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social

搜尋結果: #廣東歌

「在文明崩壞時|把一笑與一語|默然藏心留念」是藍奕邦最新單曲《圍牆倒下前》的節錄歌詞,詞曲均由他一手包辦。有趣的是,這首歌的曲和主要歌詞寫於他1999至2000年的大學時期,一直揣在懷裏等待合適的時機推出,直至近年累積發生的事情,讓他覺得是時候了,便把其他歌詞完成,像是2022年送給大家的最後一份禮物。橫跨了近22年的創作,既有當初藍奕邦被兩德分裂柏林圍牆相隔的故事最純粹的觸動,亦有多年他的經歷和感受,一起聽着這首歌感受他的音樂、環境的變化,看他音樂之路的剖白。 被音樂選中的孩子 在小學六年級移民至加拿大前,藍奕邦在香港就讀聖士提反書院附屬小學,學校十分重視栽培學生的音樂素養,所以規定每個學生也需要學習一種樂器,當年藍奕邦便選擇了鋼琴。年紀小小的藍奕邦,因為父母關係很常接觸到鄧麗君、張國榮、梅艷芳、Michael Jackson及Pet Shop Boys等流行曲,而他亦可以憑聽到的旋律摸索出琴鍵,但他憶述古典鋼琴老師並不鼓勵,反而希望他可以好好練習看譜:「我不太喜歡考琴的制度,會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喜歡那些樂章,還是為了考試去學呢?」幸好,藍奕邦的媽媽十分支持他,並不會像其他家長一樣互相獻寶似的比較孩子的音樂成績,直至現在藍奕邦對媽媽當時的一番話仍記憶猶新:「我媽說不用像別人一樣考到7、8級或者演奏級,彈自己喜歡的歌曲最重要。」媽媽的態度,把一個充滿音樂天賦的小孩在制度下救活,才不至於溺死於其中。 「雖然好像很老土,但真的彷佛是音樂選擇了我。」藍奕邦笑言,他移民到加拿大後,中學(Middle School 和 High School)的班主任也是音樂人,甚至高中老師舉辦的課外活動是歌曲創作學會,「從前覺得自己在琴前是亂彈,但原來那是作曲。」 因堅持而成真的歌手夢 雖然是被音樂選中的小孩,但藍奕邦從不敢奢望做歌手,其一是從前的選秀途徑較少:「不知道如何簽公司,而且覺得要有娛樂圈關係才可以入行。」不過,自他接觸音樂後,不論人在香港或加拿大,是中學、大學還是畢業後,也一直持續創作。他回憶那個互聯網剛興起的時代,笑言會把歌曲上載至個人網站,再把鏈結分享給不同版權公司:「Modem年代上載一隻歌要7至8個鐘。」剛畢業,他的正職是企業公關,工作內容與娛樂完全無關:「主要幫政府機構、銀行和大企業出新聞稿。」下班後,藍奕邦則是一個業餘的創作歌手,藝穗會、各大商場或許也能聽到他的聲音,就在因緣際會之下,他簽了第一家版權公司 ── 新力音樂,但對於成為一個歌手,仍感到很遙遠。 「當然會想做歌手,但千禧年頭樂壇當紅的是Twins、Boy’z和E-kids,我可以如何做?」那時候,香港樂壇主要以偶像歌手組成,直至後來林一峰、at17出現,反映市場對偶像派已經飽和,新力音樂便向藍奕邦提議:「不如嘗試用indie方式低調出一隻碟?」有了計劃,才發現版權公司不能出碟,藍奕邦便到Sony Music推出了第一張個人專輯。 有限的預算  無限的自由 由幕後到歌手,藍奕邦寒窗四載終捱來第一張個人專輯《不要人見人愛》,因為以「白老鼠」試驗方式去做,所以他以極有限的製作預算換來無限的創作自由:「那個年代做一隻歌大概3萬多元,我大概用市價4至5隻歌的價錢去完成這隻碟。」全碟11首歌,他只花了正常一半預算。