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social

戰後時期,香港製造業興起,直至6、70年代進入蓬勃階段,製衣、玩具、塑膠及印刷等行業全都如日中天。即使不曾親身經歷,也曾在影視作品或經歷廣東歌中,像是全家人一起穿膠花、陳寶珠的《工廠妹萬歲》,窺探當時人們的工作和生活,也能見證工廠大廈在香港的變遷。 |因工廈轉型的女性 在亞洲大部分國家的傳統家庭觀念裏,都是男主外女主內,女生結婚後便留在家中相夫教子,打理家頭細務。不過,在香港經濟起飛時,製衣工廠對女工需求大增,加上當時社會氛圍是肯捱肯搏便有收穫,不少人都願意用勞力換取更好的生活質素,所以不少女生開始到工廈工作,或是從工廈接一些輕巧的工作帶回家做,像是剪線頭、穿膠花等,這正是成就香港職業女性的起點。 |工廠北移 進入80年代,因為土地租金及地價上升,加上勞工薪金也不斷上脹,均是本地製造業式微的主因。面對這樣的情況,香港的商人紛紛尋找更適宜的地點建廠,而中國則成為他們的最佳選擇。這樣的情況持續,香港工廈不斷關閉空置,也直接讓不少工人失業。同時,香港經濟也慢慢轉型,改為發展金融及服務業。 |假日好去處 近年,不少工廈都翻新重建,像南豐紗廠,既保留了部分舊有樣貌,又嘗試引入不同的文創店舖進駐,使好一段時間失去生命力的工廈重新活過來。除此之外,觀塘、九龍灣、土瓜灣等工廈,雖然從外表看起來仍是破舊破舊,而且附近常常有大貨車和拉着唧車的肌肉工人,但裏頭其實藏了不少神奇的東西,可能有美食、皮革店、樂隊的Band房、舊物古着店、藥妝店或小型超市等,反倒成為不少港人假日的好去處。 《工廈角落》相展 日期:6月15日至30日 時間:逢星期五至二下午1時至6時 地點:九龍灣宏照道11號寶隆中心B座7樓707室WURE AREA 攝影:林曉敏 @lam_hiuman 、何逸 @hidden.rabbits (顯影 @photogstory 提供照片) 文字:Hoiyan @seamouse_hoiyan 設計:Owen @wai.ho.98 -------------------- 香港角落:直覺記錄香港,鏡頭攝下角落。 In ACOO, you can find #ACOOHKCorner.

ACOOHKCorner   ACOOPick   小店   ...

