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social

搜尋結果: #oasis

最近,莫斯科的蘇聯動畫園在全俄展覽中心開幕,是個關於蘇聯動畫片的展覽。因為,今年正正是蘇聯電影製片廠(現在的俄羅斯電影製片廠「聯盟動畫電影」)的85週年。   提到蘇聯動畫,大耳查布(Чебурашка)一定是經典的代表作,大耳查布擁有一雙大耳朵,外表像猴子又像熊,名字意思是常常站不穩然後跌倒。查布本來住在森林,後來一次意外在裝滿橘子的木箱中睡著了,之後被運到俄羅斯某個小鎮。卡通繪本中還有鱷魚先生蓋拿,蓋拿最擅長演奏俄式手風琴和唱歌,日間會到動物園上班,角色就是動物園裡的鱷魚。這個膾炙人口的卡通主角,由蘇聯兒童文學家艾杜瓦德·烏斯賓斯基在60年代創作。   跟大耳查布有關的印象,還有他片中的一首歌。以前第一次聽時,覺得旋律很不快樂,卻偏偏原來是首「生日歌」,鱷魚先生其實是在感嘆沒有人跟自己慶祝生日。不過後來,卡通片在東歐流行起來,卻又成了人們生日唱的歌。每當我遇到上年紀的俄羅斯人,閒談中提到大耳查布,大家都會不自覺哼起這首帶點悲傷的生日歌。   大耳查布可愛的形象,成為不少蘇聯人心中的國民卡通,不過有人認為,查布身處的社會反映當時蘇聯社會的一些現象。過去很多珍貴的照片都能看到,商店空空如也的貨架,也能吸引大量的人去排隊,這個動畫也有諷刺人們不知道商店賣什麼就去排隊,顯示出當時社會物資不足的情況。   後來,日本購買了查布的版權,2009年將重製拍成動畫,若然去日本精品店,也會看見查布的精品。不過,喜歡懷舊的我,還是覺得蘇聯版本最有味道。   蘇聯時期,美蘇什麼都要鬥一番,從太空競賽到軍事實力,連動畫都要比拚。史大林曾經說過,蘇聯也要有迪士尼水準的動畫。其實蘇聯的動畫,也頗為出色,50年代的作品《漁夫與金魚的故事》(《Сказкаорыбакеирыбке》)﹑《青蛙公主》(《Царевна-Лягушка》)及《雪姑娘》(《Снегурочка》)等全都是能上大場面的作品,甚至有人形容這些作品透過著迪士尼的味道。到60年代,蘇聯動畫終於擺脫了迪士尼的味道,創造出很多有蘇聯特色的動畫,例如大耳查布,還有蘇聯版小熊維尼的小黑熊(Винни-Пух),形象十分可愛,同樣是以英國作家米爾恩的小說作為藍本,但創作者說自己創作時從未看過迪士尼版的小熊維尼。   70年代,查布的「爸爸」作家烏斯賓斯基又創作出一套蘇聯卡通片《Трое из Простоквашино》,故事的主角藍貓現在更「代言」牛奶品牌простоквашино。故事主角「費奧多爾叔叔」(Дядя Фёдор)是個很想獨立的紅頭髮男孩,他只有六歲,因為思想成熟,所以被人叫「叔叔」。費奧多爾叔叔想養貓咪Матроскин,但父母反對,於是他就帶著貓私奔了,出走到了下諾夫哥羅德的一個小鎮村莊простоквашино,還跟村裡的狗成為好朋友。2014年有個民調,人們票選了這部費奧多爾叔叔與貓的卡通為「最喜愛動畫」第三名,可見年代雖久遠,但是經典總是歷久常新。蘇聯動畫沒有美國動畫般走到全世界,但他們也有過黃金時期,現在看來,這些作品也相當出色。  

OASIS   國民卡通   查布   ...