那時候,正常專輯的「健康」銷量為8000至9000隻,當時眾人也預計藍奕邦的專輯售出數字不太理想,甚至有心理準備「打定個底」只賣500隻:「最後賣了接近萬隻。」 藍奕邦坦言,當初抱着「本死無大害」的心態做第一、二張碟,製作錄碟過程也很土炮,在帶領自己入行的師傅在家中錄歌,發現漏聲便搭一個臨時屏風,為了隔音更在炎夏中躲在綿胎之中開唱:「做了這麼多年,真的貴有貴做,平有平做,沒有甚麼做不到的。」沒有造型梳化服,頒獎典禮完結後也是自行截的士離開,這樣的起步讓藍奕邦往後的路更能屈能伸,沒有甚麼大不了的。 曲詞背後的陰暗 藍奕邦身兼多職,歌手、填詞、作曲、監製都是工作之一,他笑說:「Before slash出現之前,我已經係一個slasher。」那麼最享受那一個部分?他頓了一頓,默然的思考了片刻:「如果現在這刻,我最享受煮飯中的我,真的不是騙你。」在休養身體的這幾年裏,藍奕邦因為戀愛而學會入廚,便發現世界上能有一件事讓他完全專注、不想無謂事情,就是煮飯:「但寫歌……其實每次寫一份歌詞都會拖一至兩個星期才寫,美其名先在腦海醞釀,其實是自己淆底。」很難想像,一個已創作了百多首歌曲,在香港樂壇幕前幕後也佔上一席位的音樂人都會有憂心的時候?藍奕邦坦白,自己曾經不想再替許廷鏗寫歌,只因為擔心自己無法突破《青春頌》,然而經歷蛻變後亦衝破了心理關口:「我也很期待最近為許廷鏗和欣宜寫的新歌快點推出。」 寫歌給自己和別人又有甚麼分別呢?「以前希望寫給別人的歌一定要在年尾十大金曲,但自己的歌則會刻意避免庸俗K歌。」藍奕邦指出道多年,現在已經有少少分不清,很多歌也是先寫出來,再看它的命運會如何。下筆之前,仍是會擔心害怕;上台前,還是會擔心自己的狀態,儘管每次完成任務後前也必經自我懷疑,但他總是不會教自己失望,藍奕邦滿意笑道:「寫好之後會食枝事後煙,對得住自己,沒有跌watt。」 在聚光燈直射後影子,是他隱藏在成就背後的高標準、沒有自信,高壓的情緒壓力亦影響了身體健康,讓他不得不急流勇退。這一次,他準備好重新出發了。 跨越72年的《圍牆倒下前》 在2015年1月,藍奕邦完成了「環球好Sing音樂會」的演出後,便宣布全面停工養傷。暌違近7年終於回歸樂壇,而《圍牆倒下前》是他復出後推出的第7首歌,也是一首意外出現的歌,他表示自己十分喜愛這首歌:「鍾意到在我有能力前也不想拿出來被人糟蹋。」這句寫於藍奕邦大學時期,不說不知道,他是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的大學同學,而《圍牆倒下前》則是藍在政治系的歷史課堂受柏林圍牆故事觸動的有感而發。事隔多年,藍奕邦有一個摯友在沒有通知任何人的情況下移民離港:「他到埗settle down才告訴我,我真是喊足3日。」從前,朋友出國讀書或移居外國,他總會覺得很快便能再見面,但今時今日之下,他不禁會害怕:「是否以後都不會在香港看到他呢?」而另一個讓《圍牆倒下前》面世的原因,則是因為從去年底開始,藍奕邦總會收到來自黑暗的來信:「他們跟我說聽歌就如生命中僅餘的養分,令我感覺做音樂會多一層意義。」  比起其他創作者,或許就是藍奕邦施加給自己的「社會責任」讓他背負更大壓力,在他的音樂中並非只有娛樂至死的享受和快樂:「音樂入面的訊息和世界觀很重要。」他認為,不只在音樂世界,做人看的世界也要足夠宏觀:「所以我喜歡的不是音樂、聽歌這麼簡單,而是喜歡以音樂作為一個媒介去講故事,散播訊息。」《圍牆倒下前》寫給1950年兩德分裂被拆散的人們,也寫給現在被疫情和時代被迫分隔的人們,望大家能在歌曲中獲取力量,如歌中最後一句,望眾人「為重逢請自持|在圍牆倒下前」。…