你試過在音樂中找到共鳴嗎?音樂創作是歌者抒發情感的渠道。聽歌,也在聽創作者的對生命的思考。以下這幾個女創作人,各有各獨特的思考角度。陳綺貞的歌像喃喃自語,訴說着細膩的情感;岑寧兒的歌有種真誠,擅長用歌聲說故事、描寫內心狀態;Serrini多變搞怪,坦白率真地抒發感情,兼傳遞思想;美國獨立樂團Japanese Breakfast,借音樂釋放脆弱悲傷的情感。從以下幾首歌中,你可以嘗試進入她們內心的世界。 |陳綺貞:如果有一個懷抱勇敢不計代價⋯⋯ 魚只有七秒記憶,不受回憶束縛,同時可以在無邊大海暢泳,是自由的象徵。然而,自由亦等同要作選擇,當人面對極端的選擇時,像是處於邊緣掙扎。該離開還是留下?該投入溫暖的懷抱,還是奔向廣闊的自由?也許人永遠都是犯賤,在原地的時候,總渴望著另一邊的自由;然而到達他方後,又眷戀曾有的安穩。只是沒有誰能告訴我們正確答案,我們只得一直在邊緣猶豫不決。 |岑寧兒:心像一個球又像一個洞 它越大越滿卻越空 明明沒有甚麼大苦難,生活表面上看來順遂,好像沒甚麼資格抱怨甚麼。甚至,可能自己也說不出是甚麼壓在心頭。但就是那種沒有起伏的生活、那種無以名狀的空洞,讓人窒息。努力想填滿孤寂,卻發現徒勞無功,不知如何逃離這種狀態,對空洞與孤寂無能為力。這種無法言語的鬱悶,在歌聲與結他聲中得到抒發。承認每一種痛苦的存在,也是療癒。 |Serrini:只要信 啊真美真美 就能經過 我們都有過偏執的時候,當壞事情發生,情緒風暴來襲,只能靠痛哭、高歌尖叫抒解情緒。走過荊棘險阻之後,回首過去,發現自己已進化成更勇敢強大的版本,煩惱已不能傷害你。往後還有許多風波,但只要相信自己,就能經過。記住最初的自己,是多麼趣緻啊。這個趣緻的你,就懷著勇敢的心,盡情越活越惹禍吧。 |Japanese Breakfast:無論你是否在等待 事情都會發生 「有些事每天都會發生,無論你有否按下暫停鍵,無論你是否在等待。」生命不是遊戲,沒有暫停鍵。世界每天在前進,會發生的事就會發生,你沒有權決定會否、何時發生。但正如打機一樣,你不知道下一秒有甚麼會發生,你能做的就是在地圖中到處探索,尋找通關的線索,也許就會找到方向。遇見未知,不正正是打機的樂趣嗎? 有些鬱悶迷惘,可能只等待一句歌詞、一段旋律,在耳機相遇那刻,就感覺有人懂了。音樂陪伴過你哪些時刻呢?   文字:林三 @lam.three 設計:Owen @wai.ho.98 ——————— In ACOO, you can get refreshed in #ACOOMinute.

搖滾不死,因為有些精神,永遠不朽。6月10日是家駒壽辰,他離去至今三十一年,作品仍被傳頌,證明有些共鳴,可以跨越時代。 很多人覺得Beyond的歌很勵志,如《海闊天空》就常被用作打氣之用。有網民提議,家駒的故事可以拍成勵志電影:17歲那年撿了鄰居搬家不要的木結他,自此愛上音樂。當年玩Band被視作「飛仔」、冇出息,基層出身的家駒,即使家人因擔心而反對,他也堅持一直玩音樂。被人嫌棄結他技巧差,於是拼命苦練。到籌組了樂隊,首隻碟是他們自資出版,首個演唱會甚至問銀行借錢,自資籌辦,連宣傳海報也是自己去貼。由地下樂隊,到成功走紅,歌曲唱到街知巷聞,是個成功追夢的熱血故事。 追夢故事,怎會一帆風順?尤其當主角是個理想主義者。當年翻唱歌、情歌是主流,但Beyond堅持原創歌曲,而且不少歌曲都是社會時事為題。雖然Beyond成功走紅,但當年其實尚未達到現今這個地位,而且家駒對樂壇風氣感到失望,直言「香港只有娛樂圈,沒有樂壇」,後來更決定到日本發展。 當理想碰上現實,必然要經過一番糾纏。家駒說過,《再見理想》代表著一段孤獨落寞的時期。曾經「心中一股衝勁勇闖,拋開那現實沒有顧慮」,但現實就是要面對堅持與妥協的掙扎。Beyond最初是玩藝術性較強的搖滾樂,後來曾被批評作「搖滾叛徒」,被指曲風漸商業化,家人亦透露他們曾為迎合唱片公司要求寫歌。當時家駒表示,要在商業化的香港玩自己真正喜歡的音樂,必須要先打響樂隊的知名度,才能玩自己喜歡的音樂。他也曾說過:「生活裡總會有一點點的無奈,有時都要忍受一下的。」 家駒唱過「縱有創傷不退避」,但也唱過「幾多天真的理想,幾多找到是頹喪」。追逐理想的熱血,固然叫人心動;但更叫人共鳴的,是過程中那些真實的頹喪無奈。 說過再見理想,但理想主義者是背棄不了理想的。帶著頹喪,繼續走在追逐理想的道路上。家駒遺作《海闊天空》中,字字句句反映著無奈心酸,但他還是表明態度:遇過冷眼與嘲笑,但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追逐理想的人,永遠年輕。 文字:林三 @lam.three 設計:PO @p12_o28 ——————— In ACOO, you can get refreshed in #ACOOMinute.

