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social

Author: 余拜仁

  /  Articles posted by 余拜仁
About The Author

由文化藝術到金融財務,涉足不同江湖| 志奮領學人(由英國外交、聯邦及發展事務部頒授及認證)| 倫敦國王學院數碼文化碩士/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管理碩士| 嫻熟的文化藝術文字人/專業的金融財務策劃師

香港人依家嘅生活困難有好多,想出去行下玩下又要計得掂「3+4」呢條數,出唔到去留番喺度要搵啲娛樂都唔係咁易,好似想買張正價飛入紅館睇騷都係難過登天,呢大半年嚟幾乎每一個流行音樂會都係一票難求,如果你無特別人脈幫到手,又唔識用軟件攻陷票務系統,基本上每一個門票開售日子都係受難日一樣,輕則「321、321、321」等足大半日,重則就連網站都入唔到,唔好以為就咁玩完,其實都只係無間地獄旅程嘅正式開始;廣大樂迷開始終日流連各大討論區同TG Group,瘋狂出Post求飛:「真歌迷自用」之聲此起彼落,同時又要Mon住有無善心人「原價加手續費轉讓」,過程中仲要避開諸如自己先落訂對方後潛水同假飛等等陷阱,一般嚟講好多人都係時間浪費咗、精神消磨咗,最終仍然係一無所得。 所以,能夠成功獲得一票在手,本身已經贏咗,如果撞到一個精彩豐富嘅演出製作,就更加係六合彩頭獎級嘅收穫;最近,唔少人都享有到呢種福氣:合共7場嘅《Summer Blues林家謙演唱會》上周日順利完成,為紅館騷帶嚟唔同突破,坊間反應普遍相當正面,唔少人睇完一場又想睇多一場,只係睇到一場嘅就難免覺得失落同唔夠喉。主人翁林家謙2019年正式以獨立唱作人身分出道,慢慢走入大眾嘅視線,短短三年時間就成功登頂走進香港流行樂壇神殿紅館,唱足七場四面台,到底有咩過人之處呢? 唱作人嘅強項係可以一手包辦唱歌作樂,寫歌畀自己唱、畀人哋唱,以至自己再拎番別人的歌嚟唱,所以當開騷嘅時候,作品嘅選擇同維度可以好多好闊,變化亦大,今次《Summer Blues》都盡見呢個好處,既有林家謙自己嘅首本名曲、亦有佢為香港樂壇其他歌手創作嘅作品,所以就算如佢本人所講,出道三年累積嘅個人單曲唔係好多都好,整個製作喺歌曲嘅豐富同多元程度上,實在不成問題,佢同時將自己為其他同行創作嘅作品巧妙地擺放喺演唱會嘅不同部分,並且誠邀當中嘅知音同路人一齊分享呢個重要時空,於是乎佢嘅嘉賓環節並唔係純粹搵個Friend唱兩句間下場,畀主人翁抖抖氣換件衫咁簡單。 林家謙同團隊嘅心思遠遠唔只放喺嘉賓環節之上,而係見於成個《Summer Blues》嘅唔同方面,包括點樣用唔同嘅作品去闡述演唱會嘅主題「Summer Blues」,同時為咗貫徹主題「美麗回憶,記得就好」,佢唱完歌單上嘅最後一首歌之後,就算係終極尾場,亦都無再好似好多其他歌手咁遵從紅館傳統,換套便服出嚟唱多幾首先走,忠於自己想法,圓滿執行細節。