專訪   廣東歌   柏林圍牆   ...

分離,對過去一、兩年的香港人來說,似乎已是等閒事。分離的傷感,或許曾經令你絕望,或許曾經令你號啕大哭,但當想到無論身在何地,心之所向,總有人與你抱持同一信念,會否可以感受到那絲微弱但強韌的力量?ToNick新歌《量子糾纏》,說的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 //與距離無關的羈絆// 「量子糾纏」,英文是Quantum Entanglement,徹頭徹尾的一個物理學概念,簡而言之宇宙是一個整體,無論分隔多少光年,一方的量子也可以對另一「糾纏」的量子產生幾乎瞬間的影響,令兩者幾近同步。 恆仔解釋,歌曲概念源自一次大學表演,為歌迷簽名時,對方要求寫幾句祝福說話,「我哋發現原來唔係寫畀佢,係寫畀一位暫時冇機會見面嘅朋友。」他續指,因為不同原因,有些人移民,有些人每日面對四面牆,但大家仍能聽到電台,所以當時他就答應那位歌迷,要寫一首歌,表達無論相距多遠,仍能一起同步。最後Carl叔叔(王雙駿)和小克把概念變為現實,「呢首歌喺好唔開心、諗緊點同大家connect嘅時候寫,希望可以畀力量鼓勵大家!」 小龜亦表示,「理解緊好理性嘅嘢,(歌詞)轉換成感性,小克用呢樣嘢嚟比喻,實在太正!」他憶述,收到歌詞時,他們(除了恆仔)都對甚麼是量子糾纏毫無頭緒,之後看了YouTube一些講科學的channel,開始了解背後意義,「study咗少少,睇呢首歌詞會感動啲,呢個係好勁嘅chemistry。」他興奮地說:「我覺得呢份詞最勁嘅地方就係,你越理解個現象,越發覺用佢嚟講我哋想要講嘅感情,會更加感動!」 //無需多言的聯繫// 那麼與ToNick分離的親友多嗎?「差唔多成個團隊走咗咁滯。」小龜即時盤點,「幫我哋做開sound engineering、做開ear mon嘅同事過咗去英國,以前嘅經理人何兆基去咗加拿大,跟咗好多年嘅化妝師又係去咗加拿大,有啲好熟嘅傳媒朋友都走咗去英國。」 所以ToNick又是如何與異地親友保持聯繫?晨曦直言,男性對於朋友,未必要常常見面,「就算喺香港,都唔係日日都要打電話。」Ryan認同:「睇到IG都大約估到佢心情狀態係點。」小龜補充:「我哋本身幾個嘅文化,大時大節都唔係好慶祝,邊個生日就『生日快樂』,唔需要講太多,大家知道大家係同步就得。」他們都相信,有事發生,「一call,應該都會八方支持!」 嗯,果然十分「量子糾纏」! //繞一圈後回歸原點// ToNick將於明年一月至二月在英國3個城市舉行演唱會,概念亦與歌曲主題有關。小龜表示,希望讓已移民的香港人「睇番睇過嘅演唱會,聽番聽過嘅歌」,同時亦見見當地親友。他笑言,正因不少團隊成員移民,「個邊都齊腳咁滯。」 演唱會名稱是「5949 Miles Connected」,恆仔說,含意是香港與英國的距離。他表示除了英國,亦正考慮在其他地方開show,「我哋幾多miles都會去,搵表演場地之餘,都希望喺嗰度搵到studio,每個地方都寫歌,創作完帶番嚟,再搞一個演唱會,到時就係 0 mile。」 至於演唱會內容,晨曦表示,「我哋係香港樂隊,玩廣東歌,想將廣東歌文化宣揚開去,不過都會入鄉隨俗,想搵當地音樂人擦出火花。」小劍立即把握機會宣傳:「所以如果咁啱移咗民去唔同地方,又咁啱識啲人可以籌備到,又咁啱睇到呢個訪問,歡迎聯絡!」 Photo: Mak@ACOO 量子糾纏MV

