在香港時,覺得兩夫婦相識得太長時間,太平淡,太沒有衝擊。去到陌生環境,反而變得互相倚賴,把之前的那份可有可無感覺,暫時清走,換來一份久違的新鮮感。客觀上,在香港的互不重視對方,多數來自各自也太過忙碌,連交流時間也缺乏,移民初期,十居其九也忙於合力齊心適應,對改善本來的貌合神離,必有幫助。 我應該傾向屬於後者。在香港的時候,我返朝九晚六,夜晚還要外出睇戲,回到家,女兒都已經入睡。我太太就相反,多數開通宵更。有時,可以足足一星期也見不到一面傾不到半句說話。來到英國初期,日對夜對,本來,又有無數問題要下決定要急於解決,必定有衝突,其實很容易會展開罵戰然後互相仇視。或者是好運,因為太太那段時間懷孕,做丈夫的,再被無理取鬧也有合理解釋說服自己逆來順受,不快感覺的殺傷力至少減半。 到第二個女兒出世後,太太小休一段時間後,已經外出工作。有份感覺,很奇妙:在香港,家庭的日常開支,我可以一力承擔,那些供樓支出、水電媒氣費、保險供款,基本上都是在同一個戶口轉帳,太太的收入,主要用來給她自己消費娛樂。來到英國,我再沒有正職,收入減少了,即使開支也減少,但太太的收入,主要變成用來支付能源費用,像真真正正有份群策群力團隊精神存在。那份兩夫妻相濡以沫,要聯手將所有難題解決的鬥志,反而把當中的婚姻關係變得更實在。 我不會唱好移民生活,也不會唱衰。每個人,或每個家庭,在適應異地新生活的過程中,肯定各有體會,根本不可能一本通書睇到老。偏偏,我見現時像兩個陣型對決。有集團有組織地抹黑,這個很容易理解;也有人一刀切把所有流露負面情緒的意見,統統歸類為五毛、小粉紅或藍絲。兩種不同意見,好像應該各在極端,不過,我經常覺得,看清楚一點,根本是同一種人嘛。 我們就是看不順眼跟自己相反的意見存在。有這種心態的話,婚姻生活多數只會越變越差。

兩性   夫妻   婚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