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social

搜尋結果: #移民

在英國,再沒有天份,也似乎避不開D.I.Y.。就以安裝窗簾為例,在香港的話,三房兩廳,去旺角格格價,最普通見得人的窗簾,連安裝,萬幾港幣左右吧,算是可以接受。如果收費提高兩倍,甚至三倍?很多人,包括我,也情願自己買料用最簡單方法處理,遮到光就算數。 收樓後,第一時間添置必要的傢俬與用品。沒有窗簾不會死,我又不是殭屍,便一直未有理會。是見到同樣新居入伙的鄰居,火速搞好全屋窗簾,多口開一句,竟然接收到驚人訊息。 鄰居給我遞上一張宣傳單張:「唔使諗,做窗簾,搵佢!我已經搵齊全曼城所有窗簾店,無可能有一間平過佢,你唔使嘥時間再做資料搜集。」語氣態度,好似他就是間窗簾店的老闆。既然有本地人推介,當然投下信心一票。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懶。 約好度呎時間,師傅是兩位白人,操極難聽得明白的西北口音,曼聯粉絲。連客廳連三間睡房連一個廚房一個廁所,轉間便有齊呎吋。師傅甲突然像多啦A夢上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背囊拿出幾份樣本圖册。揀窗簾我有經驗,人懶的話最好避開百葉簾,清洗太麻煩。不用揀種類,只揀顏色款式,節省了很多時間。 很快入正題。揀好窗簾布後,師傅甲拿部計數機出來,篤兩篤,計出了一個數字。我看一看,四百幾鎊,心諗:「畀一半上期?埋單九百幾鎊,夠平,真係無介紹錯喎。」我當然快快拍板,還即時拿出現金找數。「唔使咁多喎,畀住一半上期得啦!」甚麼?四百幾磅是總數?即係港幣五千不用?會不會只是人工費未包料?會不會代表粗製濫造比你D.I.Y.還不如?一直戰戰兢兢,直到收貨一刻:正常喎,沒有明顯的將貨就價。而且,效率與工作態度,也一流。單單師傅安裝完畢會用私伙清潔用品清理現場妥當後才走人,便不得不加分。 找尾數時,忍不住問多一句:「點解可以收得咁平?」這幾位曼聯球迷,似乎沒有因為見到我一屋利物浦球衣而不滿,還詳細解釋:「我們公司開了半年,兄弟班。就是一架貨車周圍走,成本有限,不用似其他窗簾店,收一個天價的人工費用,咪可以做到最平囉。」整件事,是有點超現實。一般來說,這裡的人也崇尚收費高一點,換來空閒多一點;這一間窗簾店,卻是典型的薄利多銷型,很富香港色彩。故事教訓我,做人,不要以偏概全,不要理所當然,世界上,原來在常態之中總有例外個案。我很少形容自己幸運,看著製成品的一刻,是真心覺得自己幸運。如果鄰居沒有介紹,說不定我已經自行安裝窗簾桿與窗簾布,然後,一拉開,連布帶桿飛出來……