ToNick   廣東歌   演唱會   ...

即將在本月27日於九展Star Hall開show的Jason和Sophy,過往交集不多,以為訪問現場會偏向沉悶,誰知對答默契十足,陳伯認真解釋自己「長氣」原因,而外表cool到爆的Sophy更即席搞gag,至於好唔好笑,就等你畀分! //例牌題目:「你覺得佢點呀?」// Sophy本身以為Jason好有前輩架子,接觸過後發現親和力高、是個暖男爸爸、有耐性、喜歡與人聊天,「本身以為佢會『係』、『唔係』,好cold咁。」 Jason接過話題:「我係好鍾意解釋㗎!」他立即發揮長氣本色,解釋點解鍾意解釋:「每個人嘅interpretation都唔同,你用得越多唔同嘅方法去interpret你諗緊嘅嘢,人哋就會理解得越多、越仔細你對一樣嘢specify嘅諗法。」 //Jason的長氣// Jason繼續解釋自己的解釋:「畀幾個字你,每一個人都會有各自嘅interpretation,就係透過一啲elaborations去分辨仔細嘅分別」。他表示:「我唔認同當你好明白一樣嘢嘅時候,你就可以用一個好簡陋嘅方法,去講佢出嚟。」 對於Sophy的認識,他亦用他的方法去「解釋」:「佢prefer奶茶over檸茶、prefer雞全翼over雞髀、鍾意日本多過泰國、鍾意冬天多過夏天、鍾意海多過山。」至於性格,他的評價是:「合理,合理係一個好高嘅評價嚟㗎!」 //Sophy的幽默// 雖然音樂會未開show,但是他們已經在某件事上擦出火花 – 搞爛gag。以為Sophy好cool?原來擁有一顆幽默的心。她對Jason的評價是:「佢都有啲幽默位,喺爛gag界別嚟講係好笑嘅,我鍾意嘅。」她補充:「我今日有覺得(幽默感)被get到,我好榮幸我嘅幽默終於畀人見到。」 話口未完,Sophy立即搞gag,問到最想唱Jason哪首歌,她說:「最近我有個MV有架開蓬車,想去學車,咁就唔使拖車,所以我想唱 – 《車匙》,我想『手中緊握車匙』。」 Jason接力:「我仲有首歌叫《Jeep》㗎其實!」 之後二人的對話是…… S:「no我要BMW」 J:「車匙都冇講係咩車匙」 S:「所以咪由我決定囉」 J:「手中緊握單車匙」 S:「唔得,手中緊握跑車匙」 //另一例牌題目:「對合作的期望是?」// 以上爛gag,好笑與否見人見智,兩位都是唱得之人就不用懷疑。一直一手一腳做音樂的Sophy,渴望透過不同的合作「打開自己嘅宇宙」,學習更多。而先後與Kiri T、Serrini、Novel Fergus合作過的Jason,直言喜歡與年輕音樂人作不同嘗試,希望「roll with the flow」,在過程中有喜出望外的得着。 拍照期間,Jason自顧自走到康樂棋桌認真解釋玩法,Sophy在傍配合一齊玩,尾聲,他們又轉移陣地打乒乓波。陳伯貪玩,原來Sophy都可以好貪玩,訪問現場的chill…

廣東歌   我是現場   王嘉儀   ...