想選擇餐廳用膳,你會在IG看食評;想買東西前,你會Google搜尋用後感。那麼,如廁呢?去廁所明明也是生活必需,偏偏不在「衣食住行」之列,也沒有讓我們好好「選擇」的餘地,合理嗎?譚偉洪(Alan aka廁評家)某一天屙屎的時候想,為何不向大家分享自己的「廁所地圖」?於是,他開了「專業廁評家」專頁,認真寫「廁評」、舉辦「年度廁所大選」,收獲超過2.5萬人追看。 在這段評比旅程中,Alan看盡香港公廁,折射出人生百態:有的曾經骯髒無比,但後來經清潔工努力改善後變得乾爽;有的在同一個商場,客用廁所光鮮亮麗豪華無比,工人用的地庫上落貨區廁所卻如同經歷了世界大戰一樣糟糕。做廁評,Alan除了希望大家在屙屎路上走少一點冤枉路,他更希望警醒大家「唔好做嗰個衰人」,「雖然唔知道係邊個用到咁,我亦控制唔到所有人嘅思想,但起碼可以畀人知道有個地方咁污糟,你想唔想成為呢一個人?只要大家有信念,可能就可以改變到啲嘢。」 文字:Heidi @heidi.is.strong 攝影:Andrew @andrew_bangchan 設計:Kayan @yipyn |心中的廁所地圖 Alan是一個腸胃敏感,(自稱)如廁需求非常大的小胖子。他猶記得小學時有一次去郊野公園,突然肚子劇痛,但公園的公廁只得踎廁。他笨拙的蹲下,登時像大冬瓜一樣左搖右擺,「最後要扶住先完成到,全身大汗,好辛苦,尤其抆屎最難搞」。這次是他的一個童年陰影,令他對「廁所」開始產生執著。那時起,荃灣區成長的Alan在腦海中已經有一個「荃灣公廁地圖」,「我會知道荃灣邊個廁所好、邊個好差。例如細細個已經知道德華公園嘅廁所好臭好污糟,去到嗰頭我都會選擇去其他廁所。」 未開page前,Alan閒時會自己的IG Story分享自己去過的廁所:拍一張照、tag上地點、就環境和氣味等評分、簡單寫一兩句評語。2021年疫情期間,香港人變得無聊,未能外出,只能在港尋找樂子。Alan有個好友叫阿麗,對他說:「不如你開一個Page呀,我一定follow你!」有一晚,他吃錯東西,在廁所坐了半小時,「玩電話玩到悶」,想起了阿麗的話,便鼓起勇氣開page。第一個Post,他隨便介紹了志蓮淨院的廁所,竟然有百多個讚好。 |越污糟越吸睛 那幾日,他把過往去過的廁所逐一分享,粉絲越來越多,更漸漸吸引朋友甚至網民投稿一同分享,「嗰陣我乜都唔理,有人投稿草叢我都Post」。他的評分準則有三,一是環境;二是氣味;三是音樂,「廁板係最接觸到你,廁板乾淨會大大加分。乾爽程度、空間都會留意」。 這個page不著重排版,只簡單用story製圖功能為相片加上圖字,反而著重以盞鬼的語調撰寫評價,「因為廁所喺大家心目中都唔係一樣靚嘅嘢」。