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social

搜尋結果: #藝術

《山海二零四玖》講述蚩尤一族戰敗黃帝後的世界,有人選擇忘記一切重新出發,有人希望捲土重來,他們欲尋覓絕地崑崙山另創新天地,過程中卻誤闖到-2049年的香港,經歷著意想不到的事情,從中找尋答案。 這套劇的一大賣點是打破傳統表演方式,結合虛擬實景體驗,透過虛擬世界與現實空間如平衡時空般的相互呼應,探討現實與虛擬的關係。演員方面,由一眾新生代面孔擔綱,夥拍《仔仔一堂》的陳昊霆參與演出。 劇目創作團隊亦有不同界別知名人士參與其中,導演陳家蔚是非牟利藝術團體「一與異作邦」創辦人,過往曾製作《轉念之間》、《溯回從之》、《尋找大象 》- 社區聲音地圖集等項目;美術指導洪忠傑為知名藝術家,研習中國書法、篆刻等東方媒介;編劇則由曾獲多個文學獎項的《藝文青》總編輯紅眼擔任。 紅眼表示,傳統劇場體驗,演出者和觀眾總是保持某個距離,今次是一個VR電影與實驗劇場互相結合的新嘗試,希望觀眾會感受到自己參與其中,「無論劇本或是整個創作團隊,我們都秉持某些信念,希望作品能夠觀照社會現實的一些面向,因此也更希望觀眾/參與者明白,當你參與其中,就已經是這個故事、歷史的一部份。」 劇場將於2023年1月31日至2月5日假葵青劇院演藝廳公演,共開十場。 劇目:《山海二零四玖》“Our Mountains & Seas 2049” 場次: 31.1-3.2.2023 (Tue-Fri) 8pm 3.2.2023 (Fri) 4pm 4.2.2023 (Sat) 7:30pm 4-5.2.2023 (Sat-Sun) 11:30am, 3:30pm 地點:葵青劇院黑盒劇場 Black Box Theatre,…

VR   劇場   文化   ...

近日全球嘅目光當然都係聚焦喺世界盃,由足球場上嘅競技、主辦國對軟件硬件嘅投資,以至係文化風俗上嘅宜忌等等,都引起咗世界嘅關注;喺香港,今屆嘅熱潮好似嚟得有啲慢,不過隨住愈嚟愈多賽事開打,商場、酒吧同食肆都開始見到愈嚟愈多睇波人潮,同時喺運動世界以外,其他宇宙都無停擺,仍然多姿多彩地運作中,其中文化藝術方面,新視野藝術節一口氣搬演咗AI+人類合演歌劇等等大小製作,部份更有海外藝術家參與其中,實屬封關以嚟少有嘅文化盛事,另外本地藝團都好活躍,當中Unlock Dancing Plaza(Unlock)就為創作研究計劃Unlock Body Lab: dance-to-be (dance-to-be)舉行公開提案徵集,喺云云活動入面寧寧舍舍留意到佢,完完全全係因為個項目名,「Body Lab」應該就係指向緊同身體有關嘅實驗,咁點解「dance」係「to be」呢? 嚟緊嘅dance-to-be已經係第四屆,根據新任藝術總監李偉能(Joseph)嘅闡釋,平台嘅成立目的係想掙脫行業內「以製作為目標」嘅普遍枷鎖,容許創作人同團隊有大啲同多啲嘅空間去諗去傾去做心目中真正想試嘅創作模式,以至反思一下「創作」嘅更多其他可能;過程中,Unlock除咗會提供排練場地嘅支援、創作人嘅薪酬,以及製作所需嘅若干經費,特色之一就係設有創作顧問,佢哋本身有豐富嘅創作經驗,過程中會同團隊一齊行一齊探索,用同儕嘅角度去經歷同分享,而唔係以在上位者嘅角色去帶領或者指導團隊,平台亦唔會硬性規定參與創作人必須完成舞台製作,故此最終產出既可以係「dance」,亦可以係「dance-to-be」,為未來嘅創作打下更紥實嘅基礎。 好似過去咗嘅第三屆dance-to-be,本身係DJ同街舞舞者嘅孫楠將Unlock嘅Studio變成一個大型Party,有嘢飲、有舞跳、有騷睇,仲有DJ現場打碟,新舊朋友可以聯誼聚頭,當演者同觀者同處一個空間一齊Chill,甚至一齊跳,兩者傳統上嘅界線一下子就模糊咗,團隊想探索嘅正正就係「參與者喺表演場域中嘅主體經驗,以各種感官元素去帶領觀眾遊走於觀看同參與舞蹈嘅邊界。」 不論係Unlock本身,以至係dance-to-be呢個平台,「開放」同「多元」一直都係關鍵字,Unlock一方面盡力為創作人度身訂造適合佢哋嘅模式,另一方面都會累積過去同參與團體合作嘅經驗,適時地推動dance-to-be嘅進化,Joseph舉例指今年係首次進行公開提案徵集,更加清晰咁確立平台嘅美學定位,同時又同舞團另一核心項目公開研習周(Open Research Week)連繫起嚟,「有時就咁就叫藝術家去開展創作,可能都有唔少局限同挑戰,喺研習周入面,我哋會免費提供一連兩星期嘅密集研習機會,等佢哋認識多啲唔同嘅藝術家、美學、創作方法同方向,好似返學咁嘅養份累積,期望喺藝術探索方面會有多啲支撐。」創作人同佢嘅作品要上得台見得人,之前係要經過好多階段,dance-to-be正正就係一個沉澱同打磨平台,實在期待見到愈嚟愈多有趣嘅人同事會喺當中發生。

