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social

Author: Hoiyan

  /  Articles posted by Hoiyan
About The Author

香港的春夏兩季讓人十分煎熬,既炎熱又潮濕,但一眾打工仔上班時還要顧及穿着得宜,男生要穿上襯衫、領帶和西裝外套,女生則穿得清涼,又要帶備一件厚外度避免着涼。香港設計中心設計營商周城區活動「着得又行德」時裝設計大賽,由本地推廣行人友善街道、公共空間,及拓展香港成為步行城市的非牟利機構「行德」主辦,比賽的目的是推廣輕便的衣服取代正裝,改變打工仔的步行模式和辦公室內的空調需求,比賽中一共有6套設計入圍作品,一起看看設計師的設計理念吧! 得獎作品由畢業自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及紡織系的區麗珍(Alison Au)設計,她以田園風發想,特別選用了車花棉布配上藏藍色棉布,加上帶機棉布來縫製裏布,以支持環保。此外,Alison的作品也有很多小巧思,像下擺的荷葉邊能拆出變成圍巾披肩或胸前裝飾,在冷氣房間內提供額外的溫暖。 另外,為了適合不同狀態的女生穿着,所以裙腳、肩帶也有靈活設計,在懷孕初期到準備生產的不同身材也能靈活調節連身裙的細節,來最適合當刻的自己。 第一套入圍作品由來自非洲毛里裘斯的17歲高中生設計師Zoé Wong設計,由米色、淺啡色的西裝外套配搭純色白T恤和球鞋,感覺乾淨舒適、斯文。Zoé Wong特別選用天然棉麻,因為透氣質地十分適合天氣悶熱的香港,希望能減低夏天走在路上的不適感。另外,西裝外套和長褲也有設計小巧思,它們都能透過摺疊變成環保袋,足以應付突發購物沒有帶備環保袋的需要,時刻保持「暖男」形象。 第二套入圍作品由中文大學藝術系碩士生張淑玲(Joseli Cheung)設計,她曾獲得多項設計大獎,如院長嘉許名單(Dean’s list)、世界技能大賽服裝製作比賽等。Joseli的設計作品全使用天然物料,包括純棉,同時顧及時尚、舒適,像是衣袖可按氣溫自由調節長度、上身的荷葉邊設計可變成斗篷等,增添衣服的質感,亦更耐看。 第三套入圍作品出自從小便喜歡時裝設計的Rea Chan之手。基於香港天氣濕熱,所以她特別選用輕薄的物料,像雪紡西裝外套、緞面連身衣等,在不造成負擔的情況下阻隔紫外光直接照射皮膚。此外,由於設計比賽主題以「打工仔」為主題,所以設計看起來既有休閒感,又不失正式的感覺。 第四套入圍作品同是出於Rea Chan之手,她認為時尚產業一直在污染環境,卻也不是無可避免,如多加使用竹纖維等可持續布料。這個設計正正使用了竹纖維作緞面,質料透氣、柔軟,配搭一種由棉花或羊毛製成的薄紗作裝飾,物料的低敏性亦能減低刺激性而引起的濕疹發作,裙子同時亦使用了天然未染色和未漂白的棉纖維,比一般棉料更吸水,亦大大減輕走在炎下的負擔感。另外,Rea Chan設計了一件泡泡袖的短版外套,袖子除了可拆卸外,還特別設計了一個窗口狀的弧形,在不失美感之下亦能降溫。 最後一套入圍作品由畢業於香港白英奇專業學校時裝設計系的林晞雯(Wendy Lam)設計,她選用了100%棉布,確保吸汗能力和透氣度,讓白領即使走在炎夏街頭,仍能舒適自信。Wendy特別在設計作品中融入零廢棄的概念,加上立體、Oversize的設計剪裁,讓不同身型人士也適合穿着。