佬編想講的快餐店,並不是那些薯條漢堡的快餐店。想講的,是那種主力賣碟頭飯,或者早餐下午茶食物的陀地港式快餐店。   這些陀地快餐店數量並不多,但都有一種很consistent的味道。店裡門面不大,超過三份二的空間都是廚房,而其他空間通常都是拿來擺貨和落單,想堂食的話,就只有一兩張桌子虛應一下。唔知點解,這些快餐店都喜歡用大張的紙餐單貼滿店內,走進去的時候總有種琳羅滿目的感覺。   佬編對這種快餐店是有特別感情的。一來是因為王家衛的重慶森林,裡面梁朝偉經常去幫襯的,就是一間這樣的快餐店。   但另一個喜歡快餐店的原因,是因為以前中學附近的一間快餐店。在灣仔那條短小的街上,那間快餐店是做得最久的一間餐廳,養起了附近一代又一代的窮學生。以前很喜歡去買外賣,因為可以看到裡面的師傅工作。這也是快餐店令人喜愛的原因,他們很透明,由伙計落單執碼,到大廚起鑊炒嘢都一覽無遺,是去連鎖快餐店絕不會有的額外享受。而最後成品,當然也是鑊氣滿滿。   那間快餐店裡面的店員的打扮也很有性格,收銀那位戴住一副圓圓的溥儀眼鏡,永遠著住一件廚師jacket,講嘢永遠急速有趣。炒鑊師傅樣貌長得有點像魔人布歐,但大鐵鑊一拋起來卻會像個超級撒亞人。最令人難忘記的,卻是送外賣的那位師傅,緊身白T是他的返工制服,經常都會留著一顆啡黃的爆炸頭,在電車路上踩著一架就單車送外賣。經開軒尼詩道灣仔段,總有機會看到他。   這些人物情景,在最近去了一次那間快餐店時竟然還沒有變過,令到佬編感到莫大的安慰。經過這些年,有些東西有些人,還是有辦法保住自己原有的樣子。在這個變動的時代,特別讓人珍而重之。  

OASIS   佬訊   快餐店   ...

一年一度的歐洲歌唱大賽今年將於荷蘭鹿特丹舉行,這個由歐洲廣播聯盟主辦的比賽,由1956年已經開始,成為歐洲人每年一度的盛事。俄羅斯今年由女歌手Manizha以作品《俄羅斯女人》出戰,她生於塔吉克斯坦,亦是首位代表俄國出賽的塔吉克裔的歌手。她的參賽作品主要以俄羅斯女性意識轉變的過程作為主題。Manizha本身關注同性戀及種族歧視等等的社會議題。   歐洲歌唱大賽,較勁的除了是歌藝,有時少不免會涉及政治。近年最矚目的要數2016年,烏克蘭歌手賈馬拉演唱歌曲《1944》奪得冠軍。這首歌早於放上舞台前就引起爭議,因為歌詞提到史大林在克里米亞半島實行的種族清洗   —— 當陌生人來臨。他們進到你屋裡,他們殺光你全家,還說:『我們無罪,無罪。』   1944年,史大林在克里米亞強制遷徙及清洗韃靼人,至後來二戰尾聲,紅軍指控克里米亞韃靼人與納粹勾結。在不少人心中,克里米亞韃靼人的命運是悲慘的。   烏俄兩國在歐洲歌唱大賽的政治交鋒又豈止這次。2017年,大賽的主辦城市是基輔,烏克蘭當局指,俄國代表尤利婭·薩莫耶洛娃(Yuliya Samoylova)2015年非法俄羅斯入境克里米亞舉行演唱會,因此被禁入境烏克蘭三年。由於參賽者被禁入國非常罕見,連歐洲廣播聯盟主席都去信烏克蘭總理,直指大賽變成了政治工具。不過烏克蘭政府堅持做法,最後俄羅斯亦拒絕歐洲廣播聯盟提出以視像方式參賽等方案,直接退賽,最後也沒有轉播賽事。事情還未完結,俄羅斯後來宣布,薩莫耶洛娃會於5月9日勝利日到克里米亞的城市演出。   不少人說,歐洲歌唱大賽本來就不應該牽涉政治,可是作為一個國與國之間的比賽,不染政治真的那麼容易嗎?即使不捲入政治旋渦中,近年似乎也無可避免的牽扯到社會議題,芬蘭曾經有兩個女生接吻的表演片段;代表奧地利出賽的變裝皇后登上頭條。在現代化及全球化的氣候,政治早已不再是刀劍相向,更多的是利用媒體及軟實力去操控棋盤。

OASIS   歌唱   歐洲歌唱大賽   ...

