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social

//創作就像一場需要閉氣的深海冒險。挖得越深,氧氣越少,也越接近自己的內在。透過一步一步去蕪存菁,讓每一下反應都沿於直覺或本能,像溺水般或痛苦或窒息。然而,最瘋狂的點子卻往往在此時誕生。// — 第27屆ifva比賽公開組入圍導演盧煒麟  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的「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已經來到第28屆,比賽一直被業界視為培育影像藝術創作新力軍的重要土壤。不少新晉導演,例如李駿碩、黃進等,正正是透過ifva比賽嶄露頭角。你,想成為下一個他們嗎? 導演李駿碩 |第24屆ifva比賽公開組銀獎|《吊吊揈》  「多謝香港,香港加油!」是李駿碩去年憑執導電影《濁水漂流》,奪得第58屆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時的得獎感言。而在今屆金像獎,除了最佳編劇,《濁水漂流》也獲得新晉導演和最佳電影等11項提名。 李駿碩首部執導的劇情長片,是2018年講述誇性別的電影《翠絲》,他當時只有27歲。電影在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獲得9項提名,包括最佳編劇及新晉導演。而為他奪得第24屆ifva比賽公開組銀獎的作品《吊吊揈》,就在第55屆金馬獎獲得最佳劇情短片提名。 導演黃進|第18屆ifva比賽公開組金獎|《三月六日》  黃進曾參與警匪片《掃毒》的編劇工作,他導演及剪接作品《一念無明》在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獲得8項提名,包括最佳導演及最佳導演,黃進最後奪得新晉導演。另外,《一念無明》更代表香港角逐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 演員岑珈其|第14屆ifva比賽青少年組金獎|《活在當下》  岑珈其2009年在導演麥曦茵的鼓勵下,借來一部攝錄機與十盒DV帶,把自己的生活拍下,為他帶來的不僅是人生第一個獎項 — ifva比賽青少年組金獎,他接受「無名事」訪問時更透露,這個奬令終日無所事事,做事只有三分鐘熱度的17歲邊青,重回正軌。無論是岑珈其近期擔正男主角的《緣路山旮旯》及電視劇《IT狗》,還是較早期的電影《點五步》、《金都》和《逆流大叔》等電影和電視劇,都見證着他多年來的進步和堅持。 導演歐文傑|第13屆ifva比賽公開組金獎|《聖誕禮物》 改遍3名香港頭號「賊王」事蹟的電影《樹大招風》是歐文傑的導演作品。電影榮獲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剪接。另外,他有份執導的電影《十年》也奪得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 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比賽設5個組別:公開組、青少年組、動畫組、媒體藝術組和亞洲新力量組。此外,本年度為虛擬實境(VR)作品設「VR特別獎」,鼓勵本地導演嘗試藉著VR 技術探索想像的空間,為影像及藝術創作帶來更多可能性。 有興趣參加嘅準導演們,記得10月6日下午6前,報名參加啦! 截止報名及交件日期: 2022年10月6日(星期四)香港時間下午六時正 報名及詳情:www.ifva.com/awards 查詢:ifva@hkac.org.hk / 2824 5329

ifva   創作   文化   ...

千呼萬喚之下,香港終於勉強地開番(少少)關,大家都立即蠢蠢欲動準備好安心地出行,適值韓國首爾最近搞緊一個大型表演藝術市場Performing Arts Market in Seoul(PAMS),不但係亞洲局內,以至係全球各地嘅表演藝術製作人、創作團隊,以至係文化單位嘅行政同藝術總監都聚首一堂,睇下嚟緊有咩可以一齊合作,搵下下一個驚為天人嘅人才或者意念,為咗唔好錯過呢個盛會,都梗係要飛過去湊下熱鬧,同時香港目前正係籌備緊喺2024年舉辦香港首個演藝博覽會,此行都順便可以去取下經考察下。 PAMS喺亞洲區內係歷史好悠久嘅演藝界大事,短短幾日行程入面就要車輪戰式睇嘢、傾嘢,官方活動包括圓桌會議、小組討論、資源配對,以及演藝節目等等,除此之外,參加者仲有大量嘅Networking機會,活動與活動之間,大家喺走廊同茶水間都會交頭接耳密密酙,好多有趣嘅交流都係咁樣碰撞出嚟,仲記得當年去德國Düsseldorf 嘅tanzmesse、英國Edinburgh嘅Fringe,同埋意大利Venice嘅Biennale等等,好多行家同業最珍惜嘅,其實都係呢啲非官式嘅自由時間。 喺防疫至上嘅精神下,香港對外嘅文化交流其實都少咗好多,今年嘅PAMS係以舞蹈為重點,有賴本地一眾有心有力有視野同業嘅努力,香港先不至於完全缺席喺亞洲,以至世界地圖之上,其中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一如傳統給合日本同南韓兩地嘅伙伴,合力引介東亞地區新晉舞蹈藝術家,來自香港嘅陳偉洛同毛維都有個人作品上演,另一方面,不加鎖舞踊館(Unlock)嘅新任行政總監李漢廷同藝術總監李偉能亦都獲邀出席當中嘅討論同分享環節,加深舞團同其他區內區外同業嘅聯繫,聽聞交流成果都頗為豐碩,不少行家都好關心同好奇佢哋未來嘅發展。 話說香港最快喺2024年就會有自己板本嘅香港演藝博覽會,計劃邀請大約1,000名本地、內地,以及海外藝術家同策展人出席,根據官方嘅口徑,目的就係向世界展示香港嘅文化實力,當然同特區政府依家所有工作一樣,亦都一定要做到「說好香港故事」呢個核心任務,工作團隊目前正就包括運作形式同規模大細等等細節進行研究,而文化體育及旅遊局今次亦有派員嚟到首爾考察取經,除咗現身支持香港嘅代表同團隊,仲拜訪咗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同韓國國際文化交流振興院等,至於博覽會最終會搞成一個點樣嘅模樣,就真係要留待時間去見證。  