「最憎便是看錯菜單交錯食物,然後扣分!」在拍攝空檔,記者和香港時尚攝影師Issac Lam(林俊彥)的模特兒天風聊着遊戲《Overcooked》,想必大家也曾因為這款遊戲而對另一半大聲呼叫,因為分秒必爭真的很緊張!數句寒暄後,Issac繼續以iPhone 14 Pro進行拍攝。看着電腦展示着天風的黑白照片,思考着今日的拍攝主題「每個人都有一部份屬於小眾」,好奇地想,螢幕裏修着俐落短髮、眼神嫵媚的女生到底有甚麼「小眾」之處。 你看到《Us Beyond Flash and Bones》這輯照片後,又有甚麼想法嗎? 靈魂與肉體之間的距離 Issac去年的iPhone 13 Pro拍攝企劃《ODE TO ROUGE》啟發自《霸王別姬》,探討社會中性別認同的空間。或許是吸引力法則,他今年受邀替一位即將進行性別重置手術的朋友拍攝一輯相,為了能把主人公的心理和當刻狀態好好記錄,他們做了7次訪問,也拍攝了3、4次,每一次的了解也讓Issac更感有趣:「因為有一半是異於平時的了解,發現自己stereotype(定型)了他們。」 一般大眾對於跨性別人士熱度最高的話題,或許會斟酌在「變性手術」,經過確實的相處和了解後,Issac認為他們最真實的掙扎其實是「未真正轉變」的時候:「可能是玩交友APP,該選擇生理性別抑或自我認同的性別?他們無法定義自己是否『欺騙』。」根據香港性別平權組織PrideLab對於跨性別的定義,人出生時的性別為被指定性別,個體對自己性別的理解和看法則為性別認同,跨性別人士非必須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他們可以透過換身份證、向家人坦白等不同儀式來完成跨性別的過程。 對於Issac而言,因為他的朋友表示完成手術也不會穿裙子留長髮,令他發現自己距離現實最遠的刻板印象是性別重置手術的目的:「有些人的確會為了外觀而選擇接受手術,但有些人是為了令自己回到『正常』狀態。」如果有一天意外毀容,可能你會選擇接受自己的外表,但相信心底裏總會萌生透過手術把自己回復原狀的想法吧? 我們之間有分別嗎? Issac以社會新聞偶有跨性別人士尋短為例,可見「香港人對性別好保守」,他希望能在企劃中延續去年的議題:「我不是想探索性別,而是想透過拍攝去了解、明白小眾。」他解釋,每個人都有一部份屬於小眾:「他們的小眾部份是『性』,但可能一樣聽林家謙、看《明日戰記》,這些都很大眾。」大部份人的性別認同可能很「大眾」,但或者內在亦有一個不為人所知的「小眾」。Issac不打算打着「跨性別」旗號來吸引注意,而是希望透過他們自身最人性化的故事帶出其掙扎,這便是他選擇的平權方法:「出現得越多,讓大家無限見到,這件事便會變得平常。」 拍攝的切入角度源於Issac朋友手術前的拍攝企劃,當時Issac詢問朋友甚麼物品可以代表你,她便帶來了一條母親編織的圍巾,Issac解釋:「那是她媽媽離世前織的,她從小到大上學也會戴那條圍巾,像媽媽在身邊陪伴她,即使在這個重要的時刻。」縱使人能斷捨離一切,也總有一些無法割捨的東西與感情,相信每個人生命中也有一個讓你願意耗上全力去思念和愛護的人。如何愛一個人,他們和我們真的有分別嗎? 關於人生中美好的事 在拍攝前,Issac讓四位模特兒回答數條問題,包括「活得快樂嗎」、「有甚麼已經釋懷的遺憾事」和「有甚麼美好的事讓你回味至今」,在看他們的答案前,大家不妨也思考一下自己的答案。 大部份人也知道,進行性別重置手術或打荷爾蒙針會令跨性別人士壽命縮短,但真實原因並非身體狀況,而是因為改變荷爾蒙會令到他們的心理情緒受影響,讓他們選擇結束生命。不過,Issac表示其中一位模特兒Kimi即使面對這情況,仍然無悔:「自從打荷爾蒙後,她的記性越來越差,但對於她最美好的事便是現在的生活。」如果能重新選擇,她依舊會打荷爾蒙針,甚至會更早打。 拍攝在iPhone的光影之間 在這次的拍攝企劃中,Issac選擇以iPhone 14 Pro代替鍾愛的菲林相機,因為菲林相機要求的準確度非常高,適合用於創作之上,但這次拍攝素人模特兒則需要捕捉瞬間的神韻,故他選擇以前者作為拍攝工具。