有日聽開收音機,有一個關於「香港機遇」嘅節目宣傳,一名科研機構巨頭話「矽谷其實係演化出嚟,唔係打造出嚟⋯⋯你仲要跟住人哋個模式嚟做,只會愈行愈慢」;當時一聽已經覺呢位學者言簡意賅,同時諗諗文化藝術發展,何嘗唔係一樣?下下大大聲由上而下話要「打造」呢樣果樣,結果有幾多嘢係成功過?反而靜靜地由得民間自然地去生長、演變同轉化,隨時仲多驚喜(唔代表官方,以至商界從此咩都唔做,做人嘅嘢,過猶不及唔好,斷章取義都唔好)。睇番疫下呢幾年嘅藝文界,面對嘅困難當然好多,同時可喜嘅發展都有唔少,當中包括一啲獨立藝文空間嘅成立同營運,閱讀界有七份一書店、留下書店同獵人書店等等,表演藝術界則有小田工作室同牛吉地等等,漸漸成為咗一道又一道嘅全新風景,其中牛吉地最近順利搬遷,新階段嘅發展都令人相當好奇。 牛吉地係由幾位志同道合嘅表演藝術同業成立同營運,用番佢哋喺Social Media嘅用語,使命之一係「We share a space」,期望成為到同業之間嘅共享工作室;紮根新蒲崗剛剛好有兩年多嘅時間,喺踏入三歲嘅日子,牛吉地搬咗去區內另一個位置,地主之一嘅本地編舞及舞者陳偉洛(阿洛)睇番過去兩年嘅發展,坦承中間都有一段迷迷糊糊,唔係好知點樣行落去嘅日子,「第一年剛剛開始,係有多啲活動發生,我哋幾個(創辦人)都好想『搞啲嘢』,包括創作上、交流上,之後疫情係打亂咗大家嘅步伐,唔只我哋,成個行業都係,就連租用情況都會好受影響;然後去到第二年,我哋幾個本身都各有各忙,就連會都少開咗,真係純粹做多咗租場嘅嘢。」的而且確,單係阿洛本人,過去一年就有四個創作,如果觀眾夠活躍同勤力嘅話,基本上平均每隔幾個月就會睇到佢嘅演出,加上往往佢都係連編帶跳,耗費嘅心力、時間同精神絕對係想像得到。 剛巧喺牛吉地喬遷之際,阿洛自己都同時交出咗全新力作—《愛若有如果》,「力作」係有好多個層面,首先係觀眾反應相當不俗,已經唔易;然後,今次係佢創作生涯入面首次擔任編舞而自己係無一齊落場去跳嘅,即係作品嘅最終呈現係完完全全交晒俾其他表演者;同時,喺佢同四位各具表演特色同個人性格嘅表演者合作期間,過程同結果都係同樣快樂、滿足同稱心,如果扣連番作品嘅命題,就係「好有愛」,「我自己都同好多編舞合作過,同時亦會聽過同見過表演者佢哋其他嘅合作,所以知道呢樣嘢係一啲都唔易」。呢個作品嘅維度好闊,既講唔同範疇、唔同領域嘅愛,對自己、對他人、對世界等等,又以舞蹈創作呢個形式去對現時舞蹈創作環境提出自身嘅批判,阿洛形容今次創作歷程係幸運嘅,「首先大家都好信任大家,呢樣嘢係錢都買唔到,然後大家對一啲課題嘅睇法就算唔會完全一樣,但都係非常接近嘅,於是乎就好能夠理解、好容易明白大家做緊咩,一齊行緊去邊。」 目前阿洛又已經埋首喺下一個創作入面,係同《愛若有如果》截然不同嘅另一個製作,除咗個人作品之外,同時都好期待牛吉地喺佢同其他同業嘅主理下,又會為獨立藝文空間生態構成一幅點樣嘅全新畫面。