例如有一次他去了清水灣電影製片廠,他形容那兒的沖廁設備「飛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銀河落九天」、「有瀑布的體驗,建議一沖廁就走出去,唔係就有機會會濕」。到伊利沙白醫院急症室時候,他又留意到男廁只有踎廁,評論道「有幾大陣嘅消毒水味,感覺上會幾安心。但希望會翻新一下個廁所,唔係整親腳既朋友仔想柯屎都幾大鑊」。 不過,他逐漸發現,最多人有「反應」的貼文,往往都是「屎橫遍野」的廁所。例如有貼文繪聲繪色形容啟業邨公廁,說「臭到好似隊個鼻埋去索支漒水」、「原來香港都有九寨溝,個水箱又漏水好似花果山水簾洞咁滴下滴下」,引來不少網民留言、超過2000個讚好。又例如2021年有人投稿著名猛鬼地點「達德學校」的廁所,內裏沒燈、「溶溶爛爛」,不但吸引了1800多人like post,更成為了這個專頁票選2021年的「年度最差公廁」。Alan認為,雖然第一眼看上去,這個page的內容都很噁心,但網民反而欣賞有人會認真對待、評價廁所,並抱著獵奇心態閱讀,「可能有人唔想睇,立刻block咗我,但都有人會覺得有用、好睇。」 |廁所清潔  誰的責任? 在廁評專頁,Alan一直pin起了一個post,是講香港某商場上落貨區的廁所,環境慘不忍睹,馬桶幾乎沒有一處完好,「好似打完第三次世界大戰咁」。諷刺的是,這個商場的客用廁所以豪華、乾淨、具設計感而聞名。Alan慨嘆:「好似一面係天堂,一面係地獄。」 這件事讓Alan發現,不太多人會關注工人的廁所使用權益:「大家一直都讚呢個商場廁所做得好,裝修好正,清潔工人做得好好,管理得好好。但原來下面(上落貨區)無人管理。雖然有人會話工人時間上未必有上面(商場)嘅使用者一樣悠閒,但其實同樣地,商場都無安排一個人清潔呢度。或者,太污糟無人想做?」 Alan想起,荃灣某停車場的公廁早幾年獲得了香港廁所協會頒發的「最佳公廁」,但這個廁所在他十幾歲時的印象是骯髒無比的。原來廁所近年翻新了,清潔工也很努力清潔,才獲得此成果:「我見到改變,呢件事好重要。其實只要有人開個頭去整污糟個廁所,下一個人就會覺得,橫掂都污糟啦,咁我都可以整污糟。」 雖然這個Page主要評鑑公廁,但Alan經常收到有人投稿自己學校的廁所,「嚴格而言唔算公廁」,但Alan都照Post,盼以此教育學生愛惜廁所,「我控制唔到所有人嘅思想,但只要大家有信念,可能就可以改變到啲嘢」,哪怕只是「廁所」,一個在大家心中低賤、骯髒的地方。 In ACOO, you can see #ACOOPerson.  