五年前,一家廣告公司的殞落,造就了香港插畫家「JasonTommy小塗蛙」(IG@jason_tommy)的誕生,雖然今天的他長了些肥肉、又束了鬍子,但目標卻如同當年清秀的小伙子一樣不曾改變:「用畫征服世界,每個地方也留下自己的汗毛。」以Doodle為創作風格,加入複雜的主題元素,配以他喜歡的黑白色來作畫說故事,也會為了商業作品而讓步加上繽紛色彩,難道改變不了世界就只能妥協?JasonTommy靜默了一秒,再說:「要知道做這麼多商業案子是為了甚麼。」果然,最重要的還是初衷啊!你還記得嗎? 走進商業世界的妥協 每一個插畫家打定主意全職創作,即代表他已經做好心理準備過上刻苦的日子,無了期的等待伯樂出現,之後仍有千百個考驗和現實打擊靜候着。JasonTommy分享,他的第一個商案是在市集擺攤時遇上媒體公司邀請合作,坦言當時生疏的自己十分緊張:「有壓力,而且看到自己的不足。」不同於自由創作,他指商業合作有時間限制,亦沒有大把時間讓藝術家慢慢修改或微調。此外,JasonTommy認為,在商業合作中建立個人風格亦十分重要,否則和客戶討論時只能盡量配合對方要求。 香港文創界中,JasonTommy接到的商案和合作案數量算得上很不錯,他笑言可能是自己好相處,同時從前在廣告公司的工作經驗亦有幫助,不過對於創作來說則是有好有壞:「可能會失去某部份的執着。」色彩正是最好的例子,JasonTommy認為黑白是最基本的色彩,同時已能表達到最仔細的內容,初時他對客戶的上色要求並不理解,亦不斷勸說對方:「最後也是失敗,而且客戶也不無道理,因為從作品的點擊率去看,的確是有顏色的作品更好。」最後,他自己也受到影響,偶爾也會為非商業作品局部上色:「全部上色就好像無法呼吸,始終畫畫也需要抖氣的空間。」 一個人的成功 VS 交流的快樂 有人說,藝術家都是孤獨的。不過,JasonTommy卻是一個例外,他開玩笑道:「我好怕要自己孭飛(承擔責任)。」第一次接到畫酒吧閘的邀請,也是他至今最滿意的作品,當時他向客戶提議多找幾位藝術家一起「Jam」:「一個人做好孤獨,畫得多漂亮也好,和別人分享也是純粹自己的作品。」有些人追求個人的成功,而Jason Tommy則更享受創作時彼此交流的樂趣,正如在訪問當天他為一間本港知名人才顧問公司KOS會議室塗鴉,作品以充滿樂趣的求職過程作為主題,而JasonTommy亦有帶同朋友Billy(IG@artlab852)為畫作噴色。 不過,這樣的合作不會擔心自己的風格會被影響嗎?JasonTommy說:「我的畫是Doddle(密鋪塗鴉),某程度亦可當作是禪繞畫。」創作時會分開一格格的處理,所以即使有不同藝術家參與,整體來說仍然是屬於「JasonTommy」的作品。 +;![].迷失在.* 這場﹍×°商業藝術遊戲°°°×.﹏\ 「在香港,藝術大多轉化作一場商業遊戲。」JasonTommy在2013年於IG的帖文寫道,九年後已完全踏進商業藝術圈子裏的他,想法依然沒有改變,他說:「香港是一個很尊重藝術的地方嗎?人才有很多,但有沒有被尊重?」不管是奧運劍擊金牌運動員張家朗,抑或是國際數碼藝術比賽冠軍的插畫家Mankee,也是因為「結果論」才獲得曝光和應有的掌聲,JasonTommy坦言是香港人對體育、文創的認受程度不夠深:「始終香港是一個商業行頭的地方,藝術真的不能做一輩子。」 對比初入行時,JasonTommy認為目前香港的文創市場雖然百花齊放,但實際卻是處於萎縮狀態:「在市集賣水晶並不是文創、其他創作又是否原創?」文創應是藝術家以創作和原創去交流和互相認識,然而他覺得很多人用市集改變了文創應有的定義。身在其中,每個人也應有責任去嘗試改變它,JasonTommy為了商業而選擇妥協了部份的自己,只是為了獲得更多資源:「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支持自己同行。」他希望未來能和朋友一起成立一個機構,保障插畫家的權益和福利:「可以令整個制度和玩法變得更好。」 隨遇而安的征服世界 JasonTommy的全職插畫家生涯已經第五年,即使是喜愛的事,不斷重覆發生也難免不「滑牙」。為了保住團火,他會參加比賽來進行探索,證明自己的同時也避免自視過高:「可能在舒適圈內感覺很成功,但外面世界很大,老師傅、厲害的人有很多,也希望找回讓自己繼續畫下去的感覺。」 他確信自己不會一輩子畫畫,他想過學紋身、甚至是棟篤笑,不斷尋找更多創作的可能性去重新演繹自己的作品和想法。「Go with the Flow」是JasonTommy的人生哲學,有着目標卻不會強行達到,已在香港、台灣及韓國留下墨水的他,來年目標是進攻歐洲,以創作來征服世界。 後記:插畫家JasonTommy小塗蛙的二三事 JasonTommy小時候叫Tommy,後來因為動畫《湯姆歷險記》的主角Tommy是一個書呆子,就改名為Jason。不久以後,他發現名字太「公廁」,便決定把兩個名字併起來用,他滿意道:「有少少法國的詩意,又有少少藝術家的脾氣。」因為名字不錯聽,便一直用至現在。 中文名字「小塗蛙」則是人在江湖必先入鄉隨俗,他解釋以前在台灣工作,需要一個中文藝名代表自己:「畫畫在台灣叫『塗一些東西』,而我的頭像是青蛙,結合兩者便是小塗蛙,好似比較Kawaii。」 文:Hoiyan 攝:Hoiyan|酒吧閘照片為受訪者提供