朋友笑我太得閒,明知兩個多小時盡是胡鬧堆砌,重開戲院之後又其實有更多出色的選擇,為何偏偏要看大而無當的《唐人街探案 3》?坦白說,對王寶強那種故作親民的土包傻氣、扮豬食老虎的痞子蠢蛋,十年如一日都覺得反感,何況《唐人街探案》實際上無案可探,只是一個噪音分貝極高的中國低端知識分子異國遊記系列,對見慣大陸遊客的香港觀眾而言,簡直是忍耐力的考驗。但是錢的叫聲很雄壯,所以《唐人街探案 3》居然邀請了長澤正美、妻夫木聰、淺野忠信和鈴木保奈美等一線日本演員客串亮相,妹仔大過主人婆,都勉強叫做幾啖砂糖一啖王寶強。喔,如果仍然迷戀劉德華的話,再多一啖砂糖。   再者,我跟《唐人街探案》這個系列不幸有緣,許多年前在飛往倫敦的長途機上看無可看,看了第一集,幾年後原班人馬再拍第二集,當時人在西藏,如朋友所說,晚上因為太得閒,而又真的沒其他選擇⋯⋯結果,《唐人街探案》講述傻瓜神探王寶強周遊列國屢破奇案(算是奇案嗎?)而現實中,我亦總是在旅途上。可惜第三集擺明搧你一巴,看著中國傻寶跑到東京吃喝拉撒,你去得了嗎?疫情之下東京是不能抵達的遙遠,你就只有待在戲院,看《唐人街探案 3》吧。   不完全是發晦氣,這確實是《唐人街探案 3》的賣點,它亦齊集了當下中國十億票房商業大片的共同特色。第一點,是抵睇。中國雖已全面脫貧,但脫貧標凖是年收入 4000 元人民幣,就算沒有疫情封關,要出國旅行一趟都幾乎傾家蕩產,但脫不脫貧豐儉由人,幾十元看一部外景拍攝的電影,既看盡東京,還要大鬧東京、拯救東京,雖未親歷其景,然而王寶強戲中的窮酸鄉下仔形象,正是某種親切投射,到異國冒險人生路不熟但又歪打正著威風不失禮,電影之所以在中國大收三十億,有它的原因,但香港觀眾不會懂。   《唐人街探案》之前,早年看湯唯主演的《北京遇上西雅圖》(後來還有續集倫敦篇)其實已見端倪,原來外景多、外景遠,已經等於電影好,無視整個故事又臭又長,悶過婆媽連續劇。但為何要又臭又長?因為第二點,都是抵睇。中國商業大片近年最大特徵,片長起碼兩個多小時,明明沒那麼多內容,硬要橫生枝節多拍幾場戲,無用的鏡頭不嫌多,多餘的對白更不嫌多。同一原因,幾十元看一部電影,自然是 130 分鐘比 80 分鐘吸引。悶不悶就見仁見智,為抵睇而入場的觀眾未必不覺得悶,悶就將手機拿出來左掃右掃、覆個微信,中國觀影文化,如今已跟香港同步一體化。   第三點,同樣都是抵睇,就是多明星。巨星演員列陣充撐商業大片格局,這不難理解,但中國式大片可以去得好盡,角色多餘為拍而拍不在話下,有時更是遷就演員檔期,夾硬亂拍一兩場,志在將演員大名寫在海報上,看得完《唐人街探案》隨便一集的話,就會明白,它根本很難稱得上是電影。它只是一個明星輪流上場的綜藝節目。   踩了那麼多,但其實這種商業製作的電影套路,從來不是中國原創。中國電影受香港影響最深,許多層面上都是將香港這個東方荷里活的成功模式複製過來。作為今日成功典範(票房亮眼,但評價極差)的《唐人街探案》,密密拍了三集,從曼谷、紐約殺到東京,拯救世界,但這種華人/中國人展現軟實力(相對《戰狼》和《流浪地球》的硬實力)及國際視野的想像,港產片都曾經有過。因為香港都曾經有過一部《東京攻略》。   回歸初期,從 90 年代末到千禧年間,香港正扮演著銜接中國與西方國家的國際化平台,不少香港演員硬橋硬馬走出去,進軍荷里活,同時港產片亦擁有許多跨國製作機會,譬如 2000 年由馬楚成執導、梁朝偉和鄭伊健主演的《東京攻略》,還有同年唐季禮執導、郭富城主演的《雷霆戰警》。電影質素實屬一般,滿滿商業元素,噱頭先行,但今日看來,它們正好見證了香港電影 90 年代末的短暫國際化進路。《東京攻略》本質上就是早期香港版本的《唐人街探案》,講述梁朝偉飾演的香港私家偵探大鬧東京,搗破 CIA…