ACOOPERSON   衛生   香港公廁   ...

曾經,在尖沙咀走過重慶大廈附近時,總是特別害怕有外國人在擦身而過時,對你說「Baby」或「I Love You」,遇到時只能急步離去。走到一定距離後,隔着一條馬路遙望重慶大廈,在證據確鑿的新聞、加油添醋的傳聞,還有腦補的各種超現實情況,感覺裏頭的昏暗,就像為了隱藏起更恐怖的秘密。 好了,輕輕敲敲自己的腦袋,清醒一點!不過,現實的重慶其實算不上甚麼龍潭虎穴,只要鼓起勇氣拾級而上,等待你的就是一個無限驚喜的重慶森林。 |探險Start! 甫踏入大廈,兩側都是外幣兌換店,還有充斥着拿着餐廳卡片或宣傳單張的南亞裔或非洲裔人士,以及魚貫出入的旅客,好不熱鬧。繼續前進,就像過了水流急促的旋渦區,又回到如常的節奏,只是店舖種類琳瑯滿目,卻都沒有系統分類,頓時失了方向,不知從哪裏開始逛起。 既然如此,就交由眼睛作決定,看到有趣的就前進!一間印度小食店,有印度糖耳朵、牛奶糕等,又有賣染髮及不同生活用品的雜貨店,還有新鮮蔬果店。繞了一圈,決定上一層再看看,才發現2樓升降機不停,只能走樓梯。上樓梯時,一個男人以字正腔圓的廣東話問:「食咖哩?可以去呢度。」及後亦有餐廳的店家招攬食客,或同樣以廣東話,也有英文。恰巧剛已用餐,只能笑笑地禮貌表示已吃飽,他們都友善並真誠的看着你說:「下次!」二樓,還有不同類型的餐廳、手機電器、髮型用品為主,也有服飾店,和一間開了燈卻鎖上了門的疑似律師行。 若干年前,有一位中大人類學教授Gordon Mathews曾研究重慶大廈,發現這裏的人類多樣性非常豐富,至少有120個國藉人士在此居住。走一轉,就像繞了半個地球。 |他們在重慶的家 重慶大廈地下有兩個升降機大堂,通往各樓層的賓館和住宅,偶爾也有本地YouTuber獵奇開箱,讓大家窺探這裏的生活環境。每一層的大堂,也有一個氣窗正對着升降機,稍稍探頭看出去,感覺濕漉漉、灰灰黑黑的喉管,別人家的氣窗都關得緊緊的,實在有種無法形容的震撼。 筆者因工作關係,曾在某賓館短租一天劏房,略泛黃的白色牆紙,一張簡單的床,並鋪上帶有點點污跡、觸摸起來尚算乾爽的白色被單。走廊有着微涼的冷氣,但房間則是焗促的熱。雖然房價相比東南亞國家還是偏貴,但以香港物價和地域而言,已是比較相宜的價錢。 |你在害怕甚麼? 不敢進入重慶的原因千百種,其中一個可能是作為異類時,被打量時出現的不安感。然而,離開這幢大廈後,我們的舒適圈,也許正是讓別人忐忑不已的空間,而能否放下戒備,盡情享受和融入當中,就看看我們遇到的人和事了。 在這裏會遇到甚麼?放下心中的不安,準備一顆開放和尊重的心,起行來這座有着「香港少數族裔的九龍城寨」冒險吧!注意,可能會吃得很飽。 攝影、設計:Kayan @yipyn 文字:Hoiyan @seamouse_hoiyan -------------------- 香港角落:直覺記錄香港,鏡頭攝下角落。 In ACOO, you can find #ACOOHKCorner.

青春期是一個既快樂又煎熬的時期 ——青少年對世界抱着澎湃的好奇心、容易投入豐富的情感,但熱切期待,往往換來失望和傷害。突破機構憑着50年服務青少年的經驗,十分理解他們在尋找個人及群體中價值,以及規劃未來時不免急躁和迷惘。但同時,又抗拒師長的關心和親近。但辦法總比困難多!嘗試接近、理解和與青少年溝通的方法,就在突破的50周年主題「憑信堅立向前」的延伸活動《在這裏 為彼此 #HereWeAre》之中。 |展覽 機構透過數據整理、藝術創作、模擬體驗和現場交流的方式,具體呈現青少年成長期間的各種矛盾、掙扎和壓力。 日期:6月6日至16日 地點:大館複式展室 01座 適合參加者:學生、家長及大眾 |青年交流 由12個青年單位分享自身經歷和感受,以第一身角度講述他們如何在罣礙中前進,以及回應城市的需要。各單位將在不同時段進行交流。 日期:6月7日至10日、6月15日至16日 地點:大館複式展室 01座 適合參加者:學生、家長及大眾 |研討會 由國際、本地專家和實踐者主講,以近年社會關注的青年議題「精神健康」及「職志發展」等作為方向,共同探討「我們應該如何培育青少年?」,及如何在之間創造能彼此承擔和互相造就的空間。 日期:6月7日 地點:大館賽馬會立方 適合參加者:學者、青少年工作者、社工及教會牧者 更多詳情:@breakthrough.together

ACOOPick   大館   展覽   ...