方俊傑   曼城   移民   

分離,對過去一、兩年的香港人來說,似乎已是等閒事。分離的傷感,或許曾經令你絕望,或許曾經令你號啕大哭,但當想到無論身在何地,心之所向,總有人與你抱持同一信念,會否可以感受到那絲微弱但強韌的力量?ToNick新歌《量子糾纏》,說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 //與距離無關的羈絆// 「量子糾纏」,英文是Quantum Entanglement,徹頭徹尾的一個物理學概念,簡而言之宇宙是一個整體,無論分隔多少光年,一方的量子也可以對另一「糾纏」的量子產生幾乎瞬間的影響,令兩者幾近同步。 恆仔解釋,歌曲概念源自一次大學表演,為歌迷簽名時,對方要求寫幾句祝福說話,「我哋發現原來唔係寫畀佢,係寫畀一位暫時冇機會見面嘅朋友。」他續指,因為不同原因,有些人移民,有些人每日面對四面牆,但大家仍能聽到電台,所以當時他就答應那位歌迷,要寫一首歌,表達無論相距多遠,仍能一起同步。最後Carl叔叔(王雙駿)和小克把概念變為現實,「呢首歌喺好唔開心、諗緊點同大家connect嘅時候寫,希望可以畀力量鼓勵大家!」 小龜亦表示,「理解緊好理性嘅嘢,(歌詞)轉換成感性,小克用呢樣嘢嚟比喻,實在太正!」他憶述,收到歌詞時,他們(除了恆仔)都對甚麼是量子糾纏毫無頭緒,之後看了YouTube一些講科學的channel,開始了解背後意義,「study咗少少,睇呢首歌詞會感動啲,呢個係好勁嘅chemistry。」他興奮地說:「我覺得呢份詞最勁嘅地方就係,你越理解個現象,越發覺用佢嚟講我哋想要講嘅感情,會更加感動!」 //無需多言的聯繫// 那麼與ToNick分離的親友多嗎?「差唔多成個團隊走咗咁滯。」小龜即時盤點,「幫我哋做開sound engineering、做開ear mon嘅同事過咗去英國,以前嘅經理人何兆基去咗加拿大,跟咗好多年嘅化妝師又係去咗加拿大,有啲好熟嘅傳媒朋友都走咗去英國。」 所以ToNick又是如何與異地親友保持聯繫?晨曦直言,男性對於朋友,未必要常常見面,「就算喺香港,都唔係日日都要打電話。」Ryan認同:「睇到IG都大約估到佢心情狀態係點。」小龜補充:「我哋本身幾個嘅文化,大時大節都唔係好慶祝,邊個生日就『生日快樂』,唔需要講太多,大家知道大家係同步就得。」他們都相信,有事發生,「一call,應該都會八方支持!」 嗯,果然十分「量子糾纏」! //繞一圈後回歸原點// ToNick將於明年一月至二月在英國3個城市舉行演唱會,概念亦與歌曲主題有關。小龜表示,希望讓已移民的香港人「睇番睇過嘅演唱會,聽番聽過嘅歌」,同時亦見見當地親友。他笑言,正因不少團隊成員移民,「個邊都齊腳咁滯。」 演唱會名稱是「5949 Miles Connected」,恆仔說,含意是香港與英國的距離。他表示除了英國,亦正考慮在其他地方開show,「我哋幾多miles都會去,搵表演場地之餘,都希望喺嗰度搵到studio,每個地方都寫歌,創作完帶番嚟,再搞一個演唱會,到時就係 0 mile。」 至於演唱會內容,晨曦表示,「我哋係香港樂隊,玩廣東歌,想將廣東歌文化宣揚開去,不過都會入鄉隨俗,想搵當地音樂人擦出火花。」小劍立即把握機會宣傳:「所以如果咁啱移咗民去唔同地方,又咁啱識啲人可以籌備到,又咁啱睇到呢個訪問,歡迎聯絡!」 Photo: Mak@ACOO 量子糾纏MV

ToNick   廣東歌   演唱會   ...

在香港,有報導,指英國一嚿牛油賣九十幾港幣,推斷在英生活異常艱難。香港大部份生存得很好的傳媒,跟香港大部份生存得好的高官,很相似,發表的言論,對健全心智的人類來說,荒謬到連笑話也不是。不緊要,它們只需討好到那批智力有問題的目標顧客,便足夠。你見到聽到,或憤怒或無奈或同情,屬人之常情,但它們目的已達。 別說一嚿牛油賣九十幾港幣,你喜歡的話,賣九百幾的,也一定有。資本主義社會,怎可能沒有奢侈品?關鍵是有沒有辦法用九個幾便買到牛油?英國的超市,多數有販賣自家品牌的產品,即百佳的「超值牌」,惠康的「Meadows」之類,售價偏低,夠用有餘。如果香港報導是拿超市品牌的牛油價格來比較,又自然得到相反結果。可以肯定說一句,買菜買肉買尿片之類的基本需要,以同樣質素的產品比較的話,英國物價肯定比香港低。這跟政見無關,是客觀事實。 所以,移民英國便等於居住在天堂?拿香港薪金在英國消費的話,可能是,也未必是。首先,你想在英國聘請一個家傭,不似在香港聘請一個印傭或菲傭般簡單實惠,聘請不到,便代表你要自己處理家務,甚至照顧孩童,便代表不太可能兩夫婦齊齊專心投入工作,便代表很大機會需要減少收入。事實上,大部份個案,在香港的職級、薪金,來到英國後,要接受大幅度降低,不是太多幸運兒不退反進。於是,開支是減少了,但入息也減少了,生活質素並不會出現明顯改善。 何況,以上討論,一直只局限在基本需要層面,潛台詞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每日三餐,每餐也是自己買菜、烹煮、清理。我不知在香港有幾多家庭做得到。自問無能為力,以前,每逢周末周日,人一懶,便很方便地訂個位去打打邉爐食食壽司或者一家大細鋸個扒。在英國?出餐廳用饍,也不一定昂貴,如果你不計較食物質素的話。不過,付了天價,也不代表收回的水準一定稱心滿意。是明知道未必值得,偶爾,還是會忍不住用錢購買一晚半晚不用入廚房的福氣。那些開支,你說是額外娛樂可以,我會理解為避免抑鬱的必需品。 每次,說起前路茫茫,總有朋友一番好意:「喺英國,使唔到好多錢嘅啫?你唔打工,是但有少少收入,都生存到啦。」每朝食一塊方包,下午煮一碗通粉,晚上吃幾條菜加少少肉當一餐,真係使唔到好多錢。不過,如果你想保持香港的生活方法,例如間中去一去外國旅行,間中吃吃海鮮大餐,間中買嚿九十幾港紙的牛油,可能需要倚賴更努力的工作換取。不要忘記,水費、電費、燃油費等種種生活基本開支,也在不斷攀升。世界上,哪裡有天堂?知足的話,不用滯留在處處制肘的地獄,到處也是天堂。 相片來源:Freya Ingrid Morales/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牛油   移民   英國   