PAMS   余拜仁   表演藝術   

幾名自詡人生應該活得像《百分百感覺》的年輕導演,今年自組獨立電影工作室「豐美股肥」,聽聞最近開始在 YouTube 每月一片發表自家製作。如是者,趕稿期間放了個空,午夜待在新蒲崗便利店,喝著酒,便看了它們的第四、第五號作品《夢遊》和《起筷》。演員是有份參演《少年》的孫君陶和余子穎。 任俠執導的《夢遊》以一段許多香港人都熟悉的 trash talk 作為迷離一夜的開場白,「香港十個女孩有七個叫家欣」,所以呢,想人喜歡你,你是否就要叫家欣?又或者,家欣只是一個美麗的代名詞,那是否不叫家欣,你才可以做到自己?再看李仲賢執導的《起筷》,發現兩部作品所關心的事情都有點相似。後者圍繞兩兄妹開飯前一段更 trash talk 的小爭執,兄長訓斥,唔識揸筷子,等於無資格食飯。妹妹不服,為何要跟隨大家(兄長)那套揸筷子的標準?又是否一定要符合揸筷子的標準才可以食飯? 兩則短片都很實驗,也確實很短,但明顯亦帶著兩名編劇及導演以作品發聲,對整個電影工業、對制度的提問。值得探問的事情還可以一直延伸下去,譬如說,台灣金馬獎舉行在即,香港影業協會便先聲奪人教大家如何揸筷子,發信呼籲杯葛,再三提醒政治與藝術的正確關係,強調要全力維護香港電影的獨立藝術性。但到底什麼叫香港電影?如果先要通過電檢條例,符合片長、裸體尺度和政治意識形態規格,能夠於院線放映才算數,那香港電影本身就已經受到宰制,沒有獨立藝術性可言。如果不符合電檢尺度,被拒於門外,或是完全摒棄制度,索性不把作品「過審」的作品,又是否香港電影?《夢遊》和《起筷》似乎也問著相同的事情,是否一定要改名叫家欣才可以做電影?不符合電檢標準是否無資格吃飯?但做了家欣又做不做到真正的自己?不合格的人是否不可以選擇其他吃飯方法?初聽「豐美股肥」這名字覺得甚是有趣,其實就是 Phone made good film 的諸音,唔識揸筷子,其實用電話都拍到好戲,但就是拍一些不能稱之為香港電影的作品。 再問得再複雜一點,到底什麼是電影?最近 Jordan Peele 就在電影《虛無》絕妙地借用了電影的準確定義。世上第一部被認為是電影的作品,是英國攝影師 Eadweard Muybridge 於 1878 年首創的《運動的馬》。這幾格記錄了馬匹前行動作的菲林,開創了最早期的動態攝影技術,也是一切被名為電影之物的始祖。有人敢說《運動的馬》未「過審」又不夠片長,所以不是電影嗎,那就等於跟整個人類電影史為敵了。 生產電影的人,都抱著某種使命去生產影像奇觀,但奇觀不一定全部像《明日戰記》那麼浩大恢宏,剛剛過身的法國新浪潮導演尚盧高達,便用一輩子跟全世界辯證,儘管是微小、即興、跳躍的影像,都可以經典不朽。被設下的框架與機制,都是外在因素,對電影、對創作人而言,它應該毫無意義,也無足輕重。

夢遊   紅眼   豐美股肥   ...