OASIS   唐人街探案   紅眼   ...

一覺醒來,UA 清盤,全線戲院突然結業。雖然有點猝不及防,但其實又不是太過意外,近年 UA 經營不善,頻頻轉售旗下戲院,已經不算是新聞。串流影視平台興起,減低觀眾買票入場意欲,固然是原因之一,而疫情之下戲院屢度停業,生意慘淡,更是致命之傷,連 UA 旗下位於 K11 Musea 開業不夠兩年的新戲院,都在今年初賣了給富商林建岳,或多或少猜到氣數將盡。   迄立三十多年的戲院品牌,見證香港電影業的黃金時代,卻在一夜之間成為歷史(而我那些 UA 現金券全部變成過期軍票),對我而言,是感慨多於傷心。記憶中,UA 先後「執笠」和「復活」過好幾次,譬如說銅鑼灣時代廣場的 UA 戲院,就曾經在 2012 年結業,然後翌年再搬到樓上變成迷你戲院,話說上周剛好就在那裡看過傳媒試映場,怎想到已是最後一次。   不過,數到最不捨得都是當年 UA 沙田。雖然不是沙田友,但畢竟是中大人,位處偏遠一隅的中大,方圓百里可以看到電影的地方,不是校內圖書館,唯一就是沙田新城市廣場的 UA 戲院,即 UA 沙田。絕對認同它的硬件配套確實遜色,始終是 80 年代落成的舊戲院,如何翻新都有院廳局格和音響器材上的先天缺憾,然而,小小的院廳,是真的盛載了許多青春少年回憶。中大時期,窮學生拍拖約會,就是看戲,而且沒其他選擇,只有 UA 沙田。期末考試排山倒海,很想自我放棄一兩晚,又是…

OASIS   UA   沙田   ...