Doddle   JasonTommy   商業藝術   ...

一隻小飯碗,不僅能與大自然對話,還可以跟萬里之外的人神交;在日光之下,再熟悉不過的事物,總能夠發現陌生的細節。香港藝術家又一山人(黃炳培)帶我們走進他《自然ₒ 共話ₒ 》的創作國度裏。 // 碗裏頭的可往肚裏吃,可以栽出生命 // 坐落在日本新潟縣津南町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香港部屋」裏,一個一個盛載着綠色生命的「碗」景,是又一山人題為《一碗生命》的創作。這些日常家用的飯碗,全都是津南町的居民跟香港朋友互相送贈的,裏面裝的不是米飯,而是由兩地人民所栽種的植物,反思人類與大自然之間的施與受。在這疫下困難的時刻裏,發揮着療癒人心的力量。 // 我看見 所以我相信 我相信 因此我看見 // 《神畫》是另一組創作的主題。「我關注日常生活中身邊的一切,甚至是非常熟悉的面孔、地點和事物,因為每一次、每一剎那都是不同的。」又一山人邀請當地的工作坊參加者以大自然為素材,利用一塊塊看似平平無奇的白板,在日光的映照下,把大地之美裝裱起來,同時也表達出對大自然的敬重、欣賞和感恩。 // 津南 X 香港 // 「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香港部屋」三年計劃,是藝術推廣辦事處在津南町政府的支持下,於2018年與大地藝術祭實行委員會及NPO法人越後妻有里山協働機構合作,在當地的村落 —— 逆卷集落建立了香港部屋,作為駐留、交流和展示等平台,藉藝術推動香港和日本的文化交流。今年參展的又一山人,是由香港及日本評選委員會於2020年公開徵集的作品提案中選出的。 又一山人《自然ₒ 共話ₒ 》 展覽日期:即日至2022年11月13日(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 開放時間:上午10時至下午5時 地點:香港部屋 地址:日本新潟縣中魚沼郡津南町大字上鄉宮野原 29…

一碗生命   又一山人   展覽   ...

喺香港仲係緩緩地開關、慢慢地解封嘅同時,亞洲區內唔少嘅鄰居幾乎都已經回復正常生活,好似喺南韓嘅首爾同釜山,呢排仲陸續主辦一個接一個嘅文化藝術盛事,包括首爾表演藝術博覽會(Performing Arts Market in Seoul, PAMS)、釜山國際舞蹈博覽會(Busan International Dance Market, BIDAM)同埋釜山國際電影節(Busa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等等,世界各地嘅行家同業都聚首一堂,除咗訴說近況,更多嘅係業務交流,唔少未來合作都係喺呢啲場域孕育出嚟;睇番呢幾個行業盛會,當中只有電影節係有比較多嘅香港元素,至於包括PAMS同BIDAM,香港代表嘅參與少之又少,較為可惜。 香港觀眾對釜山影展應該唔會感到太過陌生,呢個國際電影節今年已經去到第27屆,屬於亞洲區內其中一個歷史最悠久、地位最顯赫嘅影業盛事,所頒發嘅獎項素來都有指標性,其中今屆嘅「亞洲電影人獎」由香港知名演員梁朝偉獲得,電影節更一口氣放映咗佢多套經典名作,包括《無間道》、《東成西就》同《春光乍洩》等等,據知整個名單都係由佢本人親自決定,選片維度十分廣闊,盡顯不同演技類型;除咗梁朝偉之外,包括梁詠琪、岑珈其同凌文龍等等香港演員,今年亦憑不同作品入圍影展中嘅頒獎典禮,因此香港影人喺今屆釜山影展嘅能見度都算係唔錯嘅。 相反,喺PAMS同BIDAM入面,嚟自香港表演藝術界嘅代表就真係寥寥可數,其中城市當代舞蹈團(City Contemporary Dance Company, CCDC)策劃咗名為「HOTPOT: CHINA」嘅舞蹈平台,呈獻三個風格各異嘅舞蹈作品,兩個創作團隊嚟自香港,餘下就係中國內地團隊嘅創作,另外不加鎖舞踊館(Unlock Dancing Plaza, Unlock)則獲邀出席PAMS嘅專案推介會同圓桌討論,基本上已經總結咗香港藝團嘅參與;由於過去兩三年都無機會出外交流,Unlock決定把握機會見多啲區內行家,除了轉往釜山出席BIDAM嘅連串活動,舞團行政總監李漢廷(Michael)其後更加到訪新加坡,拜會咗當地表演場地代表、獨立編舞舞者,同埋演出製作人等等。 Michael坦言,過去對亞洲鄰近地區合作伙伴嘅認識唔算太深,近年受到疫情嘅嚴重影響,跨地域文化交流亦難以透過實體形式進行,適值世界各地嘅出入境政策都陸續放寬,唔少跨國合作都已經密鑼緊鼓籌備當中,例如佢喺今次旅程就有機會欣賞到一個由亞洲多區創作人共製嘅舞作,故此希望盡快重啟同區內伙伴嘅連繫,揭開後疫情時代文化交流嘅全新一頁。  

余拜仁   舞蹈   藝術   ...