「整輯照片都是黑白。」Issac解釋,因為人對於造型和顏色也有刻板印象:「黑白可以減走一層Filter(濾鏡)。」他認為,做小眾議題的難度並非在於內容,而是如何「掂」到大眾,好讓他們消化到訊息。 對於《Us Beyond Flash and Bones》的食用說明,Issac希望讀者能先細味照片,再閱讀訪問文字,便能發現四位模特兒其實也沒有甚麼不一樣,像是需要為三餐與租金煩心、股市重挫的受害者、感情上的煩惱等,或許在生活迫人的香港,在金錢的壓力下人人皆平等。對於這輯照片的名字,Issac的解說有點浪漫:「若能超越光速,就可以創造時光機;他們都擁有一縷有趣的靈魂,若能超脫身體,便能成為自己。」如果準備好,不如一起超越快門能捕捉的光和身體的牢籠,品味四個有故事的人生吧! 文:Hoiyan Credit to 《Us Beyond Flash and Bones》 Photographer: Issac Lam Stylist: Nieki Chan Hair and makeup: Jovy Chai Photography assistant: Ivan Chan, Jason Li On LINUS ⻄裝 COMMISSION BLACK WOOL

如果感覺與一座城市產生了距離,其實只需安靜的佇立於鬧市街頭,便可以從魚貫的人群感受到這片土地的呼吸、脈搏。然而,最快速了解一個人的方法便是從其穿着打扮。在香港,大家的街頭語言又是甚麼呢?香港IG街拍攝影師 @streetsnap.portrait自去年起流浪在街頭,以時裝、潮流為紀錄方向:「希望在街拍中保持一份勇氣,給往後喜歡考古的人留下最真實的2021、2022年。」 The Secret Life of Streetsnap.portrait 做過7年記者,Streetsnap.portrait喜歡觀察街上的行人,即使近年大家的喜怒哀樂都隱藏於口罩下,但他仍能從人們的打扮感受散發出來的瀟灑、自信和個性:「就像日劇《校閱女王》的理念,打扮也是一個人積極生活的方式。」 Streetsnap.portrait喜歡看電影,常常被電影中的情節所啟發,只是一部《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發夢王大歷險)也重刷了多次。或許是受到主角的影響,Streetsnap.portrait嘗試跨越陌生人之間的安全距離,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買外賣的途中或晚飯後散步的每一個忙裏偷閒時刻,只要看到穿着有個人風格的行人,便會主動邀請他們成為快門下的主角:「不論母語、膚色和種族,我希望能盡量捕捉不同生活在香港的人,這些都可以反映香港的文化多元性。」 破冰的難度 香港人的性格比較內斂和害羞,面對鏡頭時總會顯得不自在,所以每次Streetsnap.portrait看到目標人物後,總要先鼓起勇氣才能上前提出邀請。只要細心留意,便會發現Streetsnap.portrait大部份OOTD帖文也有標記相中主角,其實在沒有肖像權的香港,即使隨便對行人按下快門,別人也是無可奈何,但這做法是他對於攝影師身份的堅持:「我常常思考街拍的道德責任,除了紀錄,也可以是一種互動和分享的方式。」 「保持勇氣是街拍中最大的困難,是自己該如何堅持。」Streetsnap.portrait坦言說出自己拍攝時最大的心理關口。筆者心想,這心情猶如小時候第一次坐小巴要大聲喊落車般緊張吧!