回歸之後,香港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一部以擂台搏擊為主題的勵志電影,譬如 2000 年代的《阿虎》、《柔道龍虎榜》,到 2010 年之後則有《激戰》、《打擂台》和《空手道》等,燃燒鬥志、追尋自我價值,或是失敗者的重新奮鬥,這些訊息同樣都可以在《一秒拳王》找到。但《一秒拳王》比起過去的香港搏擊片還要再多一些東西。就是那關鍵的一秒。 《一秒拳王》其實是個不太「正經」的拳擊故事,貫徹了導演趙善恆的個人風格,擂台搏擊以外更夾雜日本少年漫畫與歐美超級英雄的元素。故事主人公周天仁,天生擁有一對「預知眼」,但這個超能力實際上就有點雞肋,如果能夠預知一日,甚至一個鐘,那可以炒股票賺大錢,偏偏只有一秒,小時候曾經被視為神童,人人都想看他表演,但長大之後,卻發現這一秒愈來愈多餘,最多只能在酒吧猜枚時贏兩鋪。直至遇到開拳館的葉志信,終於開竅:多人一秒、快一秒,上到擂台已經如有神助,打遍天下無敵手。   男主角憑著這一秒的預知能力,轉眼間成為拳擊界新人王。看到這裡,如果從小就接觸港產片的話,可能已在猜測,接下來將要挑戰的泰國少年拳王會是男主角的剋星,他背後可能有一台超級電腦,為他進行高科技特訓,出拳快到就算有「預知眼」都避不到,又或者對方都有「預知眼」,甚至比男主角再多兩三秒⋯⋯然而,當下的擂台搏擊故事,完全不是這個方向。而是男主角被自己所打敗的對手狠狠唾罵,認為他只是依賴超能力取勝,根本不是真材實料,不但侮辱了拳擊,亦再沒資格走上擂台。   故事後半段變得有點意思,像報應一樣喪失超能力之後,男主角反而痛定思痛,改變了過去的「吊鐘手」打法,由全力閃避變成穩守突擊。要彌補自己失去的那一秒,是需要以漫長的鍛鍊時間作為代價。重新上路,為的是證明自己並非真的只有一秒,即使不靠天賦,不靠得天獨厚的優勢,都可以跟對手平起平坐,公平較量。   《一秒拳王》倒沒有讓我想起那些經典的拳王電影,卻反而一直想起另一經典:周星馳的無厘頭喜劇。其實周星馳都有打過拳擊,在《破壞之王》更因為要跟斷水流大師兄決一死戰,進行了地獄式特訓。但觀眾都應該記得,周星馳根本就沒練過,連一滴汗都無流過,純粹是心理戰術,讓對手陣腳大亂。而真正落力操練,光明正大走上擂台的那個人,其實是可憐的斷水流大師兄。   不學無術,倚賴旁門左道與小聰明,裝神弄鬼唬弄對手,是周星馳無厘頭喜劇一脈相承的基本元素。所以,正牌「賭神」是靠從小苦練的實力,周星馳的山寨版「賭聖」,完全是靠超能力。但周星馳之所以深入民心,偷雞摸狗而不惹人反感,是因為他的心態曾經代表著某種香港主流價值,要贏就要掌握優勢,找到必勝竅門,要做聰明人,不做老實人,完全對應了八、九十年代紙醉金迷,急功近利的投機社會。   當時又怎會想到,三十年之後,居然有一部香港電影是拋棄天賦,重新探問公平、平等的價值:要贏得光明磊落,要輸得問心無愧,靠作弊而贏到比賽,掌聲背後,輸的是自己的人格。這些想法,無論看多少遍九十年代膾炙人口的周星馳電影,都根本未出現過。而到底這三十年來香港發生過什麼改變,導致社會價值有了如此巨大的轉向?答案亦可能是今日香港電影與九十年代璀璨盛世的最大分別。   上一輩的電影人都沒說錯,黃金時代一去不返,天時地利人和都是可一不可再,但同樣亦有些價值在從前那個舊香港找不到,是今日才有。比起追懷繁榮,它更值得今日的香港人珍惜。電影散場之後,朋友打趣說,如果《一秒拳王》是在九十年代開拍,故事後半段一定是講周國賢如何破解「預知眼」的消失之謎,然後在最後關頭運用超能力扭轉劣勢。   三十年後的版本無疑踏實得多,這一秒本身得來容易,到失去之後才會明白,原來這一秒是很難追回來的。但與其花時間找回失去的天賦,不如認清現實,失去就失去,由零開始重新修練。避唔到,就一齊捱,擂台上仍有許多個一秒,值得繼續捱下去。

OASIS   一秒拳王   紅眼   ...

有時在想,近來會去睇攻殼機動隊復刻版的人,未必都是為了這部經典作品本身而去,而是為了看電影裡面的那個香港。   但佬編覺得奇怪的,是點解大家會想去看電影裡的那個香港?攻殼機動隊裡面的香港,明明就是被我們拒絕和拋棄的香港。   通街中英粵夾雜的滿光十色霓虹燈,拍起上來當然有feel。但那不正正也是大家口中,打風時的高空墮物陷阱,以至是城市光害的罪惡根源嗎?   狹窄迷亂的街道、有機滋長的潛建物,當然是high tech low life的cyberpunk味的重要元素。但那不就是大家口中,城市欠缺有為規劃的明證、中產階級高呼好雜的草根標記嗎?   與攻殼機動隊裡的香港互相呼應的,是我們曾經擁有的九龍城寨。日本仔好癡迷,還要出了好幾本書的九龍城寨,是我們課本上的三不管地帶,是父母口中賣豬仔的法外租界。當我們在讚嘆日本人對九龍城寨細節一點也不放過的passion時,又有多少人在1990年前會夠膽入去九龍城寨行返轉?   外國人好L鍾意的香港,並不是大家鍾意的那個香港。大家喜歡的,是井然有序的香港、是一個穩陣的香港。看看我們新市鎮裡,那些有車行無人行的寬闊大道,那些結合港鐵站商場屋苑的聖三一大型複合建築,就知道大家的未來裡,根本就沒有攻殼機動隊裡的那個香港。   攻殼機動隊裡的香港為甚麼會吸引香港人,是因為它是屬於過去的記憶,早不存在於我們的生活之中。有些事情,當睇戲咁睇咪得囉,大家係咪咁話?