「從今以後⋯⋯」是結婚誓詞的開首,彷彿故事的主人翁往後就會一直幸福下去。然而電影《從今以後》的故事,並不美好。電影以年長女同志為主角,有別於導演楊曜愷前作《叔叔》,《從》雖同樣以年長同志為題,卻並非聚焦愛慾,而是呈現現實的同志困境。 電影講述兩個年老女同志相守數十載,與對方家人相處融洽。其中一方突然離世,被留下的一方,與伴侶家人就後事的安排,以至遺產處理,均現衝突。有人說,《從今以後》就像平淡版的《溏心風暴》。電影確實有很大篇幅圍繞爭產,但在爭產背後,隱含的是對家庭關係的質問。 看電影的時候,很多時會替主角感到心酸又氣忿。人到暮年,伴侶離世,固然孤獨。更孤獨的是,一直以來以為伴侶家人的接納,原來只是表面。電影開首的中秋飯局中,主角與伴侶一家相處融洽,氣氛歡快,與後來雙方的矛盾形成對比。在處理後事時,主角無法維護伴侶的殯葬意願,連上香也被安排在後方,被看待為一個「朋友」,伴侶家人更要求主角交出她們的居所。雖然如此,但電影似乎無意將主角與伴侶家人置於完全的正邪對立面。主角與伴侶算是中產,伴侶兄長一家則屬基層,每個人都因著錢銀、土地問題有困難。戲中他們對主角的關心,某程度是出於真心,但在利益當前,人難免自私。 有朋友說,看畢電影的感覺,是感到當中爭產的情節,過於現實。遺產爭議在每個家庭也許都不陌生,與同性或異性關係無關。但在同志關係中,的確存在著多一層障礙——沒有法例保障,同志就必須以訂立遺囑的方式保障另一半。 電影除了談同志,也談家庭關係。遺產是延續亡者想照顧在生的人的意志,然而又由誰來定義最親的人?現實中就是法律。法律之內,同性伴侶不是家人。更令人心痛的是,在伴侶家人心底裏,其實也未有認可她們的關係。 電影的主調平淡,主角與伴侶家人衝突的情節溫和,沒有很多大哭大鬧的橋段,沒有將雙方衝突戲劇化,反而可能是弱化了(導演說,故事是參考女同志的親身經歷,很多現實例子比電影更誇張。)全片所用配樂亦不多,沒有刻意牽動觀眾情緒。 平淡的敍事,讓電影看來真實性更強。導演說過,電影名取自結婚誓詞,是諷刺香港未承認同性婚姻。現實中,有同志要經過重重障礙,才能拿到伴侶的骨灰,連辦後事也是困難。《從》不只是一個人的故事,而是確切地發生在很多同志身上的故事。 喪偶的痛,除了失去所愛,亦來自不被認可。相守數十年的關係,在法律面前、在雙方家庭心裏,甚麼都不是。彷彿她們的愛,還是只能存在於櫃門後,在一方離去後就煙消雲散。 文字:林三 @lam.three 設計:PO @p12_o28 圖片來源:高先電影提供劇照 ——————— In ACOO, you can get refreshed in #ACOOMinute.

在一個地方身處其中久了,我們未必敏銳地感受到這個地方的變化。ACOO用Google Map的街景功能,帶你用十多秒,看看香港這幾個地方在十多年間,究竟經歷了些甚麼。 你還記得裕民坊是甚麼模樣的嗎? 你還記得西洋菜南街、鴨寮街佈滿招牌的畫面嗎? 你還記得銅鑼灣SOGO招牌還是寫上日文名的樣子嗎? 站在同一條街道,在同一個角落仰望同一片天空,我們控制不到時間的流逝,掌握不到將來的變遷,但我們還是可以好好記住這片土地的一點一滴。 設計:Kayan @yipyn 文字:Heidi @heidi.is.strong -------------------- 香港角落:直覺記錄香港,鏡頭攝下角落。 In ACOO, you can find #ACOOHKCorner.  

ACOOHKCorner   Google Map   旺角   ...