但無論如何,為了下車,總要鼓起勇氣;為了避免在拍攝時引起誤會,Streetsnap.portrait也是要一頭熱向目標人物搭訕,道明來意。 偶然與巧合的約定 歌手以旋律唱出心意,作家以文字寫出想法,街拍攝影師則以光影說話。Streetsnap.portrait一直以來也堅持在拍照後與被拍者分享照片,更會為對方送上一張即影即有相片:「我喜歡真實、能拿在手中的照片。」他說,每次看到對方小心奕奕的收好照片,生怕弄皺邊角時,自己也會感到很窩心。 對於Streetsnap.portrait來說,每一次拍攝的機會也是緣份。有一次,他如常地拍下了照片,在照片沖曬出來後便發現相中主角已消失在人海之中,想不到能在另一天重初,最後也成功把照片交到他手上。這些美好和友善的經歷都成為他的養份,即使會被拒絕、自我懷疑,但Streetsnap.portrait深信如他的朋友所說:「When you focus on the good, the goods gets better。」凡是都有好壞,如果專注在美好的一面,保持樂觀與積極的心,好運自然會來到,事情總會變得順利。 留給城市與人們一份心意 在一年多的拍攝記錄裏,Streetsnap.portrait按下的快門遠遠多於帖文,有一些他決定先收藏個三、五、七年才釋出,為讀者先預留一個小驚喜;他也有拍下一起家庭的互動或有愛的照片,卻因為尊重當事人的意願和保護兒童,也不打算公開分享。  然而,正如他相信的「The goods gets better」,本來只是抱着記錄的心態留影,卻意外的找到拍攝的意義──保留時裝街拍文化:「初時只想保留一些關於當代香港路打扮的風格影像,卻找到更鼓勵自己做下去的理由。」  有人說,時裝總是不斷回帶,不知道數年後Streetsnap.portrait釋出今天的照片時,我們能發現嗎? 文:Hoiyan 圖片授權:IG@streetsnap.protrait

如果喜歡本地創作,假日愛逛市集,便不能錯過一年一度的本地文創界盛事--香港插畫及文創展(HKICS)。今年大會以《界.無限》為主題,作品涵蓋插畫、繪本、電繪、動漫、書法、ACG同人、模型、紙品文具等不同領域的創意設計,邀請了300位香港及亞洲不同風格的插畫家參展,同時推出集合畫師們最佳作品的第一本香港出版插畫年鑑。此外,東京插畫師協會(TIS)更會舉辦首個在港的企劃展,讓眾人能一睹動漫大國的當代插畫師作品,絕對是文青們必去行程之一。 港日韓插畫交流 今次展覽邀請了300位本地及亞洲插畫家參展,較為人所熟悉的本地畫師有剛奪得日本LIMITS數碼藝術比賽冠軍及亞軍的Mankee及Rosine、hohohola的Winncie、獨立手機遊戲開發團隊Cornerpuz的創辦人之一K.Chung、Ar Yu、Jack Lee、SIUKINS及Venusphilosophy等,亦有不少新進插畫家,可見文創展集合了香港文創界的多位勁人,而香港插畫師協會其中16位成員以「飛越叢林」作主題展出作品。 除此之外,東京插畫師協會亦在是次展覽中舉辦了首個在港企劃展,而飽受好評的「韓國文化館」亦載譽歸來,不論是插畫家,抑或是普羅大眾也可以享受藝術之間的欣賞交流,認識更多業界背後的運作和專業。 在展覽中,除了能欣賞和認識更多不同風格的插畫家外,更可以課金支持他們的創作和周邊商品。今次大會將推出第一本香港出版插畫年鑑,圖輯收錄了100位活躍於香港及亞洲插畫家的作品,大家可以行動力撐讓他們能繼續在創作之路走下去。 香港動畫,動起來! 近年香港動畫不斷進步,除了出現更多音樂作品配以本地動畫師創作的MV外,連香港電影《明日戰記》也宣布將會製作動畫版前傳,可見本地的動畫創作已經風起了。在這次展覽中,「ANIMONTAGE 1.5」將會放映30條本地製作的動畫,引領大家走進港式動畫世界中,感受本地創意。 