OASIS   攻殼機動隊   電影   

WFH進入倒數階段,把握機會享受lunch time睇劇的時光。上星期五,一口氣煲晒Netflix的《岸邊露伴一動也不動》。   岸邊露伴是《JOJO的奇妙冒險》第四部《不滅鑽石》中的其中一個配角,亦是作者荒木飛呂彥在漫畫中的化身。短短四集的《岸邊露伴一動也不動》,就是以岸邊露伴為主角的短篇故事。   就好似睇村上春樹要睇晒賴明珠加英文譯本,睇JOJO系列,最好𥅈一𥅈英文名。荒木飛呂彥創作出名用大量reference,例如《不滅鑽石》英文是Crazy Diamond,其實就是對Pink Floyd《Shine on your crazy diamond》的致敬。   《岸邊露伴一動也不動》,英文名是《Thus Spoke Kishibe Rohan》,顯然是尼采的《Thus Spoke Zarathustra》(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reference。再睇埋四集故事,就知道英文名改得好。   所謂「一動也不動」,大槪就是指作為漫畫家的岸邊露伴,在取材時保持一貫旁觀者角色的態度。作為outsider的岸邊露伴,如非必要不會出手干涉,也不會judge人物事情的對錯,只做好自己的本份:「取材畫漫畫」。   或者有人會覺得這是無良知、無人性,但在非黑即白的現在,會不會這些人才是珍貴日常的守護者?

OASIS   岸邊露伴   漫畫   

早估到Ice Fire會收皮,但終焉來臨時還是有點不捨得。 在還未有Uniqlo、GU的時代,Ice Fire是佬編其中一間常去的服裝店。那時還是中學雞儲錢買第一條Levis 501、底衫著Bossini、底褲著Giordano的時代,很多朋友喜歡izzue、double park、chocolate,但佬編比較喜歡Ice Fire。 Ice Fire價格算不上便宜,所以實際上買的items其實不多,數來數去就那幾件。有件紅色大格仔flannel裇,由中三oversize開始,著到大學火車旅行仲粗著緊,除法計一計,大槪也可說是抵著吧。 另一件Scene灰色Zip Up Hoodie更有趣。好像也是中一中二左右家母送的,印象中没有特別oversize,神奇在件褸竟然懂得一起長大, 一直著到大學二年級,才依依不捨地捐了。 至於紅色格仔那件flannel裇,現在還在櫃桶底,有時去耕田或者做粗重嘢仲會著下,不要說毛粒,連鈕都未甩過一粒。 這兩件衫教了我兩件事:第一,原來衫不用買太多,一兩件適合的,夠著七八年;第二,衣服雖是死物,但著得多一樣會「成長」,會變得越來越好睇稱身,至少自己是這樣覺得。 說起來,Ralph Lauren在某次訪問著住件殘舊的綠色格仔flannel,很多人都好奇是不是他自家品牌的衫,結果卻是四十幾年前在K-mart買下來的,有相為證,由發跡前一路keep住著落。著舊衫的喜悅,大槪只有試過的人會明,人講人緣,衫也有衫緣。