《100%多啦A夢 & FRIENDS》巡迴特展將登陸香港,讓人想起小時候看《多啦A夢》,都會羨慕大雄,無論他闖了多少禍,多啦A夢都只是搖搖頭說句「真是拿你沒辦法」,但永遠都在他身邊。現實中,兩位藤子不二雄的友情,同樣為人稱羨。 或許有人不知道,藤子不二雄其實是兩個人:畫《多啦A夢》的是藤子・F・不二雄,本名藤本弘;另一位是藤子不二雄A,個人著作有《忍者小靈精》、《怪物小王子》等,本名安孫子素雄。 藤本弘小時候就像大雄一樣,成績不佳,膽小內向,唯獨喜愛畫畫,在漫畫世界裡自得其樂。10歲的時候,一個人闖進了藤本弘孤獨的世界,那就是轉校生安孫子素雄。二人同樣喜歡畫畫,一拍即合,迅速成為好友。他們一起追星,搶購偶像「漫畫之神」手塚治虫的漫畫,又一起寫信給偶像。愛畫漫畫的他們,起了個共同筆名,投稿到雜誌,賺到的稿費有時拿來買畫具,有時拿來一起看電影。 但漫畫家始終不是穩定職業,畢業後二人都曾經有過正職,後來還是決定要熱血地追一次夢,毅然辭職,跑到東京畫漫畫。他們住在新手漫畫家聖地「常盤莊」,為了賺取稿費,瘋狂接稿,沒日沒夜的畫。後來因為稿量實在太多,接應不暇而脫稿,結果被出版社列入黑名單,捱了一段拮据的日子。 最佳拍檔,可以共患難,也能共富貴。二人的漫畫事業漸上軌道,憑《Q太郎》等作品闖出名堂,後來開始朝不同路線發展,專注個人作品,安孫子素雄轉畫成人黑色幽默漫畫,而藤本弘則持績創作兒童漫畫。兩人既有合作,亦是競爭關係,但他們仍然像往常一樣,為對方作品提供意見,互相支持。 直至藤本弘身體出現問題,因擔心往後兩家人因版權問題有糾紛,決定解散藤子不二雄。但即使解散,二人仍保留「藤子不二雄」的筆名,只加了英文字母作分別。1996年,藤本弘先走一步。安孫子素雄以漫畫《别了,朋友》告別這個相識半世紀的拍擋兼摯友。漫畫裡寫道:「我與你相會,與你交談,與你奔跑,與你哭泣,與你歡笑⋯⋯到了與你分別的日子,再見了,你的我;再見了,我的你。」前年4月,安孫子素雄亦追隨了藤本弘的腳步,二人於天國重聚。 兩個摯友,相伴半世紀。一個筆名,承載了一段真摯的友誼。安孫子素雄曾形容,與藤本弘是超越家人朋友的特殊關係。人生得一知己,能夠與你一同奮鬥,在追夢路上並肩同行,夫復何求? 文字:林三 @lam.three 設計:Kayan @yipyn ——————— In ACOO, you can get refreshed in #ACOOMinute.   #藤子不二雄 #多啦A夢 #忍者小靈精 

去年是4個「壞男孩」,PUNCHLive今年來個360度大轉變,以「文青女神」,台灣的陳綺貞領銜,以清新和療癒的音樂風格為焦點。香港代表,就有大家非常熟悉的岑寧兒和Serrini。另一個表演單位《Japanese Breakfast》,對香港樂迷來說或許較陌生,但這個來自美國(是,美國,與日本毫無關係!)的獨立樂團主音,韓美混血兒Michelle Zauner,2016年以《Japanese Breakfast》為名錄製首張專輯,夢幻電子曲風頗受好評,使她逐漸走紅。2021年,第三張專輯《Jubliee》更入圍格林美最佳另類專輯獎。2022年,《時代》雜誌將她列為年度百大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來頭不小。 在旋律裏,隔絕一切紛紛擾擾,築起屬於我們的自由世界。如果你正迷失,正需要被溫柔鼓勵和爽朗的鞭策,6月29日邀請大家參與「PUNCHLive 2024」,感受一場由女性主導、展現現代女生力量和才華的音樂盛會。 如果你也想被治癒,密切留意ACOO,驚喜將不定時從天而降! 「PUNCHLive 2024」 日期: 6月29日(星期六) 地點:亞洲國際博覽館ARENA 時間:晚上7時半