剛過去的星期六,香港首個Hip Hop音樂頒獎典禮《Whats Good Music Awards 2022》在會展圓滿結束。據非正式統計,無論是表演者抑或現場觀眾,hyper程度無限趨向100%。想寫寫現場感受到的熱情和能量,不過諗諗吓,既然是屬於Rapper的盛事,也就毋須矯情,用簡單直接的方式記錄最適合。 Whats Good 由廿四味成員阿Phat、JBS、Greytone Music Keni、Music Producer阿Bert共同發起。2022年8月6日下午5時,腳傷一年有多的Keni趷下趷下,繼續在現場左頻右撲,為開show作最後準備。 在後台捉住Phat和JBS,問問他們對Whats Good的期望: Phat 「希望班後生嘅睇完之後,佢哋覺得原來自己畀心機做音樂,畀心機玩RAP、玩Hip Hop,係可以有機會上到一個咁嘅大台,會有機會攞獎,有機會畀人睇到。」 JBS 「希望全世界或者東南亞睇到呢個show,希望係『you know what? 我都想RAP吓喎』」 除了一眾Hip Hop OG、young blood,還有一位意想不到的嘉賓,身穿「抵你老母威」Tee 的Ben Sir話: 「要繼續推廣RAP同Hip Hop文化,前路係艱難都要撐落去,因為我哋個市場主要用廣東話,撐RAP就係撐廣東話,互撐!」…

HIP-HOP   rap   廣東歌   ...

用「流浪」兩個字展開聯想,你會想起街邊無家可歸的動物,還是在異地無拘無束的自由旅人?或許自今天起,你的聯想字庫可以加入新的選項:一隊無大台撐腰、自資出歌、在《全民造星IV》落敗,卻被網民形容成「造星遺珠」、「實力擔當」的香港女子組合…… 5人女子組合「Strayz」,成員分別有隊長VAL(趙展彤)、副隊長CK(黃斯琪)、暐翹(林暐翹)、Nat(何榛綦)、Ariel(曾家瑩)。 阿VAL靚聲備受讚賞、CK創作跳舞俱佳、暐翹中性打扮入腦、Nat是顏值擔當、Ariel年輕可畏。 香港需要女團? 雖然風評甚佳,但在後造星時代,不同音樂單位應運而生,香港樂壇還能容納更多?CK認為「呢啲嘢唔嫌多」,而觀眾愛看男、女團,不一定與技巧有關,「反而係嗰種團結,有種愛喺入面,同佢哋一齊成長。」暐翹補充,在近年的氛圍下,「社會需要動力,(男、女團)畀到希望年青人。」 那麼Strayz有何「揸拿」?VAL表示,她們是罕有的自資女團,無公司、無規限,主打原創,由音樂到MV,所有作品一手包辦。CK相信她們的堅持,會得到支持,「會有人睇到我哋嘅努力,亦都希望藉此鼓勵更多志同道合嘅人,搵到自己嘅路。」 秒速敲定團名 志同道合或許真的毋須太多解釋,筆者好奇,思考團名的時候,有否發生過激烈討論,CK打趣地說,「冇其他名,阿VAL提出,我一秒OK,其他人三秒啦,一致通過。」 團名「Strayz」意思是「流浪」,公佈的時候,網民浮想聯翩,再看看歌詞:「只能依靠自己」、「沒有被選中」、「重新站起來了」、「不歸處找出路」。嘩!係咪輸咗唔忿氣呀? 我哋係唔忿氣 「我哋的確係唔忿氣,不過係唔忿氣個舞台咁快完咗,唔捨得個台!」CK表示,無論團名還是歌詞,絕無放負意味,真正含義是代表住自由,以及對未知數的憧憬,隨着不同的探索,希望能與其他音樂單位做大個餅。阿VAL亦指,目前是一個舒適的狀態。 新作MV於7月中推出,兩星期內YouTube觀看次數突破47萬,成績見得人。和她們一起流浪,可能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Hair & Makeup: Cindy Lai, Sandy Cheng, Shelia Ko@hongkongmakeupartist Wadrobe: Ports pure , St. John, iBLUES, PennyBlack Venue:…

strayz   全民造星   女團   ...