香港嘅文化界同演藝界近期有好多佳作出現,有啲喺戲院、有啲喺劇場,其中有一部本土原創音樂劇,歷經前後八年嘅醞釀同打磨,終於正正式式上到舞台同觀眾見面,不但有口皆碑,而且一票難求,加場之後仍然難以滿足異常熱烈嘅需求;一方面唔少睇過嘅觀眾都想二刷,甚至三刷四刷,另一方面口耳相傳之下,好多本身走漏眼、忙緊其他嘢,以至唔記得要買飛嘅觀眾都大嘆走寶,群起搶奪最後入場機會,最後只有十八場嘅幸運兒有得親身欣賞呢一套不論係編導演、曲詞唱、台燈聲等等台前幕後都交出100分成績嘅世界級香港劇場作品:《大狀王》。 音樂劇係全球流行嘅藝術及商業形式,兩大重鎮嘅美國紐約Broadway同英國倫敦West End,大小劇院林立,全都各具特色、全球觀眾著迷,日夜川流不息;仲記得喺倫敦留學期間,受惠於學生飛嘅恩澤,同埋偉大嘅「臨場散飛」票務系統,基本上每一套當時得令嘅音樂劇都有睇過,例如《歌聲魅影》、《孤星淚》、《Matilda》、《Wicked》等香港觀眾較為耳熟能詳作品,其國際巡演版本先後都嚟過香港,其他亦包括《Kinky Boots》、《Come From Away》同《Company》等等。剛巧其中一位當年都會穿梭West End劇院群嘅倫敦學友亦都係今次《大狀王》嘅座上客,大家完場後傾起都不約而同地讚嘆呢一個本土作品水準極高,絕對拍得上上述任何一套叱咤一時嘅世界級大作。 《大狀王》嘅好係全方位體現嘅:單單係第一幕<申冤>,喺大約20分鐘入面,不論係人物建立,抑或係情節鋪陳都相當紮實,主人翁方唐鏡以其驚世辯才橫行公堂,多行不義卻無人能阻,同時亦已佈下懸念,原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然而音樂劇不同於傳統話劇,單係人物立體、情節豐富都唔足夠,創作團隊明顯亦都深明此道,於是乎喺呢一場公堂戲之上,就用上唔同嘅舞台調度手法,呈現包括百姓受人擺佈、狀師愚弄眾生等場面,非常奪目;當然,不得不提嘅仲有曲詞部分,短短一幕開場戲,音樂一再變奏,曲風之間嘅過渡自然流暢,歌詞不但有效推進劇情,而且用字生鬼有趣,既讓人聽到關鍵嘅資訊,又不失清裝劇嘅時代氛圍,每一個環節都見深厚功力,難怪首幕既終,現場即時掌聲雷動,人人皆極期待往後發展,雀躍之情籠罩整個劇院。 《大狀王》由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委約,並由自由空間聯同香港旗艦劇團香港話劇團聯合主辦及製作,台前幕後均係香港本地文化界嘅頂尖人才:作曲、編曲兼音樂總監高世章、作詞岑偉宗、編劇張飛帆、導演方俊杰、編排導演及編舞林俊浩、主演劉守正及鄭君熾等等喺;喺長達八年嘅創作歷程,克服咗唔同方面嘅困難同挑戰,最終交出一份令人引以為傲嘅功課,實在可喜,然而一個咁優秀嘅作品只演十八場,同時又好可惜,據知有關方面都聽到坊間包括加場,以至長做嘅聲音,期望盡快會有消息,以饗廣大同好。

余拜仁   大狀王   戲曲中心   ...