認識好幾位朋友,不是打算等多三至四年才離開,或是自己先帶子女離開,另一半留低,就是很想離開但最後也決定留低。原因?都是擔心人在異地難以搵食。   完全明白。放下事業,放下工作,最重要,也最欠把握,就是以何為生。像我,在香港也是勉強苦撐,出走的阻力可能比較小。假如,月薪十萬月薪廿萬甚至更多?就算面前有很多東西無法忍受,還是有辦法死忍爛忍下去。   以我審慎的性格,過英國之前,當然試過沙盤推演。最後決定是本人做家庭主夫,太太出外工作。一來,太太的學歷比我好,語言能力比我高,要她留在家湊女,未免浪費。二來,她熱愛工作,討厭做家務例如洗衫例如拖地,我相反,無理由將喜好錯配。   以我悲觀的性格,當然有想過情況最壞會怎樣。我們的共識是入不到心儀行業的話,她便試試去咖啡店做店員。她在香港從事傳媒行業,不是售貨員不是倉務員不是水電工不是司機,預了有點難度。   人算不如天算,出發前,意外懷孕。剛到埗,安胎、生產、療養,自然沒有搵工打算。幾星期前,終於行動。她在求職網看見BBC請人,專門處理兒童節目。她在電視台工作接近十年,又是兩女之母,自覺條件符合,以為就算不獲聘用,至少也換到一個面試機會。沒有。很快已收到通知,被禮貌地拒絕。   已經算好。之後,傳過幾位履歷,給入職需要更低的白領工作,一律石沉大海。太太當然氣餒,我有點愛莫能助。將心比己,我是上司的話,大概也會本地人優先。這不是歧視不歧視,只是純粹的為自己帶來方便。內心的想法,是沒有寄百幾二百封求職信出去,沒有尋尋覓覓半年或以上,沒有去過好幾次求職博覽,也不會找得到一次半次機會。雖然,連面試也沒有,的確有點意料之外。   柳暗花明。當太太有少少懷疑自己,有少少難過的時候,有一間地產鋪,突然致電找她面試。面試完畢,還給她一次試工機會。我自以為醒目,以為是越來越多香港人過來置業,或租樓,作為一間地產鋪,找個懂流利粵語的員工,才會看中太太。地產鋪老闆又不可能似香港政府輕易求到外援熱血幫忙。點知,太太立即澄清:「我不是做經紀呀,至少暫時不是,我只是處理一般文書工作咋。」   要一個國際關係碩士生,轉行做一個普通文員,算不算屈就?我不是撥冷水,也不願提供假像,只是說出我在曼城所見到的真實。受薪試工三天後,太太正式獲得受聘,她反而很高興,覺得日常工作幾有趣,有事可學,老闆似乎也頗講道理。   一切都是比較。在香港,做記者,待遇向來不會太好,自然不會要求太高。如果,你知道她在香港的時候,在哪一間機構任職?上司是誰?你會更加明白她為何毫不留戀過去。她在Now新聞部工作,上司,是陳鐵彪。    