大半個社會過去一個星期都係一片愁雲慘霧,為著近年,以至近十年以嚟這宗非常罕見嘅嚴重舞台意外傷心、擔心同掛心;正所謂:「最緊要人無事」,身體受傷嘅,我哋都習氣祝福佢哋盡快康復、吉人天相,心靈受創嘅,我哋都互相支撐、手牽手肩並肩共度難關。事故發生之後,除咗嚴正問責,期望盡快搵出今次肇因之外,演唱會嘅製作流程、成本控制、風險管理,以至最關鍵嘅:對人嘅管理同安排,全部都成為咗大眾聚焦嘅地方,其中舞蹈員嘅待遇就尤其受到關注。 喺香港流行樂壇入面,「紅館」係極之特別嘅符號,不論新人或者舊人、出道或者告別都好,「開紅館」都係非常重要嘅儀式,絕對係個人成績表上十分關鍵嘅一筆;同時,「開紅館」亦有其特別嘅模式,其中勁歌熱舞,或者起碼載歌載舞都係不可或缺嘅(分別只係環節嘅長與短),就算平日真係習慣就咁企喺度或者坐喺度唱歌嘅歌手,一旦有機會登上呢個殿堂,普遍都難免「從俗」跳番或者至少搖番幾首歌,似乎咁樣先至符合到唔少樂迷對「演唱會」嘅預期。 既然舞蹈係咁重要,咁舞蹈員嘅待遇應該好好啦係咪?咁又似乎係無必然關係。部分資深舞蹈員慨嘆,近年演唱會嘅規模愈搞愈大,預算愈加愈多,但係真係花喺舞蹈員身上嘅錢,咁多年嚟嘅升幅係完全唔合比例,當中嘅分配更係落後於台前嘅樂手同幕後嘅Crew member;錢多錢少係一回事,保護得足唔足夠又係另一回事,眾所周知,舞蹈員係靠身體搵食嘅,佢哋平時自己當然會勤力練功、好好養護,然而踩台演出會有好多突發事件,唔係話你個人夠小心就可以,一旦不幸出事嘅話,唔只影響到果一場、果一次演出,仲有機會影響埋其後嘅工作機會,影響深遠。 主辦單位依家普遍都應該有買保險,問題係買得足唔足夠呢?保障範圍包啲咩?賠償嘅錢有幾多?Claim錢易唔易同快唔快?甚至會唔會「有後果」?有行內人透露,個別主辦單位會視Claim保險嘅人係麻煩友,除咗唔願意幫手,甚至會將對方放入黑名單,減低日後錄用機會,於是乎,舞蹈員就會面臨兩難,明明有需要Claim又唔夠膽,真係唔Claim嘅話最終又係自己蝕底。 以上嘅行業問題相信只係冰山一角,更多唔同崗位肯定會有更多其他問題,歸根究底,呢啲全部都係關乎對人嘅尊重,大家有無將唔同嘅單位都視作平等嘅伙伴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嘅黃金律雖然老土,但係有用,只有重新重視番人嘅價值,各種問題先有機會慢慢改善。

疫症大大革新咗整個世界嘅運作,收窄去到個人層面,人類嘅生活行為同模式都出現咗好多變化,例如運用時間嘅方法同優次。當劇場同博物館等文化場地全面封閉期間,唔少觀眾都係Disney+加Netflix長伴左右,餓咗Live Show良久都矢言等到場館重開,必定蜂湧入場、報復睇騷;然而當一切復常、機會重臨時,上述嘅畫面又似乎無出現到,原因眾多:淺層嚟講,市面上唔同類型嘅活動都一次過返晒嚟,單係唔少藝團同創作人都要追番落後,觀眾時間又無明顯多到,僧多粥少之下必然有嘢遭到割捨;拉闊少少去睇,中間可能仲牽涉到一啲價值判斷,當一啲嘢失去咗,之後我哋可能更加珍惜,或者覺得無咩可惜,到底重入劇場係屬於前者,定係後者? 早前機緣巧合地受到劇場朋友嘅邀請,喺太子一個獨立運作嘅文化藝術空間參加咗一個劇場作品嘅「試玩」,點解係「試玩」而唔係「試演」呢?因為呢個作品入面,係唔會有專業或者業餘嘅表演者演畀你睇,成個場地只係得我同另一位參加者喺度,兩個素未謀面嘅人跟住指示去做啲嘢,於是乎我唔再係入到場搵個位,繑埋雙手去睇跟住有咩發生,有咩發生都完完全全在乎於我同對面果個人嘅造化。 