第33屆「香港同志影展」今日(9月17日)正式揭幕,今屆的焦點導演是雲翔。筆者早前與他和李蕙敏(Amanda)在逸東酒店見面,第一個問題,當然要先問問成為焦點導演的感覺。他笑了笑,回答得直白而自信:「有啲出奇,但諗諗吓,同志電影我頭尾拍咗8部,又覺得冇可能唔係我。」 今屆影展中,雲翔有4部作品上映,其中《永久居留》和《安非他命》是舊作,而《十三門徒》和《屍房菜》則是在香港首度公映。前者述說一名自稱學者與12位精壯青年探索生死,後者是關於鬼上身的故事。兩者皆與另一舊作「三十儿立」有關聯。曾經參演「三十儿立」,再次在《十三門徒》登場的Amanda直言,「拍雲翔導演嘅戲好刺激,好少見到咁多人唔着衫,但係又要處之泰然!」 //赤裸說故事// 雲翔的電影,一直以前衛見稱,毫不避諱的裸露甚至性愛鏡頭,無疑都是特色。但當目光從「吊吊揈」的男性胴體移開,看到的會是甚麼?參與了試映會的筆者,看到了對死亡的想像和對愛情的反思。另外,《屍房菜》其中一幕性愛場面,也委實令人印象深刻(按:為免劇透,不贅,反正香港觀眾定有共鳴)。 雲翔直言:「生死議題貫穿我嘅電影,呢樣冇得講,當然有講愛,仲有講抑鬱症。」他解釋,小時候已經喜歡思考生死,「但係我覺得,人類對死亡嘅解說,冇一種係足夠滿足到我。」正因如此,他對死亡的不同想法,便滲透了他的作品。 驟耳一聽,似乎沒那麼特別?Amanda給予了一個客觀評價:「呢啲議題,中外電影都會講,只係唔同人會有唔同想法、價值觀、角度,經歷影響睇法。」但當這些議題添加了同志元素,「咁樣件事又複雜咗,但又豐富咗。」 雲翔補充,《三十儿立》之後的作品,都是探討「dying young」,「因為我覺得呢樣嘢畀人嘅惋惜感,或者逼人去思考人生嘅意義,強度係好大。」而在故事中加入同志元素,他認為不會令年青人抗拒,反而會覺得「幾型喎」。 //向觀眾告別// 關於雲翔,除了影展,近來亦有另一消息令人關注 — 在完成第十部作品《裸族之香港部落》後,他將停止導演工作,並離開香港。「我咁放得低話以後唔拍電影,其中一個好主要嘅原因就係《十三門徒》,再加埋《屍房菜》,就講晒我對死亡嘅所有意念,同埋一啲奇想。」他笑着說:「我同阿Ray(楊曜愷,影展行政總監)講,真係好,有咁多場,係我同香港觀眾告別好好嘅時機!」 雲翔生於貴州,在廣州成長,70年代尾來到香港,一度移民澳洲,之後回流當導演。他憶述,初到香港感到眼界大開,「見到差異咁大,會令我更加敢去搏,覺得應該要開放自己。」這感受,在他已經決定離開香港的今天,顯得有點諷刺。「我依家覺得,人生屬於地球,唔應該停留喺一個地方。」他說。 涉足電影界的16年,他看到很多的停滯不前,以同志議題為例,「新加坡最近話同志性行為去罪化,香港31年前已經做咗」,又如同志影展,「33屆啦已經,以前好犀利,係領先亞洲,近年其他地方係咁向前行,我哋又冇乜變化。」他坦言,「進唔進步要講緣份,希望至少唔好退番去,仍然有空間畀年青人發揮。」 他表示,創作意念也在變化。剛開始的電影,都取材自真實故事,來源大多是朋友講述,或者公開案件,但由第六部電影起(2016年的《同流合烏》),故事開始變得虛無,「因為對現實態度唔同咗,以前會覺得人生可取、都幾多嘢可以拍成電影,跟住越來越失望,咁就開始追求烏托邦,想像一件事出嚟。」 //在香港以外// 回顧導演生涯,雲翔相信自己的作品的確開闊了一些框框,產生了一些影響。例如《三十儿立》在泰國30多間戲院上映,除了引起一時哄動,「主要係泰國導演,佢哋發現『原來我哋國家可以上呢啲電影』。」又例如台灣,「令佢哋知道用同志題材係work,一樣咁美好,甚至多咗一啲色彩。」 對此,他直言「我幾滿意」。不過他立即笑着說:「我比較影響唔到香港。」 所以,香港在他心中,是否仍在「更多元」的路上?雲翔再次笑了笑,說要以最有希望的說法來回應。他表示,「好多人離開香港,有啲人會好傷感,我就睇到一個好大嘅機會。」他直言,「一個地方,啲人唔走出去,係唔會點樣變化。」他相信,離開的終會回來,「咁多人走向世界,到時會帶一啲完全唔同嘅嘢番嚟,到嗰陣,可能就會見到一個脫胎換骨嘅香港。」 李蕙敏髮型: Eddi So @ Headquarters 場地提供: Kino @ Eaton HK 《第33屆香港同志影展 2022》 日期:9月17日 - 10月1日 地點:百老匯電影中心|MOViE MOViE Cityplaza|PREMIERE ELEMENTS|PALACE ifc · 高先電影院 (雲翔導演由9月18日起,將會出席每場放映後的Q&A環節與觀眾見面) 文章同刊11月號《藝文青》 #shotoniphone13pro

同志影展   文化   李蕙敏   ...

分離,對過去一、兩年的香港人來說,似乎已是等閒事。分離的傷感,或許曾經令你絕望,或許曾經令你號啕大哭,但當想到無論身在何地,心之所向,總有人與你抱持同一信念,會否可以感受到那絲微弱但強韌的力量?ToNick新歌《量子糾纏》,說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 //與距離無關的羈絆// 「量子糾纏」,英文是Quantum Entanglement,徹頭徹尾的一個物理學概念,簡而言之宇宙是一個整體,無論分隔多少光年,一方的量子也可以對另一「糾纏」的量子產生幾乎瞬間的影響,令兩者幾近同步。 恆仔解釋,歌曲概念源自一次大學表演,為歌迷簽名時,對方要求寫幾句祝福說話,「我哋發現原來唔係寫畀佢,係寫畀一位暫時冇機會見面嘅朋友。」他續指,因為不同原因,有些人移民,有些人每日面對四面牆,但大家仍能聽到電台,所以當時他就答應那位歌迷,要寫一首歌,表達無論相距多遠,仍能一起同步。最後Carl叔叔(王雙駿)和小克把概念變為現實,「呢首歌喺好唔開心、諗緊點同大家connect嘅時候寫,希望可以畀力量鼓勵大家!」 小龜亦表示,「理解緊好理性嘅嘢,(歌詞)轉換成感性,小克用呢樣嘢嚟比喻,實在太正!」他憶述,收到歌詞時,他們(除了恆仔)都對甚麼是量子糾纏毫無頭緒,之後看了YouTube一些講科學的channel,開始了解背後意義,「study咗少少,睇呢首歌詞會感動啲,呢個係好勁嘅chemistry。」他興奮地說:「我覺得呢份詞最勁嘅地方就係,你越理解個現象,越發覺用佢嚟講我哋想要講嘅感情,會更加感動!」 //無需多言的聯繫// 那麼與ToNick分離的親友多嗎?「差唔多成個團隊走咗咁滯。」小龜即時盤點,「幫我哋做開sound engineering、做開ear mon嘅同事過咗去英國,以前嘅經理人何兆基去咗加拿大,跟咗好多年嘅化妝師又係去咗加拿大,有啲好熟嘅傳媒朋友都走咗去英國。」 所以ToNick又是如何與異地親友保持聯繫?晨曦直言,男性對於朋友,未必要常常見面,「就算喺香港,都唔係日日都要打電話。」Ryan認同:「睇到IG都大約估到佢心情狀態係點。」小龜補充:「我哋本身幾個嘅文化,大時大節都唔係好慶祝,邊個生日就『生日快樂』,唔需要講太多,大家知道大家係同步就得。」他們都相信,有事發生,「一call,應該都會八方支持!」 嗯,果然十分「量子糾纏」! //繞一圈後回歸原點// ToNick將於明年一月至二月在英國3個城市舉行演唱會,概念亦與歌曲主題有關。小龜表示,希望讓已移民的香港人「睇番睇過嘅演唱會,聽番聽過嘅歌」,同時亦見見當地親友。他笑言,正因不少團隊成員移民,「個邊都齊腳咁滯。」 演唱會名稱是「5949 Miles Connected」,恆仔說,含意是香港與英國的距離。他表示除了英國,亦正考慮在其他地方開show,「我哋幾多miles都會去,搵表演場地之餘,都希望喺嗰度搵到studio,每個地方都寫歌,創作完帶番嚟,再搞一個演唱會,到時就係 0 mile。」 至於演唱會內容,晨曦表示,「我哋係香港樂隊,玩廣東歌,想將廣東歌文化宣揚開去,不過都會入鄉隨俗,想搵當地音樂人擦出火花。」小劍立即把握機會宣傳:「所以如果咁啱移咗民去唔同地方,又咁啱識啲人可以籌備到,又咁啱睇到呢個訪問,歡迎聯絡!」 Photo: Mak@ACOO 量子糾纏MV