近期當紅人物,其中之一必然是劉俊謙。香港人對他的印象,可能來自幾年前的《幻愛》或《二月廿九》。近期他有份出演的《九龍城寨之圍城》大熱,劉俊謙憑戲中型格不羈的形象大受歡迎;同時他有份主演的台灣電影《我在這裡等你》上映,令他人氣急升,在中港台三地爆紅。 劉俊謙彈起後,社交平台Threads上出現劉俊謙的洗版潮,其中不少是考古他過往的影片。劉俊謙形象斯文,略帶憂鬱氣質,但網民最愛廣傳他的片段,都是他很「鳩」的一面。其實他幽默玩得的這一面,早已有跡可尋。早幾年網台「試當真」找他扮網絡紅人劉馬車,他就著住白色背心,在輕鐵站大叫「我今日要激戰你哋班食屎狗」,完全零偶包。另一條他在米線餐廳宣傳活動的片,他就恐怖情人上身,上一秒怒吼「你即刻過嚟同我食米線!」下一秒即以溫柔語調餵你食豬紅。連導演鄭保瑞對他的評價都是:「大家見佢靚靚仔仔咁,其實佢好鳩㗎。」這種反差,令人對他更著迷。 鳩的人有種特質,就是會跳出框框,天馬行空,估佢唔到。誰說男明星就一定要帥氣有型擺款?靚仔也可以鳩。普通的宣傳活動,可能只需靚靚仔仔地chok個樣,但他卻認真地扮恐怖情人。要搞笑時亦完全不顧形象,面目猙獰地模彷劉馬車。很多訪問中,他都沒有正經八百地交出官腔答案,而是幽默地回應,體現了他跳脫的思維。 跳出框框,也體現在他的演出上。表演對他而言是創作,他說會追求將角色塑造得有立體感,不想複製過往的經驗,會透過不斷問為甚麼來了解角色。他亦不希望被定型,被任何標籤框住,每次都會刻意地摧毀自己在觀眾心中的形象,追求突破。 劉俊謙鳩,但同時也是個emo boy。他承認自己常常想很多,有點悲觀,因為完美主義,常質疑自己不夠好。在演出上,他很想追求創作出有意義的表演,為社會帶來好的改變,但也慨歎有時以為做的東西很有意思,但觀眾可能只想輕鬆地笑,落差感令他感到孤獨。 近年見到劉俊謙出現在銀幕上時,會有種眼睛只想一直追著他看的感覺。除了是因為他在演出上的投入之外,也因為他這個人有層次。劉俊謙不只是個靚仔,同時也是個有點鳩的emo boy。 文字:林三 @lam.three 設計:PO @p12_o28 ——————— In ACOO, you can get refreshed in #ACOOMinute.

在手機、智能手錶還未盛行的年代,外出的時候約了朋友,想知道時間,我們自不然會眾裏尋「鐘」。 1979年,地下鐵路開始通車。翻查資料,雷達表(RADO)為打響知名度,在上世紀70年代末決定贊助交通工具內的公共空間的大鐘。除了位於港鐵行政大廈的「銫頻率計時器」母鐘,雷達表更贊助了1079個隨動子鐘,分佈港鐵各站,總價值超過港幣500萬元。由於這並非長期贊助策略,全世界其他地方也不會找到相同的設計,所以港鐵這款鐘可謂「全球限定」。 而「雷達」這個名字,則是50年代鐘表大王孫秉樞取得RADO代理權後,把RADO譯名為「雷達」而來。孫秉樞更創下了「一雷天下響、發達無限量」的宣傳口號。 然而,近年陸續有網民發現雷達鐘正悄悄消失。港鐵曾回覆媒體指,由於港鐵公司與相關公司的合約已完結,該公司已不再提供附屬的維修服務,故雷達鐘將會陸續退役。 現在大家都有智能電話,也許不再需要雷達鐘為你提示時間。但倘若你有日匆匆忙忙穿越地鐵月台,抬頭一看,你又會否有一點懷念? 攝影:Andrew @andrew_bangchan 文字:Heidi @heidi.is.strong 設計:Kayan @yipyn -------------------- 香港角落:直覺記錄香港,鏡頭攝下角落。 In ACOO, you can find #ACOOHKCorner.

ACOOHKCorner   RADO   昔日香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