疫症大大革新咗整個世界嘅運作,收窄去到個人層面,人類嘅生活行為同模式都出現咗好多變化,例如運用時間嘅方法同優次。當劇場同博物館等文化場地全面封閉期間,唔少觀眾都係Disney+加Netflix長伴左右,餓咗Live Show良久都矢言等到場館重開,必定蜂湧入場、報復睇騷;然而當一切復常、機會重臨時,上述嘅畫面又似乎無出現到,原因眾多:淺層嚟講,市面上唔同類型嘅活動都一次過返晒嚟,單係唔少藝團同創作人都要追番落後,觀眾時間又無明顯多到,僧多粥少之下必然有嘢遭到割捨;拉闊少少去睇,中間可能仲牽涉到一啲價值判斷,當一啲嘢失去咗,之後我哋可能更加珍惜,或者覺得無咩可惜,到底重入劇場係屬於前者,定係後者? 早前機緣巧合地受到劇場朋友嘅邀請,喺太子一個獨立運作嘅文化藝術空間參加咗一個劇場作品嘅「試玩」,點解係「試玩」而唔係「試演」呢?因為呢個作品入面,係唔會有專業或者業餘嘅表演者演畀你睇,成個場地只係得我同另一位參加者喺度,兩個素未謀面嘅人跟住指示去做啲嘢,於是乎我唔再係入到場搵個位,繑埋雙手去睇跟住有咩發生,有咩發生都完完全全在乎於我同對面果個人嘅造化。 會唔會好無聊?創作團隊真係扭盡六壬,喺提供俾參加者嘅指示入面放滿咗巧妙嘅設計,容讓呢兩個陌生人喺非傳統劇場嘅空間入面相遇、相交,然後相識、相知,過程中當然係受到指示嘅引領,但係框架本身係好開放,就算兩個完全相同嘅人,都無可能創造得番完全一樣嘅經歷,而且一日未離場,一日都唔會知道最終會有咩事發生,繼續行落去嘅吸引力係極之大;即係有咩好玩?如果你係追求一個被動式嘅觀賞活動,想喺有距離嘅狀態有嘢睇下,你就唔好考慮入場,相反如果你個心係夠開放,想試下花大約一個半鐘頭投入落一個新空間、一段新關係入面,你睇到嘅遠遠唔單止係對面果個新朋友,更多更多其實係你自己本身。 呢個講又唔易講,聽落亦未必即時理解得嚟嘅作品叫係《千方百計》第二部份:相遇(A Thousand Ways Part Two: AN Encounter),係由美國劇團600 Highwaymen喺疫情期間創作,聚焦喺孤獨同分離,最特別嘅係點樣修補社會上因立場而導致嘅關係分歧。香港版本嘅翻譯同戲劇構作陳泰然就話,喺疫症期間,美國內部除咗隔離,亦都因為各類型政治同價值觀問題增加咗人與人之間嘅距離,「當了解到創作動機,我們認為這種社會分裂不只於美國,而正於世界不同地方發生,亦包括香港。此時正好讓我們回想,這些距離是如何產生,也如何能夠修補。」 相對於傳統劇場,《千方百計》係喺近年新成立嘅獨立文化藝術空間小田工作室發生,創辦人李漢廷指出,小田工作室一直支持主流以外嘅劇場形式同美學探索,「本地劇場脈絡而言,比較實驗性、或受眾群較少的作品,也許難以得到正式場地支持,或文化機構的藝術空間資助,而小田工作室則希望以獨立營運的駐場、創作及展演空間讓所述的作品發生,從而增加本地劇場作品的多樣性。」 呢個作品每次只可以容納兩位參加者,可以想像到名額係極之有限,去到執筆呢刻,聽講正場已經爆晒,再額外加開咗少少場次,如果你有少少心動,或者真係需要千方百計咁去搵飛,祝你好運。