屬於我們的數碼藝術 隨着數碼藝術的普及,不少插畫師也嘗試以電繪創作,展覽入場人士也可以參與《Borderless電繪比賽》的投票,支持喜歡的插畫家、作品的同時,亦有機會贏到獎品。同時,展覽中亦有「AR掌上藝術館」,透過AR虛擬實境技術讓入場人士走進本地藝術創作之中,打破藝術呈現的界限,以不一樣的體驗感受創作。 最後,玩盡整個插畫及文創展後記得換領大會小禮品留念! 香港插畫及文創展 vol.4《界.無限》 日期:2022年11月26日至27日 時間:12pm至8pm 地點: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 Rotunda 3(6/F) 詳情:http://bitly.ws/wZW5 圖片授權:IG@oh.mankee、IG@rosinewooo_、IG@SINKINS、IG@venusphilosophy、IG@K.Chung1007、IG@hohoholahk、IG@a_r_y_u.c、IG@jackleeartworkhk

香港十八區有不同的特色與面貌,隨着屯馬線開通,我們能更方便探索不同社區--土瓜灣。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舊式工廠,因為便宜的租金吸引創作者聚集,像是《正義迴廊》導演何爵天為董事成員之一的電影文化中心、曾經在土瓜灣留下汗毛的My Little Airport,更留下《土瓜灣情歌》一曲等,可見土瓜灣孕育了不少文創、音樂、電影和藝術的好作品和創作者。由今個月11月23日至12月10日,香港設計中心設計營商周城區活動與土瓜灣藝術工作者建立的「樂在製造」協辦青年旅社床位市集、設計工作坊至城市舊物展覽,一起最貼地的感受香港的創作土壤。做一日土瓜灣背包客 香港有不少背包客棧坐落於民生社區,其中一間是位於土瓜灣的「麻雀客棧」。客棧老闆娘在土瓜灣土生土長,十分熟悉區內生態,她發現,香港應有盡有,唯獨欠缺一個讓旅人聚集的休息點:「希望背包客可以在這裏遇上旅伴相約共遊,也希望他們能體驗到香港的人和事。」在城區活動裏,麻雀客棧亦會協辦「樂在(用手手)做_市集」,檔主會在床位擺攤和展示商品,參觀市集的人也可以體驗一天背包客,既能欣賞不同的文創小物,也能和檔主、遊人聊天交流,感受人與人之間久違的溫度交流。朝花「夕拾」土瓜灣 人總喜歡懷緬舊時,而土瓜灣舊物店「夕拾」則收藏了海量舊物,讓我們賭物思人,以物憶舊史。收集舊物,總需要一點緣份,店主在準備展覽的其中一個晚上,在土瓜灣街頭遇上一個正推着一車舊物的婆婆,在幫忙之際發現車上有毛筆練字紙,才得知十三街有一老店結業,便決定把婆婆手推車上的物件全數收購,成功留下一些記載着土瓜灣歷史的舊物。此外,老土瓜灣亦有很多獨立電影院,在「夕拾」亦可看到不同的舊戲飛、戲橋等,在支持今天的香港電影之時,也是重新認識舊有文化的好時機。有趣的是,原來土瓜灣現址工聯會辦公室的前身是明月戲院,電影院專門放映色情電影,你又知道這些地區小故事嗎? 懂得欣賞便是寶,我們又懂得欣賞土瓜灣,以至自己居住地區的獨特之處嗎?來「Re:trace 2.0 展覽」發掘吧!樂在做.工作坊 土瓜灣的地區文創團隊「樂在製造」很關注當區發展,亦深明要為設計和藝術帶出背後的經濟價值,才能讓文創產業得以自給自足,長久發展下去。在這次城區活動中,「樂在製造」除了協辦不同活動外,他們同時亦在工作室舉辦多場工作坊活動,如木機械摺臂和生活小誌,讓參與者在不同領域的設計師和創作者的引導下,可以嘗試不同形式的探索和創作,同時和社會進行有機的互動。 