ToNick   廣東歌   演唱會   ...

過去多年,已經看過幾遍《天邊一朵雲》,蔡明亮的電影我並非全部都看過,但反覆看得最多就是《天邊一朵雲》。戲中幾場介乎藝術與色情之間的經典場面,難免令人印象深刻,譬如在 AV 女優下體前面放一個西瓜,像個巨大而血淋淋的性器官;李康生在柏油路上挖出鑰匙,結果破洞失禁漏水;楊貴媚和一眾女舞蹈員在男廁圍著李康生這個「陽具人」載歌載舞。性暗示鮮明、意識大膽的蔡明亮電影奇觀,往往牽扯到大量城市、身體及創傷經驗的隱喻。最近《天邊一朵雲》被「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選入片單,再度在香港上映,並且成為國際單元的台灣代表。原因相信是電影裡確實有幾場歌舞片段。蔡明亮的電影總是對白少、動作慢,但從《洞》到《天邊一朵雲》的歌舞部份,總是突兀地營造一種喧嘩熱鬧的夢幻感。當然,官方說法總是把蔡明亮的這幾部作品標籤成「歌舞片」,但肯定不是我們一般所定義的歌舞片。 確實可以把這種將意識流的影像歌舞設計,解讀成戲中角色的澎湃幻想,於言說以外內心另一面的投射。現實與夢幻,壓抑間離與放浪形骸的一體兩面。在台灣讀研究所時,儘管論文題目是關於西方精神分析理論,但我有一個相當熟悉台灣電影的指導教授。因此,艱澀的理論部分雖沒掌握得很好,對看電影的修為倒是獲益良多。領導台灣當代電影發展的三位重要導演:侯孝賢、楊德昌和蔡明亮,他總是喜歡把三者的作品分別視為「想像——符號——真實」三層結構的引例,而蔡明亮就代表真實。按此排位,不難想像蔡明亮電影的位置比起侯孝賢和楊德昌還要獨特一些。(前幾年,終於結集成書,書名就叫《你想了解的侯孝賢、楊德昌、蔡明亮:但又沒敢問拉岡的》,還附錄了蔡明亮的專訪。) 對於未接觸過相關理論的讀者/觀眾,這可能是原創成分偏高的電影解讀,尤其剛才所說的「真實」並非坊間一般影評文章經常會說的寫實、逼真,或者反映現實。(更不是形容蔡明亮電影各種毫不遮掩的「打真軍」裸露場面。)反過來說,關於電影寫不寫實、是否很真實的評價,多數都虛偽客套,因為當我們隨意盛讚一部電影拍得寫實、場面逼真,已等同說了反話,指出它很擅於造假,並不真實。蔡明亮自己在訪談中的說法,亦精闢印證了這一點。如果我們真是要以寫實、反映現實、或「大膽」呈現真實作為審美標準,那藝術成就最高、最真實的「電影」則莫過於 A 片(成人動作片)—— 全都擺明造假,除了演員的肉體接觸卻是真實的。在 A 片以外的電影世界裡,最真實的高潮是永遠看不見、消隱了的。這才是不能被符號/電影語言接收,被掩蓋起來的真正的「真實」。蔡明亮笑言自己是一直憧憬拍 A 片,但偏偏最終拍成了《天邊一朵雲》,一部關於拍 A 片的電影。 把這套說法放回《天邊一朵雲》裡,各種充滿性暗示的歌舞、模仿 A 片演員的拍攝過程,其實都是影像符號,或是對於影像符號的操弄。反而電影最後一幕,李康生和陳湘琪的口交場面和露毛演出,便非常非常接近真正真實的 A 片,幾乎不造假了,但它沒有。據聞這幾十秒的鏡頭在台灣曾經惹來不少渲染色情和禁止放映的爭議,然而始終只是迫真的呈現 —— 像柏油路上那個滲水的破洞,觀眾只聽到陳湘琪吞嚥的聲音,看到李康生屁股流出的汗水。 作為影像奇觀,蔡明亮的作品確實鮮艷奪目,但同時有種不可言說、莫名其妙(因為對話真的很少)的無理性。相信不是太多人接受蔡明亮這種刺探真實的電影意圖,有些影評人甚至批評他的離地藝術身段,作狀堆砌。但如果我們是從破洞的另一端去窺看,或許這些特質剛好便很符合「真實」的定義。 有時,我覺得蔡明亮的電影本身同樣有這種從破洞裡滲出來的「真實」特質。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原訂放映藏族導演久美成列的《一個和四個》,並由父親萬瑪才旦擔任監製。最終電影因為某些原因取消放映,破洞就由蔡明亮的《月亮樹/良夜不能留》作為替代影片補上。《良夜不能留》是蔡明亮2019年在銅鑼灣拍攝的紀錄片,跟《天邊一朵雲》一樣,片名都來自經典台灣老歌,但導演把另外一些「真實」的碎片放進裡面。