藝術與科技提升人們的生活品味,三者之間的交流在乎於人們可以探索與互動。當人們對元宇宙充滿疑問的時候,我們何不來一場跨地域、跨媒體、跨文化的三跨交流探索之旅呢? K11所策劃的公共藝術項目「未來交響樂」,正正以元宇宙為主題。當中包括由國際和本地藝術家創作的三件藝術品,Don Diablo 的《HΞXAVΞRSΞ》(2022)、Tom Friedman的《Looking Up》 (2022) 和江逸天(Olivier Cong)的《a prelude for the future》(2022),透過創新科技與不同藝術媒介,探索充滿希望的未來。並於K11 MUSEA海濱、星光大道及梳士巴利花園一帶展出。 「未來交響樂」的重點展品《HΞXAVΞRSΞ》大門是由著名荷蘭藝術家 Don Diablo 結合實體(physical)和 數位(digital)的「實體數位」(phygital)作品。 另一道《HΞXAVΞRSΞ》之門雕塑,將同時在上海 K11 首次公開展出。 雕塑內播放的是他透過互聯網,跨地域去不時轉換,對元宇宙的構想所製作成的短片,讓觀眾透過大門窺探他對元宇宙的憧憬。 站立在鬧市中的巨人雕塑《Looking Up》(2022),是美國概念藝術家Tom Friedman結合擴增實境 (Augmented Reality,AR) 創作的作品,觀眾們可使用智能電話掃描在梳士巴利花園的二維碼,去與作品在不同層面進行互動。 在海濱閒逛時總會伴隨着音樂在旁,而在活動其間每天晚上七時,在星光大道海濱長廊都會播放由香港藝術家江逸天(Olivier…

K11 MUSEA   展覽   藝術   

我們與家人、朋友的相聚時間在疫情下越見可貴。防疫措施放寬已有一個多月,除了相約吃飯、看電影和逛街外,適逢博物館重開也可以去看看藝術展或參與藝術活動,以不一樣的方式為難得的相聚時光帶來與別不同的體驗。 西九文化區的M+博物館為了幫助大家在疫情下捉緊放寬的相聚時光,將在6月17日至6月19日,一連三日舉辦「人人節:在一起」。透過與親友參與不同的表演、導賞團、工作坊及活動,增加大家的藝術交流,從而重新連繫人與人之間相聚的溫暖。當中包括了表演項目「島嶼與樂土」、導賞團「青年聚點:不只「打卡」,還可以看看建築」、工作坊「紀錄一瞬間」及即場參加活動「我的M+圖案」等。 熱愛音樂的人不容錯過表演項目「島嶼與樂土」!由M+聯同推廣香港新音樂的「搶耳音樂」,邀請兩位擅長營造迷幻氛圍的獨立唱作人Yuki Lovey及CHOR,透過音樂回應M+展覽「香港:此地彼方」。這不只是普通的音樂表演,而是結合延展實境(XR)的音樂錄像來引領觀眾探索理想島嶼與未來樂土。更會由身兼文化學者和作者的米哈主持討論環節,探討表演者如何以音樂表達主題,以及XR技術怎樣加强觀眾的視覺體驗。活動需預先登記,如未能親身出席也可到大台階及M+ YouTube頻道觀賞實時直播! 年輕人玩社交媒體都不忘上載「打卡」照,這早已成為很多人的日常指定動作。但當大家到訪M+打卡時,又有否曾經注意到M+大樓別具一格的建築特色呢?導賞團「青年聚點:不只「打卡」,還可以看看建築」就邀請到建築師吳鐵流聯同「M+青年部」成員,與大家一同探索博物館的「打卡」熱點。他們將引領參加者觀察大樓的物料運用和空間設計,藉此解説建築與光影結合的關係。拿起你的照相機,發掘更多值得捕捉的角度,並欣賞博物館獨一無二的建築特色吧!此後「打卡」不再只是記錄,更多的是觀賞體驗。此活動專為十六至二十四歲的青年而設,大家捉緊機會參加了。 上面的活動都有年齡限制,而互動工作坊「紀錄一瞬間」就適合任何年齡人士了!我們會因為想記住深刻和觸動的時刻而記錄。除了眼睛看到的、指尖碰到的,我們還能從哪裡,發掘到更多值得紀錄下來的事物?工作坊中,大家將與受障攝影師鄭啟文,一同遊歷四周。運用手機的相機鏡頭配搭日常物品作小道具,在「尋常」景物中探索「不尋常」的觀察角度,紀錄當地當刻獨一無二的發現。更能在體驗過工作坊中以受障人士的角度,從殘疾經歷中萌發的創意和觀點角度去攝影,從而對受障人士有不同的新看法。 說到M+就不得不提及「我的M+圖案」,一個無需預約,任何年齡人士都可即場參加的活動。活動由「M+青年部」及Milkxhake設計工作室以博物館的建築結構、內部設計、字型等視覺元素為切入點,將這些元素變化成不同線條、形狀和紋理,透過大家去以不同配搭,去拼貼出參加者心中的「M+圖案」蓋章。從而啟發大家以不同的角度觀看M+的建築設計。蓋章更可即場壓製成襟章,大家就可得到專屬的M+圖案了! 「人人節」的活動包羅萬有,不論任何年紀、能力或來自甚麼背景,你都能找到為你而設的活動。透過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與大家一同從多角度探索習以爲常的事物,啓發每個人從創意中以開放的態度,去應對生活中的各種變化。 【人人節:在一起】 日期: Jun17 – Jun19 (星期五至日) 地點:M+ 博物館(西九文化區博物館道38號) 詳情:https://www.mplus.org.hk/tc/events/community-festival-joining-hands