方俊傑   移民   英國   

人人直覺英國人辦事效率低,尤其拿來跟香港人相比。絕大多數情況下同意,例如換車牌,跟進入黑洞沒有分別。但有一項範疇,肯定例外:替子女申請出生證明文件。   程序跟香港的,相差不多:女兒在醫院出世後,出院時,家長會收到一本小手冊,列明替子女申請出生證明文件的步驟。上市政府網站,登記時間,四十二日內前往指定登記中心辦理。重點在上網登記,乾手淨腳。如果,靠打電話?打得通個電話又等到有人接聰,可能已經搞了一個星期。在媽媽忙於餵奶換片坐月忍痛的時候。   等到指定時間,父母其中一人出現便可以。因為疫情,甚至不到父母選擇,是只容許父母其中一人出現。而且,很嚇人地,要求申請者準時出現,不能早到,遲到會被拒絕受理,要申請者再上網約過時間。我很聽話,早到,也在門外泊好車,坐到預約時間前兩分鐘才打開門,心諗:「入到去,咪又係要等?公務員做事,等待時間短過一粒鐘,已經執到。」   竟然不是。入到去,人流不算多,幾乎是即時可以辦理手續。已婚父母比較方便,帶各自的護照和地址證明便可以,事實上,連地址證明也沒有被過目,填寫了嬰兒的資料後,工作人員極速製作完成出生證明文件。整個過程,才二十分鐘左右。每張出生證明文件,11鎊,在網上登記時,已經事先付款,你喜歡的話,應該買幾多張也可以。   只有一段小插曲。你知道,香港人的身份證明文件,上面的英文名字,多數是粵語譯音。尤其像我這種七十後。以我為例,姓氏是Fong,名字是Chun Kit。在香港的話,很易理解。在英國,便遇到過幾多不便。Last Name是Fong,沒有問題;First Name,人人以為是Chun。幾乎所有信件,來自政府部門還是商業機構的,也會把我的名字寫成Chun Fong。在他們心目中,Kit是Middle Name,不可能跟Chun配成一對,也是First Name一部份。   在登記中心,工作人員當然叫我Chun Fong啦,毫無懸念。到填寫資料,他們奇怪,不斷追問原因,才恍然大悟。然後,我要在文件上簽署,一如一般香港人,填寫那個用來被稱呼用的英文名字,就說是Peter吧。工作人員也要了解詳情:「你叫Chun,sorry,係Chun Kit。點解,你個簽名,係Peter?」於是,我又要解釋:「香港人呢,護照上面個英文名,其實係中文名。用嘅英文名,多數係自己改的另一個。」說完,也不知他們明不明白。突然之間,覺得四年前,為大女兒在香港申請出世紙時,把心一橫放棄粵語譯音,直接套個真英文名上去,一了百了,可能是我一生人最聰明的決定。   又吹水又解釋香港文化,才用了二十分鐘。證明,英國人做事,一樣可以快捷無比,只在於他們願意不願意。當然,多數情況,都是不願意。  

方俊傑   移民   英國   

在英國,想睇政府醫生,不容易。不是似香港,病人太多,排隊排足一個上晝,只換到三分鐘會診時間。是根本想排隊也排不到。   初到埗時,女兒幾乎每隔一個星期便病足一個星期,不是發燒便是流鼻水嚴重咳嗽,還傳染了給嫲嫲、媽媽,最後爸爸。想睇醫生?首先,你要打電話約時間。先不說個電話有幾難打通,幸運打通,接聽的一位,了解病情後,也必定一句:「食住成藥先,留家休息,三、四日後,還發燒,才再致電過來約時間,也不遲。」聽話,食藥食足三、四日,女兒還未退燒,再致電約見醫生,今次,又輪到另一難題:「疫情關係,你哋要先做檢測,證明陰性,先可以進入診所。你可以上網申請檢測套裝,兩、三日就寄到府上。做完,即知結果,再打來約時間吧。」等到收到檢測套裝,女兒已經康復,也無需看醫生了。不是投訴不是抱怨,在香港,看私家醫生方便,有甚麼身體不適,想也不想便衝去食重藥,務求在幾小時內藥到病除。在這裡,的確是需要無限耐性,激發自身抵抗力對抗病菌,說不定,忍耐了陣痛過後,才能夠帶來真正的身體健康?   以為初出生嬰兒與初生育媽咪有特殊待遇?未必。話說,助產士上門家訪,檢查我太太與女兒的情況,發現她們身上同樣出現紅瘡,建議找醫生看一看。又去到相同的無限輪迴。今次,更不幸,致電診所,循例無人接聽,留了言,診所方面有回覆,又輪到太太部電話突然無故失靈,無法接收。以我們的經驗,診所不會太有耐性重覆致電。還好,地球上,有互聯網,正當我們煩惱之際,太太建議不如網上問診。有點似以前的打電話問功課,不用面對面見到老師或醫生的真人,有網上問診系統的時代,更方便,連電視節目也不用,醫生直接點對點提供答案。太太將母女二人的紅瘡影低,留言在網上問診系統,竟然勁有效率,一日之內,已經回覆。而且,不是模稜兩可的敷衍,是真材實料。對於女兒,一鎚定音直指是正常反應,搽些lotion,搞得掂。對於媽媽,要食藥,但不用刻意過去診所看完醫生再取藥,醫生直接落單,叫藥房執藥,我們直接去藥房自取便可以。似去領取網購貨物。   登記診所服務時,需要選擇指定一間藥房。我們大安旨意踩去該藥房取藥啦。折騰了十幾二十分鐘,藥劑師終於發現:「個醫生唔係落order嚟呢一間藥房喎,去咗附近另一間。」是有點氣餒,但已經絲毫不覺得奇怪。居住了一段時間,自然發現,拖延、甩漏,難以避免,最後,解決到問題,已經好好。或者,你會問:「個醫生連見都無見過個病人,純粹睇睇張相,可靠不可靠?」Well,可能我的要求太低。想當年,我爸爸患癌,在政府醫院人山人海之下等了四個小時,終於見到醫生,醫生望兩望,求其開了些止痛藥,便打發我們走,記憶猶新。見真人,還是見圖片,似乎,不代表甚麼。如果,兩者皆非絕對可靠,上網睇醫生,至少,慳了時間,而且,人道得多。  