天邊一朵雲   紅眼   電影   

胖胖裸女角色「脂脂肪(Gigi Fong)」由方迦南 @canaanfkn 在兩年半前創作,以簡單插畫配上療癒系文字,宣揚女性身體自主。由隨手一畫,到成為第五屆「香港女人節」的演講嘉賓,Canaan表示沒有甚麼宏大planning,學懂的反而是如何誠實面對自己,尋找並相信自己的價值,「唔使驚改變,有嘢就go!」所以兩歲多的脂脂肪,有甚麼成長?又有甚麼新搞作? 「一開頭主要係講身體層面嘅嘢。」脂脂肪其實是Canaan一時興起之作,表達對「瘦就是美」的不屑,和對「做自己」的渴望。隨着成長,脂脂肪更多地演化成對價值觀的追尋,「會去諗背後嘅原因,尤其接觸咗身心靈之後。」 「30歲嫁唔出會變籮底橙」、「影結婚相一定要減肥」、「要瘦先有人要」,Canaan認為這些常見的想法,都是源於對「不被愛」的不安和恐懼。她表示,上一代是這些「恐懼」的一大來源,例如她的婆婆總會說:「『你好靚呀!不過就冇男朋友,有埋就好啦!』」,又會強調女性應當生兒育女,這些壓力極易孳長不同的固有觀念和定型。 Canaan不害怕公開自己雙性戀者的身份,亦會積極鼓勵女性誠實面對自己,無論體型抑或性取向。她希望透過創作,令更多人有勇氣打破框框,「好似種子咁,慢慢生。」她的最新搞作是「脂脂房」,以為是一個畫室?其實更像是一個活動空間!她會在工作室內帶領「蛻變遊戲」。 這套桌遊由蘇格蘭傳入,遊戲過程透過不同卡牌,讓參加者面對自己,反思人生。「好多人(參加者)行出門口,都真係發現咗一啲新嘅嘢,例如可能係人生嘅一啲障礙,我希望大家都相信自己有力量,可以擁抱改變。」 除了開設工作室,Canaan亦解鎖了新成就 — 獲邀擔任「香港女人節」嘉賓。今年的女人節已在8月21日圓滿結束。訪問進行之時,女人節仍在密鑼緊鼓籌備中,Canaan直呼緊張,「上台講嘢係我嘅罩門!」 座談會順利完成,主題是「我的不合格身體:探索身體不安」。筆者在IG看活動回顧,觀眾全情投入,或許,這也是「脂脂肪」種下的一粒種子? Gigi Fong 脂脂肪 脂脂房 Gigi Fong’s Room 女人節回顧 想睇關於「脂脂肪」更詳盡嘅訪問,留意《藝文青》 9月號! #shotoniphone13pro

女人   女人節   插畫   ...