M+   藝術   西九文化區   

一個273呎的小空間,看似一目了然,但當你融入其中便會發現當中內藏了19名不同領域藝術家的作品 — 《鯤鵬之變 Change of state 》,是這個生活美學展的主題,寄寓香港人擁有面對不同轉變的勇氣和力量,在各種各樣的束縛和狹隘下,也可以保持自由自在的心態。 以《莊子·逍遙遊》中的鯤鵬寓言為展覽主題,是無隅丈室的主辦人張瀚謙(Chris)的構思。Chris是一位專注於聲音、映像及互動創作的新媒體藝術家,但閒餘時間的他卻熱愛Bonsai日本盆景藝術、「文人賞石」以及各種道家哲學與思想。他透過盆景和名石收藏,配合本地藝術家們各自的工藝,包括工筆畫、陶藝、書法、織物、古道具、金工及金繼等,從而展現日式生活美學及追求絕對自由的人生觀。 一進到Cabinet of Stories先看到的必定是主題《鯤鵬之變 Change of state 》中由本地畫家蔡耀東 (Terence)所繪畫的鯤鵬。在鯤鵬寓言中,鯤是一隻住在北海的大魚,可以化成大鵬,飛往南海。北海代表欲望和動力,而南海就代表心靈智慧和自然天道。鯤鵬飛往南海的遷徙過程,便代表以心靈智慧駕馭欲望意志,使人心回歸道心。而Terence 筆下的鯤鵬手中拿著小屋,是因為得知展覽主題中鯤轉變成鵬,以及由北冥飛到南冥的過程,讓他聯想起自己那些即將要移民的朋友。希望透過此畫,祝願離開的朋友鵬程萬里,前程似錦。  另一個直接對應展覽主題的作品便是香港書法家陳靄凝提筆,以粗豪的筆觸所寫出《逍遙遊》中的「怒而飛」及「無己、無功、無名」。其作品由傳統書法與現代的拼貼及街頭塗鴉結合而成。《無待》系列的三個小掛軸中「無功」就與拼貼融合,而「無己」就與街頭塗鴉融合而成。當中「無名」與「無己」都欠缺姓名印從而去緊扣出「無」的概念。另一作品「怒而飛」,創作者以文字所寫的力道、「飛」字最後一筆穿過綾布至底、倒掛的掛軸和拼貼的層次來表達出如同人生百態般的隨機性與破壞性。 接下來便是展覽中佔比最多,超過50件的Bonsai日本盆景藝術以及各種名石。盆景起源於中國,是流傳至日本後才稱之為「盆栽」。在是次展覽中「盆」是由不同陶藝藝術家所創作,而「栽」就由Chris去種植至其中。展覽中的植栽多為三河黑松,亦有菖蒲,當中就有日本最小型的品種 — 婵小川。其中一盆「盆栽」是由葉皓賢以正在逃走的植物為題所創作的盆,配合指向同一方向的懸崖型的三河黑松而成。而名石是由於Chris很喜歡「文人賞石」這項活動,而現時石的市價十分昂貴,而Chris有認識石農,所以希望可以透露今次展覽去令大家更易接觸到石頭的藝術。每一塊名石Chris都為它度身訂造了合乎其石形的座,可見Chris對每一塊名石都如珠如寳。 展覽中所強調「徙」、改變,亦有一種「自適其性」的感悟。第一種變,是從不同作品中,藝術家們各自面對不同的變異,如社會狀況的變化、親友的移遷,甚至到自身心態的轉變都可以從其作品中一一體驗。第二種變是由一開始的15名參展藝術家到現在的19名藝術,然而參展數目還在持續增加中。不單止為了呼應主題,同時也希望透過是次展覽讓大家認識更多香港藝術家。第三種變便是由於每一件作品都可出售,故此Chris與陶瓷藝術家都會定期放置新作品,每一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所以展覽中的作品都會一直轉變,一直看到不同的「鯤鵬之變」。 《鯤鵬之變 Change of state 》,是無隅丈室與Cabinet of Stories聯同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包括陳靄凝 Chan Oi…