方俊傑   移民   英國   

比預產期遲了三天,太太終於陣痛。按照助產士提供指引的話,我們應該先致電醫院,由當值助產士決定下一步行動。那是凌晨四點,沒問題,醫院產房不是百佳惠康,是7-11,廿四小時服務。   打第一次電話,無法接通;打多幾次,一樣。換另一部電話,沒有分別。打了十次以上,終於接通,不過,無人接聽。太太正忍住爆粗的情緒,我說:「直接剷上醫院吧,才十五分鐘車程。就算被趕回家,也不算太吃力,總好過原來需要留院。」   深宵入院有深宵入院的好。早上中午去過醫院幾次,想找個車位,難過等旺角咪錶位,深宵去,可以泊在正門門口。上到產房,剛好有另一位準媽媽到埗,哭到極度淒楚,我跟太太打個眼色,幾乎想用粵語溝通:「要痛到這個地步,才入院,我們恐怕九成被打回頭。」痛到九彩的準媽媽可能太痛,事前沒有致電,護士們一定以為我們兩個新移民,也是不守規矩。我將手機拿出來,給她看一看通話記錄,打過同一電話號碼七次,也失敗。   或者是出於不好意思?檢查過後,太太的宮頸只開了兩厘米,未達標,護士竟然給我們選擇權:可以回家,也可以留低。我們選擇留低。在香港公立醫院的待產房間,每位孕婦獲分配的床位,容納多一個人,例如丈夫,已舉步維艱。我們獲安排去到的待產房間,只有六個床位,空間闊落一點,我一直坐在床邊看著太太呼氣吸氣,無人過問。   等待過程當然漫長。午飯時間,太太可以選擇吃三文治還是吃千層麵,甚至有甜品有生果,仲有雪糕,幾勁。午餐後,再檢查多一次,宮頸開到三厘米,還是未夠。只好繼續等待。   一等,等到晚飯時間,飲埋咖啡或茶。越來越痛,但遲遲沒有下一步。終於等到十點,好像等到一位資深助產士接更,她一口氣連環替所有準媽媽做檢查,以在一般英國人看不到的工作效率,嘭嘭聲幫好幾位孕婦安排進入產房。我們去到產房,在十一點三左右。我天真,還在想會否在凌晨前搞得掂,女兒的出生日期有分別嘛。   結果,去到凌晨兩點,女兒才出世,計埋事後整理,替女兒檢查之類,整個分娩過程,大概去到凌晨四點才算完結。我們已經逗留在醫院,廿四小時。待產房間還有點香港公立醫院的味道,產房,是百分百私家醫院水平,無論面積、衛生狀況、情調,還有醫護人員的態度。其中一個助產士,像後生版的Rebel Wilson,甜美的;另一個,直頭Emma Watson一樣。完全主觀,我不排除跟她們戴上口罩有關。   很多香港人疑問:聽講在外國生育,生完可以即時出院,是否屬實?以我們的個案,是留院多一晚,到第二日的午飯時間,走得,要不是英國人習慣慢活,處理文書工作較費時,要再加速,應該不是不可能。會不會很馬虎很兒戲?不會。出院翌日,已有助產士家訪,仔細檢查母女二人,嚴肅跟進。   再兒戲,應該兒戲不過去殘廁為太太做檢測的香港醫生。    

方俊傑   移民   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