黃妍,有點麻甩、有點調皮、有點可愛。聽過《九道痕跡》,知道她喜歡用歌表達自己,也知道她和詞人王樂儀是親密戰友,合作無間。正因為知道,對於新歌《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歌唱》想分享的內容,以及她們的成長和改變,也就更好奇。 //世界好多痛// 不安、焦慮、壓力、哀傷,世界的「痛」可大可小。據說,Cath為「世界有啲乜痛」準備了很多不同答案,不希望每個訪問都一式一樣。 她為ACOO準備了一個歌女面對走音夢魘的故事。 話說好些年前,出道不久的Cath在一個周年晚宴,完成了有史以來最差的演出。當時台下坐着重量級歌手,她「耳仔(ear mon)」聲音太細,聽不到mmo(伴唱音樂)而錯chord走音,「嗰陣又經驗不足,唔識掹走耳仔聽地mon。」視唱歌如生命的Cath極度自責,「點解自己咁都做唔好」,更落下心理陰影,持續半年「一聽mmo就唱唔到,懷疑自己走音。」最後經知名音樂監製Edward Chan(陳浩然)開導,她才走出陰霾。 //有痛就承認// 音樂路上,她的「痛點」往往如一,「會令我痛嘅嘢係能力唔夠,每一次當有呢個『痛』嘅時候,就要令自己再好啲,而當要求提高咗,就會更容易出現『痛』嘅情況,呢個係一個好變態嘅過程。」 這份「痛」在新歌也能體現。打開YouTube,《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歌唱》已突破30萬觀看,樂迷欣賞新曲風,亦大讚黃妍唱功更進一步。不過Cath爽快承認,一、兩年前「把聲根本唔夠做」,還好《牆身有裂》推出之後開始學唱歌,學識開聲,否則難以駕馭新歌,「唔夠好,就搵方法改進。」 //Little People也能輕盈地面對痛// 承認 – 應對,恰巧串連起《輕盈》、《Little People》和《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歌唱》。宣傳文案寫到,舊作承認了人類的卑微,新歌提供實踐方式,成就柔軟的力量。 也就是說,心情不爽可以做運動,可以掃美食,而Cath的應對方式,就是選擇以文字和歌唱,將情緒愛惡一一抒發。她出道前寫過OT歌,歌詞有:「其實我不明白為何要加班」,當然隨着成長,這種「痛」亦變得雞毛蒜皮,「依家嘅歌,想探討一啲再深入啲嘅嘢。」 世界很殘酷,但還是要好好生活,她的想法是:「呢個世界係會keep住畀痛你,如果好舒服就唔係人生,就唔好玩。」面對世界很累,用黃妍的音樂入藥,或許就是一帖解痛良方。 //與戰友的共同成長// 《世界以痛吻我而我歌唱》是黃妍和王樂儀合作的第十四首歌,由工作伙伴到無所不談,二人互相影響、互相改變。Cath指樂儀起初的性格「話着就着」,對不滿直言不諱,她則不善表達,會忍氣吞聲,現在棱角和柔軟正互相調和。她們互相欣賞、互相質疑,難得默契,「有咩會直接講,佢真係會ban我啲歌,會話我啲文案寫得唔好,唔知我寫乜。」 不過新歌不僅沒有被ban,更極速過關,「佢今次興奮到爆炸,話呢首一定揀一定得一定要。」反而歌名「典得最耐」,候選名單包括「歌女」、「復仇女高音」等,最後泰戈爾詩句脫穎而出,又因原文太長,Cath讓樂儀微調出見街版本,「唔係咁熟,會唔敢出聲叫佢改。」 筆者最後唔通氣地問:「會唔會唔同樂儀合作?」Cath果斷回答:「佢走唔甩㗎喎!」 ————— 後記1:新歌歌名源自印度詩人泰戈爾《飛鳥集》詩句,原文是「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Cath認為最能準確表達歌詞意思但太長。 後記2:Cath第一次唱歌情景已不可考,卻難忘小時候聽過《情深深雨濛濛》主題曲之後,即場就能用家中的小型電子琴演繹。 後記3:又詩人又瓊瑤,這位熱愛文字、鍾情寫作的女歌手,雖然有點麻甩,但果然還是與「文青」二字難分難解。 Hair : Alex So@The…