展覽   藝術   

千呼萬喚之下,政府終於落實放寬防疫政策嘅各種細節,同時各大機構都磨拳擦掌要喺421再同大家見面,其中閉館前人山人海嘅視覺文化博物館M+都準備好以「全新」面貌亮相,大家除咗可以繼續去到好有建築特色嘅M+大樓打卡留念,逛逛大小展館一睹嚟自世界各地嘅頂尖藝術品,M+嚟緊仲會首度開放埋北天台花園嘅新展區,展示國際知名跨文化代表人物野口勇嘅創作:同一般放喺美術館同畫廊嘅繪畫、珠寶、家俱、照片等等靜態作品唔同,M+團隊話今次呢批置身喺天台花園嘅「遊玩雕塑」係好鼓勵大家落手落腳去玩,爬上爬落又得、走嚟走去又得,過程中大家有機會結合身體運動、觀察力同想像力,思考多啲人同附近環境嘅關係,非常好玩。   日裔美籍藝術家野口勇涉獵多元藝術創作,跨越包括雕塑同設計等唔同創作領域,藝術界一種流行嘅講法係,佢嘅藝術成就在於成功融合到睇落係對立嘅唔同元素:東方同西方;新同舊;暴力同和平等等,而且佢對公共花園同景觀雕塑有好大嘅影響,而野口勇其實都唔係第一次喺M+呢個場域出現,早喺2018年,M+展亭就舉行過「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展覽;至於今次名為「M+遊戲地景」嘅項目,坐落喺M+大樓三樓過去從未開放嘅北天台花園區,係M+同紐約野口勇博物館合作嘅成果,整個設計都係受到野口勇嘅啟發,回應緊佢嘅創作焦點:致力探索雕塑喺社會環境嘅實用潛力,於是「遊戲地景」作品嘅創作靈感全都嚟自大自然同人類歷史事件嘅不同形態,觀眾並唔係被動地、有距離地靜態觀賞,反而可以無拘無束地同大小雕塑自由互動。   須知道,想去M+嘅朋友未必每一個都係狂A熱藝術愛好者,純粹湊下新地標開幕嘅熱鬧又未定、主力行下鄰近海濱公園吸下新鮮空氣又可以,M+團隊都深明此道,於是除咗藝術向嘅東西,佢哋都準備好全新嘅飲食同購物熱點俾大家,嚟自首爾嘅米芝蓮二星高級韓國創意料理Mosu首間海外分店將會落戶M+,ADD+則會提供全日餐飲,由香港經典美食到全球創新料理都有,而且兩間全新餐廳分別坐擁天台花園同海濱長廊等靚景;另外懷舊風味十足嘅美樂士多會以期間限定店嘅形式登陸M+本店,受到舊香港嘅氣氛同情懷啟發,美樂士多帶領大家回到1980年代,透過美味零食同精緻擺設喚起種種回憶,當我哋近年成日慨嘆我城黃金時代已經逝去,或者現實上一切都真係不能回頭,至少情懷上都可以有少少填補,稍作緬懷。   就算之前有機會去過M+嘅朋友,421開始都會有全新藝術、飲食同購物體驗,以復常重開嚟計,M+團隊都算相當有誠意。  

M+   余拜仁   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