樂在做_萬物復刻 日期:2022年11月23日 時間:7pm至9.30pm 地點:樂在製造 樂在(用手手)做_市集(麻雀客棧協辦) 日期:2022年11月26至27日 時間:12pm至7pm 地點:麻雀客棧(土瓜灣北帝街10-16號一樓) 器物共生工作坊 日期:2022年12月3日及12月10日 時間:2pm至4pm;4.30pm至6.30pm 地點:樂在製造(土瓜灣下鄉道95-97號安樂工廠大廈C座9樓) 生活小誌工作坊 日期:2022年12月4日 時間:2pm至4pm;4.30pm至6.30pm 地點:樂在製造(土瓜灣下鄉道95-97號安樂工廠大廈C座9樓) Re:trace 2.0 展覽 日期:2022年11月26日至12月10日(逢星期二休息) 時間:11pm至7pm 地點:夕拾(土瓜灣九龍城道88-90號安樂工廠大廈A座9樓) 所有活動詳情:http://bitly.ws/wVTp

疫情數年,你有好好把握機會探索香港每一道風景嗎?西貢,這個土地面積是九龍約2.9倍的後花園,承載香港很多歷史與文化--西貢明初時期是外國來貢的船泊點以及抗日戰爭時東江游擊隊的活躍地。由香港設計文化協會及Bottoms Up Communication Limited主辦的設計營商周城區活動周圍「貢」,將會在11月26日至12月18日期間舉辦多項由「設計」出發的活動,帶大家深入淺出走訪西貢,享受不一樣的出走之旅! 天后與關公 在市中心大街,天后古廟和協天宮(又稱關帝古廟),雖然並非同時建成,但大小一樣,相鄰緊接,從民俗宗教來看其實並不常見,但因為西貢臨近海邊又有多條村落,所以既需要天后娘娘保佑出海安全,也祈求得到關公守護各村利益,才會出現兩座主廟。從天后廟看西貢城市設計 然而,因為城市發展的變遷,天后廟被搬離海邊,對於傳統漁民而言則是一個大忌。直至2003年沙士後,當時的財政司司長期望發展本土經濟,便以西貢作為試點,由建築署前高級建築師馮永基教授負責。馮教授居於西貢多年,對該地區的文化和歷史的認識較深,認為西貢需要城市設計(Urban Design):「我們有城市規劃(Urban Planning),即按人口計算所需要的設施數量,但沒有設計一個地方去聚集市民。」 結合廟宇在西貢的傳統作用,以及廣場聚集市民的概念,馮教授將廟前的停車場,改建成前園;另外興建了5個銅鐘從天后廟成一直線至海邊,串連成視覺走廊(Visual Corridor)外,也寓意用鐘聲引領天后到海邊。這5個銅鐘雖然是仿古鐘,但馮教授相信,只要做得認真,便永遠有效:「代表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西貢人的紙船公園 西貢海濱公園(又稱紙船公園)的地標--水池中的紙船,也是出自馮教授之手。他解釋,七、八十年代成長的香港人童年時會放紙船,而西貢從古至今也是漁港,故結合兩者,將紙船船身變成歷史書,記錄西貢的歷史:「當時在圖書館找報紙,了解到日軍佔領香港期間,西貢是東江縱隊抗日的最主要基地的一段歷史。」 此外,大家有留意到水池是沒有圍欄的嗎?如果願意花一整天坐着放空,靜靜細看西貢的人與事,或許還可以遇上牛群到公園飲水呢! 假日周圍貢 這次「周圍貢」行程,主辦單位安排了「西貢社區歷史文化探索行」、「深灣養殖魚排導賞及延伸創作」、「關帝天后文化產品設計分享及植物守護神工作坊」、「香薰創作工作坊」及「醜食美饌工作坊」,參加者可以透過不同活動,一起想像、思考、展望及創造西貢的未來。 