會唔會好無聊?創作團隊真係扭盡六壬,喺提供俾參加者嘅指示入面放滿咗巧妙嘅設計,容讓呢兩個陌生人喺非傳統劇場嘅空間入面相遇、相交,然後相識、相知,過程中當然係受到指示嘅引領,但係框架本身係好開放,就算兩個完全相同嘅人,都無可能創造得番完全一樣嘅經歷,而且一日未離場,一日都唔會知道最終會有咩事發生,繼續行落去嘅吸引力係極之大;即係有咩好玩?如果你係追求一個被動式嘅觀賞活動,想喺有距離嘅狀態有嘢睇下,你就唔好考慮入場,相反如果你個心係夠開放,想試下花大約一個半鐘頭投入落一個新空間、一段新關係入面,你睇到嘅遠遠唔單止係對面果個新朋友,更多更多其實係你自己本身。 呢個講又唔易講,聽落亦未必即時理解得嚟嘅作品叫係《千方百計》第二部份:相遇(A Thousand Ways Part Two: AN Encounter),係由美國劇團600 Highwaymen喺疫情期間創作,聚焦喺孤獨同分離,最特別嘅係點樣修補社會上因立場而導致嘅關係分歧。香港版本嘅翻譯同戲劇構作陳泰然就話,喺疫症期間,美國內部除咗隔離,亦都因為各類型政治同價值觀問題增加咗人與人之間嘅距離,「當了解到創作動機,我們認為這種社會分裂不只於美國,而正於世界不同地方發生,亦包括香港。此時正好讓我們回想,這些距離是如何產生,也如何能夠修補。」 相對於傳統劇場,《千方百計》係喺近年新成立嘅獨立文化藝術空間小田工作室發生,創辦人李漢廷指出,小田工作室一直支持主流以外嘅劇場形式同美學探索,「本地劇場脈絡而言,比較實驗性、或受眾群較少的作品,也許難以得到正式場地支持,或文化機構的藝術空間資助,而小田工作室則希望以獨立營運的駐場、創作及展演空間讓所述的作品發生,從而增加本地劇場作品的多樣性。」 呢個作品每次只可以容納兩位參加者,可以想像到名額係極之有限,去到執筆呢刻,聽講正場已經爆晒,再額外加開咗少少場次,如果你有少少心動,或者真係需要千方百計咁去搵飛,祝你好運。

近嚟戲院持續都係⼤排⻑⿓,除咗有永恆男神湯告魯斯載譽續拍嘅《壯志凌雲:獨⾏俠》,近⽇⼜有Marvel重磅製作《雷神奇俠4:愛與雷霆》上映,作為「漫威宇宙」 新階段嘅另⼀巨作,並且屬於⾸部突破「個⼈三部曲」模式嘅英雄電影,喺經過《奇異博⼠2:失控多元宇宙》雷聲超⼤、⾬勢飄忽嘅半滑鐵盧後,到底製作團隊今次交出啲咩成績?能唔能夠先為電影公司扳回⼀城,繼⽽再為「漫威宇宙」開闢更多疆⼟呢?雷神份屬元祖級英雄,早早已經同美國隊⻑、鐵甲奇俠等⼈維護住地球,以⾄係宇宙嘅和平,身為神嘅佢擁有呼喚雷電嘅神⼒,亦配有個⼈專屬嘅雷神之鎚;喺過去嘅 「個⼈三部曲」,以⾄其他群雄並起嘅⼤戰電影,雷神經歷過⾄親離世、兄弟鬩牆、情場得/失意,既拯救過半個地球嘅⼈⼝,⼜喪失過⾃⼰出⽣及成⻑嘅神域,喺起起伏伏中,佢試過迷失、消沉,然後⼀如其他英雄重新振作、抖擻,嚟到今集,仲有啲咩可以發展同突破呢? 答案係:相當乏善⾜陳。