據說,有緣遇上120號電車,就會迎來好運,它盛載着滿滿的歷史價值,卻因為是全港the one and only第五代設計電車,兼且沒有固定行駛路線,遇上它的機會,只有165份之一。不過,從來相信無論是緣份抑或運氣,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筆者,為了這個相集(為了交功課),決定直闖屈地街電車廠(決定到訪電車廠),唯一任務 — 盡影120! 作為香港人,如果說看到120感到很新鮮,未免太矯情。不過不以乘客身份上車,又的確另有一番滋味。車頭鎢絲燈罩外的風雨痕跡、上層「1+2」形式的工整座椅、錢箱上清晰又帶點刮痕污漬的「120字樣」、車底仍然運作正常的救生網,平時根本無暇細看(趕住上車落車),仔細觀賞,舊趣油然而生。 資料說,一般電車已改用膠椅,只有120仍舊使用藤面木椅,並保留柚木窗框。這些都是hard fact,筆者更在意坐在藤椅上的舒適感,配上暖黃色(而非光管白)燈光,若果有初秋晚風加持,可謂是全港最有氣氛的公共交通工具。 另一項有趣小知識,120的controller(俗稱干都拿)沿用英式機械控制台,對車長的操作要求比新式的電子系統更高。它的其中一個特色是,當車長轉動控制杆、電車起動之後,如不把手柄轉回off的位置,車輛會不斷前行。為此,現役的120加裝了一個行車腳踏,要踩住才能開車,以防車長執勤時頭暈身㷫,釀成意外。 120車身顏色是耐看的「電車綠」,因為初代電車使用了二戰後油漆廠剩餘的軍綠色;過往登上電車,會由售票員人手撕出車票及打孔;120尾門樓梯底有一個售票員的專屬座位,這些資料,網上甚多,在此不贅。要補充的是,真正的第五代120號電車早已退役,現時在街上行駛的120,準確而言是仿古復刻版。 話分兩頭,這個相集的主角,其實從來都不是120,而是45號電車。香港電車近年著力參與各種文化項目,推動新舊傳承,最近與百味堂合作推出月餅,並為45號電車換上新裝,設計意念正是來自120 — 這輛應節電車以懷舊車票作車頭海報,而月餅的包裝則用上柚木和藤,打卡一流。 途經港島,除了看看會不會遇到120,也可以尋找一下45號的芳蹤。如果想購買百味堂X香港電車「人生百味 陪你細味」中秋禮盒,就要到百味堂的網上商店或門市了解詳情了! 電車IG 百味堂網上商店「Sexy Kitchen」 #shotoniphone13pro

120   中秋節   月餅   ...

即將在本月27日於九展Star Hall開show的Jason和Sophy,過往交集不多,以為訪問現場會偏向沉悶,誰知對答默契十足,陳伯認真解釋自己「長氣」原因,而外表cool到爆的Sophy更即席搞gag,至於好唔好笑,就等你畀分! //例牌題目:「你覺得佢點呀?」// Sophy本身以為Jason好有前輩架子,接觸過後發現親和力高、是個暖男爸爸、有耐性、喜歡與人聊天,「本身以為佢會『係』、『唔係』,好cold咁。」 Jason接過話題:「我係好鍾意解釋㗎!」他立即發揮長氣本色,解釋點解鍾意解釋:「每個人嘅interpretation都唔同,你用得越多唔同嘅方法去interpret你諗緊嘅嘢,人哋就會理解得越多、越仔細你對一樣嘢specify嘅諗法。」 //Jason的長氣// Jason繼續解釋自己的解釋:「畀幾個字你,每一個人都會有各自嘅interpretation,就係透過一啲elaborations去分辨仔細嘅分別」。他表示:「我唔認同當你好明白一樣嘢嘅時候,你就可以用一個好簡陋嘅方法,去講佢出嚟。」 對於Sophy的認識,他亦用他的方法去「解釋」:「佢prefer奶茶over檸茶、prefer雞全翼over雞髀、鍾意日本多過泰國、鍾意冬天多過夏天、鍾意海多過山。」至於性格,他的評價是:「合理,合理係一個好高嘅評價嚟㗎!」 //Sophy的幽默// 雖然音樂會未開show,但是他們已經在某件事上擦出火花 - 搞爛gag。以為Sophy好cool?原來擁有一顆幽默的心。她對Jason的評價是:「佢都有啲幽默位,喺爛gag界別嚟講係好笑嘅,我鍾意嘅。」她補充:「我今日有覺得(幽默感)被get到,我好榮幸我嘅幽默終於畀人見到。」 話口未完,Sophy立即搞gag,問到最想唱Jason哪首歌,她說:「最近我有個MV有架開蓬車,想去學車,咁就唔使拖車,所以我想唱 - 《車匙》,我想『手中緊握車匙』。」 Jason接力:「我仲有首歌叫《Jeep》㗎其實!」 之後二人的對話是

廣東歌   我是現場   王嘉儀   ...