「我少唱甜蜜情歌,卻很喜歡浪漫。」麥浚龍式的浪漫是怎樣?18 歲出道至今,形象從「作狀」到「藝術家」;作品由《耿耿於懷》到最新與薛凱琪合唱的《月球上碰面》,批評也好、讚賞也好,都不局限Juno做好每首廣東歌,他的一套 #盡做 音樂哲學是甚麼?一起來看看。 場地提供:Coffeelin 薛凱琪 Fiona Sit、麥浚龍 JUNO – 月球上碰面 Platform On The Moon (Official Lyric Video) https://Fiona-Juno.lnk.to/PlatformOnTheMoon_LyricVideoYC

廣東歌   薛凱琪   音樂   ...

聽着姜濤的《Dear My Friend,》、Jer 的《狂人日記》等膾炙人口的廣東歌,你有想過可以成為歌曲的創作人之一嗎?Edward Chan、王雙駿、于逸堯、Alex Fung 馮翰銘等 6 位本地監製參與《埋班作樂》音樂創作及製作人才培訓計劃,公開招募 36 位作曲、作詞及編曲人,一同製作 12 首本地原創歌曲,完成作品將由流行歌手演唱,並灌錄成《埋班作樂》作品集於各大音樂平台上架。 第一屆《埋班作樂》於 2019 年舉辦,完成了的作品分別由 RubberBand 6 號、ERROR、泳兒、陳柏宇、陳健安、陳潔靈及盧巧音等等演唱。其中編曲人 Y.Siu 和與新音樂人吳林峰更因此分別與 Edward Chan 和王雙駿結緣,合作創作出《Dear My Friend,》、《狂人日記》等叱咤樂壇得獎歌曲。 如果你都想成為下一個走上頒獎台的音樂人,不妨「埋班」了解更多!《埋班作樂 II 》「線上簡介會暨分享會」今晚( 25…

廣東歌   本地   音樂   

#趙增熹 為梅艷芳、張國榮等經典巨星製作過音樂,入行35年目睹本地樂壇變化,「而家香港廣東歌大趨勢好似唔想將真實感受同觀眾分享,大部分聽落有種抽離嘅感覺。」「一世都想做音樂」的他,不甘心樂壇就此消失,決定自己歌手,自己培育! 「韓國可以攞Grammy,點解香港人唔得?」成立「大台主」計劃後,趙增熹默默尋找想把音樂當終身事業的人,只要有心就可以成為他的學生。要追尋音樂夢「Later is better than never」,你會是其中之一嗎? ‣‣ 盡做 · 盡早音樂 Sooner Music ‣‣ 等待綻放的音樂力量 ‣‣

【yoyo的四城記】 岑寧兒過去10幾年四海為家,喺多倫多、北京、台北同香港都住過,喺每座城市都累積咗唔同嘅人生經驗。唔知講起呢四個城市,佢第一時間會諗起咩歌呢?今集2359,Maggie @miggie.maggie 會帶大家近距離聆聽yoyo唱出自己嘅往事。 Make-up: Onki @onki_lau Hair: Sam @orient4 Outfit: @45R_HK

勿念   岑寧兒   廣東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