今集劇情(放⼼都係無咩劇透成份)⼤致係講神原來都唔係絕對無敵嘅,宇宙間係有⼀把「殺神劍」,有⼀位曾經受到衰(嘅)神虧待嘅⼈執起咗把劍,受到劍中遠古邪惡⼒量嘅加持(同⽀配),晉身成為屠神者展開咗宇宙殺神之旅,⼀嚟對⽅殺到埋身,踩⼊⾃⼰族裔嘅根據地,⼆嚟為咗全體神嘅福祉,以防神嘅全⾯覆滅,雷神決定挺身⽽出;聽故唔好駁故,先唔好講隨隨便便有把傳說中嘅魔劍,就可以輕⽽易舉創造⼜⼀個神級奸⻆,就算係神和神和神之間嘅廝殺衝突,本身就唔係啲咩新嘢,《雷神奇俠3》正正就係雷神同佢個⾛⽕⼊魔家姐嘅⽣死對決,打到原居神域都天崩地裂。不論係情節鋪陳⽅⾯,抑或係場⾯營造⽅⾯,今次嘅神級⼤戰都無⽐上次突破太多,並無為觀眾帶嚟太多印象深刻嘅地⽅;作為Marvel作品,呢個可以話係硬傷,畢竟連 《尚氣》同《奇異博⼠2:失控多元宇宙》兩部⼝碑稍遜嘅作品,前者有如《⽣死時速》般嘅單層巴⼠⾁搏追逐戰,後者有⼥魔頭硬闖法師神壇攻防戰。打嚟打去嘅⼤戰固然係Marvel電影不能或缺嘅基礎,同時個⼈掙扎及成⻑都係作品必不可少嘅元素,奇異博⼠也好、⿊寡婦也好,任何英雄英雌都好,基本上呢個都係作品公式嘅主要部分,好似之前所講,雷神⼀路⾛來都已經經歷唔少,今次最⼤嘅命題就係重遇當年嘅地球⼥友,千帆過盡,到底⼆⼈點樣⾯對⾃⼰同對⽅呢?⼀⽅⾯呢條線伏咗咁多集,係會令粉絲有所期待,另⼀⽅⾯佢嘅實際處理只可話係情理之中、無咩意外,加加埋埋,《雷神4》就僅僅成為⼀部「可以睇下」嘅電影,事實上不久前先登場嘅奇異博⼠都有類似問題,令⼈擔⼼嘅係,如果⻑此下去都係繼續維持呢種拍法、呢個⽔平,Marvel電影或會不幸淪為「變型⾦剛」系列,公司繼續要拍,影迷唔想再睇。

傳說中第六波疫情好快又有機會出現,就喺坐五望六嘅小小空間,呢個城市總算係恢復番少少嘅元氣同生氣,幾乎每一個流行樂演唱會都係全票售罄,求票聲音此起彼落,就算係過去被認為門檻稍高嘅劇場節目,成績一樣亮麗,好似香港話劇團搬演法國創作人Pascal Rambert嘅《姊妹》都因為觀眾反應熱烈而臨時加場,加完又再旋即爆滿,唔少尾場觀眾都慶幸:「好彩入到場」;《姊妹》係話劇團全新劇季第一個同觀眾見面嘅作品,而呢個喺備受疫情來回折騰嘅新劇季就以「同『戲』連枝」(Together in Theatre)為題,一眾同話劇團,以至本地話劇界關係極深,同時影響極大嘅代表人物將會陸續登場,都叫唔少劇界粉絲甚為期待。 香港話劇團屬於本地旗幟藝團,喺迎來成立45周年嘅大日子,劇團決定邀請番某種老朋友返嚟一齊玩,台前幕後主演主創,個個崗位都有,其中金馬獎影帝謝君豪重回熟悉嘅舞台,主演以兩代人因家族生意而爭權奪利為題嘅《天下第一樓》,除咗有謝君豪呢位話劇團前首席演員之外,劇本本身屬於話劇團前駐團編劇何冀平嘅成名之作,先後應邀到過歐美日韓台等地巡迴演出,以至被改編成電視劇,水準絕對有保證;除咗話劇團有周年誌慶,位於中環嘅香港大會堂同樣慶祝緊落成啟用60周年,話劇團將會重演金牌編劇杜國威嘅《愛情觀自在》,作品上一次演出係喺1998年,以幽默筆觸寫出咗愛情同無常嘅真諦,事隔24年,我城方方面面都變遷巨大,物非人非,又且看呢套經典作品有否變形走樣,做到歷年不變。 講起人物變遷,話劇團嚟緊都有重大變化,擔任藝術總監一職長達14年嘅陳敢權(Anthony)將會卸任交棒,佢由80年代開始就同劇團結緣,從事過唔同崗位,直言「劇團已是我的家」;疫情過去幾年反反覆覆,Anthony直指對創作人嘅心靈都造成嚴重打擊,「可謂劇團營運最艱難嘅時期」,期望疫情早日受控,讓同業重回舞台,並祝願劇團繼續秉承傳統,製作卓越作品,發揮到「以戲劇提升思考、撫慰心靈」嘅重要作用。 