西貢社區歷史文化探索行(共四次導賞團) 第一次導賞團(由前建築署高級建築師馮永基教授及西貢地區組織「貢想」領團) 日期:2022年11月27日 時間:10.30am至12pm 地點:西貢關帝及天后廟集合 第二、三、四次導賞團(由西貢地區組織「貢想」領團) 日期:2022年12月4日、12月11日、12月18日 時間:2.30pm至4pm 地點:西貢關帝及天后廟集合 西貢深灣養殖魚排導賞及延伸創作(西貢深灣養殖魚排、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協辦) 日期:2022年11月26日 時間:10.30am至12.30pm;2.30至4.30pm 地點:西貢黃石碼頭集合 關帝天后文化產品設計分享及植物守護神工作坊 日期:2022年11月26日 時間:11am至12.30pm 地點:西貢公立學校(普通道30號) 香薰創作工作坊(BeCandle協辦) 日期:2022年11月27日 時間:2pm至3pm 地點:西貢萬年街102號地下 醜食美饌工作坊 日期:2022年11月27日 時間:3pm至5pm 地點:西貢「原井會」(大涌口55號) **備注:所有活動費用全免,但參加人士需提前報名,並繳交$200保證金,活動當天將以現金退還保證金。 詳情:http://bitly.ws/wMuz 銅鐘設計圖及西貢牛牛照片由馮教授提供。

中三對於莘莘學子是關鍵一年,舊制的會考、新制的選科,大家正被課業和隨堂測驗壓得喘不過氣時,就在科學堂中那張長長的木檯,有同學從長袖冷衫中伸出一條耳機線遞給鄰座:「畀你聽下,好正。」耳筒裏LMF強烈的節奏和句句直拳的歌詞完全沖擊了15歲的Triple G,讓他開始用押韻的歌詞、有旋律的RAP去和自己、這座城市和整個世界溝通。 從那時候開始,Triple G不斷在文字和音符之間尋找自己和其音樂的存在意義。一路走來累積了對樂壇的失望、市場喜好的不解,直至一年前撒野作風(Wildstyle Records)十週年演唱會,樂迷的反饋讓他重新找到自己的使命:「不需要理會其他環境因素,一個歌手就係要耷低頭做好自己的創作。」從2016年撒野作風《淺藍色的號角》,走到今天在試當真旗下音樂廠牌Demo Records推出全新單曲《岸》,有人說他賣「夢想、青春、回憶」,而他確信自己唱的是對音樂的倔強。 甚麼是Triple G? Triple G在中學時因LMF走上創作路,卻發現啟蒙老師的風格並不適合他,在尋覓更好表達的語言時遇上了台灣歌手蛋堡,發現很適合當時多愁善感愛強說愁的自己發揮:「較Jazzy的節奏,文字也詩意一點。」就這樣,便奠定了Triple G的音樂風格。 有樂迷曾這樣介紹他:「台灣聽蛋堡,香港聽Triple G。」即使那是自己欣賞的歌手,但難道不怕自己的作品充滿了別人的影子嗎?Triple G分享,歌詞創作必須要赤裸面對自己,再用音樂表達自己,所以必須認識自己:「多些思考和反省,日常生活的感悟夠深刻,出來的東西自然屬於自己。」編曲上,他會與樂手一起寫歌做歌,由0到1的砌出每一隻歌:「第二隻EP《小王子》慢慢發展和找到自己風格,而到最新的《岸》,無論是Band Sound或歌詞也完全屬於我的聲音。」 香港樂壇的惡性循環 在2016年,Triple G在撒野作風推出第一張專輯《淺藍色的夢》後,他選擇了閉關五年才推出第二張碟《小王子》,只因為他無法接受市場反應:「當時整張《淺藍色的夢》所收錄的歌曲太憂鬱,需要一隻較輕鬆的歌填補位置,《棉花糖》是我用最短時間寫好塞進播放列表的。」初出道的他便鑽進了死胡同,認為市場結果對其他用盡心力寫的歌很不公平,他認為自己捉摸不到這世界:「我可以再做3、4隻《棉花糖》,那麼一定能爬到比現在更高的位置,但我不想欺騙聽眾。」欺騙,是甚麼意思? 「其實(香港樂壇)係一個惡性循環。」Triple G認為創作者、MC或Rapper是一個領導角色,應不斷思考自己的作品能否為這片土地帶來好的訊息、是否能對得住聽眾,他一頓:「每一個創作者應該要有自己的使命感和抱負。」