剛過去的星期六,香港首個Hip Hop音樂頒獎典禮《Whats Good Music Awards 2022》在會展圓滿結束。據非正式統計,無論是表演者抑或現場觀眾,hyper程度無限趨向100%。想寫寫現場感受到的熱情和能量,不過諗諗吓,既然是屬於Rapper的盛事,也就毋須矯情,用簡單直接的方式記錄最適合。 Whats Good 由廿四味成員阿Phat、JBS、Greytone Music Keni、Music Producer阿Bert共同發起。2022年8月6日下午5時,腳傷一年有多的Keni趷下趷下,繼續在現場左頻右撲,為開show作最後準備。 在後台捉住Phat和JBS,問問他們對Whats Good的期望: Phat 「希望班後生嘅睇完之後,佢哋覺得原來自己畀心機做音樂,畀心機玩RAP、玩Hip Hop,係可以有機會上到一個咁嘅大台,會有機會攞獎,有機會畀人睇到。」 JBS 「希望全世界或者東南亞睇到呢個show,希望係『you know what? 我都想RAP吓喎』」 除了一眾Hip Hop OG、young blood,還有一位意想不到的嘉賓,身穿「抵你老母威」Tee 的Ben Sir話: 「要繼續推廣RAP同Hip Hop文化,前路係艱難都要撐落去,因為我哋個市場主要用廣東話,撐RAP就係撐廣東話,互撐!」 開Show前見到JB他說: 「我當係一次考牌,希望trigger到佢哋(觀眾)了解吓(Hip Hop),令佢哋主動explore更多香港嘅音樂。」 第一個獎項,由葛民輝頒發,過程有些少蝦碌,靠阿葛執生搭救。有趣的是,不同頒獎嘉賓常問同一問題:等一等,唔知佢(得獎者)係咪去咗洗手間,或者出咗去食煙?Hip Hop的隨性,在頒獎典禮中表露無遺,氣氛卻不尷尬,反而輕鬆好玩。 參與演出的,還有一些較常在流行曲界別出現的名字,stalk了一下他們IG: 陳柏宇 「好玩!🤟🏻」 Jay Fung 「this is so meaningful to me. I’m just so grateful to have been given the freedom

HIP-HOP   rap   廣東歌   ...

幼時與家人到市政大樓,最難過的時間是呆在街市大廳外櫈上,等候母親買完餸出來,最期待的時間是到街市上的熟食市場大吃一頓。九龍城街市的熟食市場除了是九龍城街坊的食堂外,熟食市場內的幾間小店都是馳名的九龍城美食,泰國菜、沙嗲火鍋、茶餐廳,午飯時間來用饍更可能要排上一會隊才能入座。 熟食市場的天花板是玻璃,只用了一些帆布遮蓋,但陽光依舊能透進來,所以整個熟食市場會忽明忽暗,當陽光令熟食市場忽然明亮起來時,在陽光的照耀下能看到食物的熱氣徐徐散發,枱上的食物也因此看上去更美味。 位於入口處的茶餐廳「樂園」更獲食家蔡瀾贈送「勝過鮑參肚翅」墨寶,馳名的沙嗲牛肉西多士、炸豬扒沙嗲牛汁蛋丁麵、鴛鴦紅豆冰亦值得一試,雖然沙嗲牛肉西多士聽上來是風馬牛不相及,新鮮炸好的西多士淋上糖漿和煉奶,切開中間卻是充滿花生香氣的沙嗲牛肉,放入口前你或許會有一刻猶豫,但只要勇敢吃下去,你就會發現沙嗲牛肉西多士是一個妙不可言的組合,味道有一點像叉燒包,竟會出奇地夾。   而炸豬扒沙嗲牛汁蛋丁麵同樣誠意滿滿,侍應姐姐會告知你炸豬扒會「後上」,因為炸豬扒是即叫即炸的,而炸豬扒的炸衣會有一點點綠色,千萬不要以為是霉菌,那是切得細碎的蔥花,令炸豬扒帶有蔥香。飽滿的太陽蛋鋪在淋滿沙嗲牛汁的公仔麵上,把蛋黃攪破,加入侍應姐姐在點餐時已放下的一包麻油與公仔麵撈勻,加上一口炸豬扒,簡直是絕佳的美味,此時再喝上一口冰涼濃滑的鴛鴦紅豆冰,實在是夏日的消暑良品,午後來一杯必定能令人提起精神。 你以為來熟食市場吃飯的人一定是較年長的人或者是住在附近的街坊嗎?來九龍城街市熟食市用膳的人有老人家、學生、OL、小朋友,坐在圓枱的一邊是一路嘆奶茶一路看報紙的伯伯,另一邊是穿著整齊校服,吃完一個沙嗲牛麵便去上學的學生,在這裏各人的節奏都不同,卻又出奇地和諧,有默契地靜靜共享一段早餐或下午茶時光。 在熟食市場的餐桌下,總都見到一些空的紙箱。別誤會,這不是垃圾桶,而是兩隻「樂園貓」的小窩。熟食市場除了餵飽人的肚子之外,更餵飽了兩隻貓的肚子,大貓佐治和沒有名字的小貓。牠們的「勢力範圍」遍佈整個熟食市場,到處都是牠們的紙箱和碗,侍應姐姐看著佐治高高在上地睡在一個放在幾個箱子上的紙箱,蜷縮成一團,頭靠著紙箱昏昏欲睡,「看看這個姿勢,活像個貴妃!」一旁的侍應姐姐打趣道,逗得眾人大笑。 而另一隻小貓便親人得多,經常遊走在不同食客之間,只要有人摸就會乖乖翻肚,躺在地上任人魚肉,撒嬌的樣子叫人怎捨得停下來呢。只要有貓在的地方,總會聽到有人說「好得意啊」、「好可愛啊」之類的感嘆,更有人笑指這裏是「港版貓Cafe」。在熟食市場裏受百千寵愛,想必佐治和小貓都是「開心樂園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