尋晚落筆之際驚聞噩耗,中英劇團前藝術總監古天農與世長辭,享年69歲;由於消息嚟得突然,業界都相當震驚,古天農係本地資深劇場工作者,曾任中英劇團藝術總監一職長達26年,帶領團隊創作出大量經典劇作,孕育出一代又一代嘅劇場精英,滋養咗本地文化藝術場域,貢獻良多,希望在此致以最深切嘅悼念。

文化藝術愛好者近嚟應該相當唔得閒,表演場地同博物館全部復常,各大文化機構同藝術團體都蓄勢待發推出一系列精彩節目同活動,嚟緊又有另一項旗艦項目將會同觀眾正式見面: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香港故宮)。位於西九文化區嘅香港故宮宣布咗會喺下月2號,即係回歸紀念大日子嘅翌日開放俾公眾參觀,去開香港博物館嘅觀眾,或者係過去一年都享用過西九另一大型博物館M+免費入場優惠嘅大家,可能都想當然香港故宮「(至少開幕初期)都唔會收錢嘅」,呢個期望恐怕都要幻滅喇,事關館方決定,就算係開幕頭一年,都只有星期三會容許訪客免費參觀七個專題展廳,另外兩個特別展覽係唔包括在內嘅。 開幕要收錢嘅呢個安排,已經引起坊間一啲討論,收幾多錢又係另一令人相當關注嘅點,如果只睇七個專題展廳,入場費係$50港元,想睇埋另外兩個特別展覽呢,全費就係$120港幣,兩者都有半價特惠安排;消息一出,立即有人翻出世界各地嘅博物館收費去比較,例如舉世聞名嘅英國Tate、法國Pompidou,以及美國MOMA等等,睇下人哋嘅個展同特展點樣收錢,甚至連北京同台灣兩地故宮都會拎埋嚟並列參考。個人嚟講唔會同意一刀切指明文化機構「要/唔要收錢」,畢竟入面涉及好多考量,微觀嘅有館方財政情況、展覽營運成本,宏觀嘅有當地經濟水平、觀眾參觀文化,每一樣都要考慮清楚,同時呢個都只係「價錢」問題,另一更加關鍵嘅就係「價值」,到底館方有咩展品、策展人眼界同功力去到邊,以至係到底個館同當地人嘅關連係點,無價值嘅話,價錢再低其實都係徒然。 到底香港故宮係點,就要日後再見真章,反而佢嘅近鄰M+似乎都穩步成長中,有日閒日時段經過,都有唔少人排隊入內,先唔講入去本身係為咗打卡、買嘢、食嘢,定係睇展,一個文化場地「有人」真係最基本嘅元素,否則其他嘢都係空談;當日其中一個人頭湧湧嘅位就係佢全新開放嘅戲院,作為M+嘅成員之一,呢間戲院當然不同於坊間一般商業營運嘅院線,除咗同M+大樓一樣係由世界知名建築師操刀設計,佢嘅放映內容係更加令人期待,一方面回應到M+相關展覽,另一方面亦會去拉闊觀眾對「視覺文化」嘅想像同詮釋,以開幕季為例,七十部嚟自香港同世界各地嘅作品輪流登場,當中不乏香港人比較熟悉嘅電影,例如《阿飛正傳》(4K修復版嘅香港首映),除咗M+館藏,策展人又會特別邀請著名創作人揀選對佢哋創作生涯影響深遠嘅作品去同觀眾分享,維度廣闊,豐富精彩,詳情就交番俾影迷們自己好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