不能推出作品後推說那是樂迷的喜好,把責任從自己身上推得一乾二淨:「音樂不是說有多努力,這件事應該有門檻、有天份。」惡性循環在於已上神檯或當紅的人實力不足,餵養聽眾的音樂自然參差,也直接影響了樂迷的審美。同時,RAP只是Hip Hop的其中一種表達方法,並不直接等於Hip Hop,也讓Triple G不禁反問:「所以市場上流行的是否真Hip Hop?」 即使最近行外人看香港樂壇似有起色,但也會認同在這個地方做音樂絕對是一條辛苦路,而且會窮,尤其是小眾和獨立音樂,但Triple G告訴大家撒野作風證明了一切都是藉口:「我們不埋堆、與主流脫軌,只做自己認為好聽的音樂,也可以活到今時今日。」如果說「金錢」便是俗氣,那不如把它形容為「完成夢想的工具」,不少樂迷課金購買歌手的唱片和周邊商品,讓他們的夢想能多活一天,創作更多高質作品,Triple G坦言只要「夠硬頸」和有能力都可以做到,並喊話:「香港係可以做到,不要再妄自菲薄呀香港人!」 屬於香港的音樂 在整個產業以至市場都出現問題時,Triple G認為自己正在逆齡生長,尤其經歷了撒野作風的十週年演唱會後,更讓他肯定自己的目標:「我希望做能代表香港人的音樂,讓外國人聽到就知道屬於香港的音樂。」日本有屬於自己的搖滾風格,台灣有自己的民謠,香港呢?「香港音樂特色便是Multicultural(多元化)。」寫歌時,Triple G會把自己認為好的元素都參考放進歌中,而非把表面的造型、設計和音樂都「抄考」。 撒野作風十週年演唱會的成功,令Triple G認為自己完成階段性任務:「那天我邀請了家人到場,讓他們知道兒子到底在做甚麼。」到達了一個里程碑後,他再思考自己還可以為撒野作風做甚麼,所以他離開了並簽下Demo Records:「我想賺錢和帶更多主流的資源回去Wildstyle,還有我認同的音樂人。」自覺在舊公司中,無論是形象或曲風也比較貼近市場,既然有條件便由他勇闖出這一步:「既然覺得環境不合理,便要走到有話語權的位置,我要得到那個位。」所以,現在他對於市場考量的理解是製作樂迷需要的音樂,而非他們喜歡的歌,Triple G解說:「他們需要再Fine一點的作品,所以在錄音、樂器、歌詞和段落上,我覺得還要再完善自己。」 《岸》上與海中的人 加盟新公司Demo Records後,Triple G先後推出了《Giggle》和最新單曲《岸》,由從前抒發自己、到現在則是已過來人的身份來分享感受,樂迷能從歌詞中感受到他變得更有自信,還有他自覺背起的責任。 《岸》開始寫於今年年頭,創作期間遇上烏俄戰爭,讓他有感好像不論遠近的世界都只發生壞事,時間和地點改變,不改的是人類的醜陋,不過地域上的距離讓他有更多空間去思考:「因為很絕望,所以更要有希望。」歌詞中的他放棄跟隨所有守則,就如現實的他在大學一年級時便從社工課程退學,他隨口Freestyle唱道:「如果讀落去我做社工,個環境個社會都係咁…」那麼不如轉一個方式出發,拿起筆和麥克風陪伴大家,或許一首歌帶給人的感動和牽起的漣漪更大:「有些安慰還是在耳筒聽會更好。」 後記 對前路疑惑時,社會規範和教科書不是唯一的路,也不一定是正確的路 ,或許只是目前尚未有能力證明或指出那是錯誤。Triple G希望自己的音樂能為這座城市帶來希望,當大家需要他時,他便會在耳筒中出現,正所謂「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如果需要勇氣,不如打開播放器給自己4分43秒的空間聽一首Triple G的《岸》,再為自己作一個決定。 文:Hoiyan 攝:M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