Ice Fire   OASIS   服裝店   

數天前,俄羅斯傳媒報導了一則死訊,使俄國社交網站上的人紛紛哀悼這位已逝之人。名導演弗拉基米爾∙緬紹夫,這個名字在俄羅斯人心目占有重要特別,特別是老一輩,經歷過蘇聯時期的人。緬紹夫因為新冠肺炎離世,終年81歲,獲獎無數的他,拍出多部經典作品,也曾獲得多個國家藝術獎。   《莫斯科不相信眼淚》是為人津津樂道的代表作。以下會有劇透,故事其實很平凡,講的是三個女孩一起住在工人宿舍,各人都有對未來的期望,有人想活得平凡,有人想走出平凡,電影寫的是她們三人的生活。主角卡捷琳娜本想考取功名,卻名落孫山;好友柳德米拉對於上流生活十分嚮往,總打扮得花枝招展到圖書館結識男人,後來因為一個謊言,卡捷琳娜和柳德米拉在前者的親戚家舉辦派對,與上流人士聊得愉快,卡捷琳娜最後未婚懷孕卻遭到拋棄。對方討厭她隱瞞自己的身份,其實她只是個基層工廠工人。多年過去,卡捷琳娜由「工廠妹」榮升廠長,有權有勢,最後還遇上真命天子。   電影大約於1979~1980年推出,出奇地受歡迎,因為當時的社會,所製作的主流電影幾乎都是關於「戰爭」,或是與間諜有關的題材。《莫斯科不相信眼淚》這種平淡的故事,主角竟然是一位普通不過的工人,用愛情作為主線,收獲了不少觀眾。有人說,當時的蘇聯人承受著各種社會壓力,其中是早於勃列日涅夫執政時,蘇聯的軍費開支增長飛快,長久以來的支出,早已令國家經濟壓力慢慢累積,加上社會經濟很一般,所以生活得有些壓抑。不得不說,電影的名字也很反映民情,記得早前寫過俄羅斯人不喜歡笑,從蘇聯時代就不喜歡。因為一個笑容可能隱藏了陰謀,或者是不懷好意的竊笑,甚至有人說「傻仔先會對住陌生人笑」。那麼莫斯科為什麼不相信眼淚呢?因為「哭泣聲絕無意義」,即是哭並不能改變生活,遇到困難時流眼淚也無濟於事,電影的含意,正是不要抱怨,要自己解決問題。   現代人也不時會重溫這個經典,因為它呈現的東西和情懷,都很「蘇式」,例如蘇聯社會中很常見的工人宿舍,社會主義國家的房屋及制度等等。因此至今仍有人會重溫經典,別人如我,對蘇聯歷史甚有興趣的,也視之為一睹鐵幕蘇聯舊面貌的一個窗口。   《莫斯科不相信眼淚》1981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令西方世界走進蘇聯電影。歷史上只有兩部蘇聯電影得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其中一部是《戰爭與和平》。當年的美國總統列根與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會面前,也曾經觀看《莫斯科不相信眼淚》,說這樣可以了解神秘的俄羅斯靈魂,可見此作實屬經典。當時誰也沒想到這套平凡的電影能獲得空前成功,當時就有些電影製作人認為,故事太簡單,欠缺吸引力。甚至連選角也遭遇滑鐵盧,導演曾經找過多位出色的蘇聯女演員出演女主角,但絕大部分人都因為不喜歡劇本而拒絕,最後他找來自己的妻子當女主角。到時電影是如何由眾人不看好,到變身經典之作,除了上面提到的社會因素,也有人認為是二字--「平淡」。有製作人認為故事太平凡,沒有過份的激情,也沒有聲嘶力竭的情節,是敗筆。但它也因為平淡,讓那個年代的蘇聯仿佛看到鏡中的自己,看到那種艱辛和努力,也就成就了這部經典。   本地女子組合Twins有一首歌叫《莫斯科沒有眼淚》(即《下一站天后》的國語版),當中提到「莫斯科沒有眼淚,大雪紛飛」,而有說歌名的靈感就是來自《莫斯科不相信眼淚》。最後,我也想以《莫斯科不相信眼淚》的主題曲《亞歷山德拉》作結尾,歌詞中有這麼幾句,「莫斯科不是一下子建成,莫斯科不相信眼淚,但相信愛情」。

OASIS   俄羅斯   愛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