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social

搜尋結果: #攝影

「最憎便是看錯菜單交錯食物,然後扣分!」在拍攝空檔,記者和香港時尚攝影師Issac Lam(林俊彥)的模特兒天風聊着遊戲《Overcooked》,想必大家也曾因為這款遊戲而對另一半大聲呼叫,因為分秒必爭真的很緊張!數句寒暄後,Issac繼續以iPhone 14 Pro進行拍攝。看着電腦展示着天風的黑白照片,思考着今日的拍攝主題「每個人都有一部份屬於小眾」,好奇地想,螢幕裏修着俐落短髮、眼神嫵媚的女生到底有甚麼「小眾」之處。 你看到《Us Beyond Flash and Bones》這輯照片後,又有甚麼想法嗎? 靈魂與肉體之間的距離 Issac去年的iPhone 13 Pro拍攝企劃《ODE TO ROUGE》啟發自《霸王別姬》,探討社會中性別認同的空間。或許是吸引力法則,他今年受邀替一位即將進行性別重置手術的朋友拍攝一輯相,為了能把主人公的心理和當刻狀態好好記錄,他們做了7次訪問,也拍攝了3、4次,每一次的了解也讓Issac更感有趣:「因為有一半是異於平時的了解,發現自己stereotype(定型)了他們。」 一般大眾對於跨性別人士熱度最高的話題,或許會斟酌在「變性手術」,經過確實的相處和了解後,Issac認為他們最真實的掙扎其實是「未真正轉變」的時候:「可能是玩交友APP,該選擇生理性別抑或自我認同的性別?他們無法定義自己是否『欺騙』。」根據香港性別平權組織PrideLab對於跨性別的定義,人出生時的性別為被指定性別,個體對自己性別的理解和看法則為性別認同,跨性別人士非必須進行性別重置手術,他們可以透過換身份證、向家人坦白等不同儀式來完成跨性別的過程。 對於Issac而言,因為他的朋友表示完成手術也不會穿裙子留長髮,令他發現自己距離現實最遠的刻板印象是性別重置手術的目的:「有些人的確會為了外觀而選擇接受手術,但有些人是為了令自己回到『正常』狀態。」如果有一天意外毀容,可能你會選擇接受自己的外表,但相信心底裏總會萌生透過手術把自己回復原狀的想法吧? 我們之間有分別嗎? Issac以社會新聞偶有跨性別人士尋短為例,可見「香港人對性別好保守」,他希望能在企劃中延續去年的議題:「我不是想探索性別,而是想透過拍攝去了解、明白小眾。」他解釋,每個人都有一部份屬於小眾:「他們的小眾部份是『性』,但可能一樣聽林家謙、看《明日戰記》,這些都很大眾。」大部份人的性別認同可能很「大眾」,但或者內在亦有一個不為人所知的「小眾」。Issac不打算打着「跨性別」旗號來吸引注意,而是希望透過他們自身最人性化的故事帶出其掙扎,這便是他選擇的平權方法:「出現得越多,讓大家無限見到,這件事便會變得平常。」 拍攝的切入角度源於Issac朋友手術前的拍攝企劃,當時Issac詢問朋友甚麼物品可以代表你,她便帶來了一條母親編織的圍巾,Issac解釋:「那是她媽媽離世前織的,她從小到大上學也會戴那條圍巾,像媽媽在身邊陪伴她,即使在這個重要的時刻。」縱使人能斷捨離一切,也總有一些無法割捨的東西與感情,相信每個人生命中也有一個讓你願意耗上全力去思念和愛護的人。如何愛一個人,他們和我們真的有分別嗎? 關於人生中美好的事 在拍攝前,Issac讓四位模特兒回答數條問題,包括「活得快樂嗎」、「有甚麼已經釋懷的遺憾事」和「有甚麼美好的事讓你回味至今」,在看他們的答案前,大家不妨也思考一下自己的答案。 大部份人也知道,進行性別重置手術或打荷爾蒙針會令跨性別人士壽命縮短,但真實原因並非身體狀況,而是因為改變荷爾蒙會令到他們的心理情緒受影響,讓他們選擇結束生命。不過,Issac表示其中一位模特兒Kimi即使面對這情況,仍然無悔:「自從打荷爾蒙後,她的記性越來越差,但對於她最美好的事便是現在的生活。」如果能重新選擇,她依舊會打荷爾蒙針,甚至會更早打。 拍攝在iPhone的光影之間 在這次的拍攝企劃中,Issac選擇以iPhone 14 Pro代替鍾愛的菲林相機,因為菲林相機要求的準確度非常高,適合用於創作之上,但這次拍攝素人模特兒則需要捕捉瞬間的神韻,故他選擇以前者作為拍攝工具。「整輯照片都是黑白。」Issac解釋,因為人對於造型和顏色也有刻板印象:「黑白可以減走一層Filter(濾鏡)。」他認為,做小眾議題的難度並非在於內容,而是如何「掂」到大眾,好讓他們消化到訊息。 對於《Us Beyond Flash…

Issac Lam   性小眾   攝影   ...

如果感覺與一座城市產生了距離,其實只需安靜的佇立於鬧市街頭,便可以從魚貫的人群感受到這片土地的呼吸、脈搏。然而,最快速了解一個人的方法便是從其穿着打扮。在香港,大家的街頭語言又是甚麼呢?香港IG街拍攝影師 @streetsnap.portrait自去年起流浪在街頭,以時裝、潮流為紀錄方向:「希望在街拍中保持一份勇氣,給往後喜歡考古的人留下最真實的2021、2022年。」 The Secret Life of Streetsnap.portrait 做過7年記者,Streetsnap.portrait喜歡觀察街上的行人,即使近年大家的喜怒哀樂都隱藏於口罩下,但他仍能從人們的打扮感受散發出來的瀟灑、自信和個性:「就像日劇《校閱女王》的理念,打扮也是一個人積極生活的方式。」 Streetsnap.portrait喜歡看電影,常常被電影中的情節所啟發,只是一部《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發夢王大歷險)也重刷了多次。或許是受到主角的影響,Streetsnap.portrait嘗試跨越陌生人之間的安全距離,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買外賣的途中或晚飯後散步的每一個忙裏偷閒時刻,只要看到穿着有個人風格的行人,便會主動邀請他們成為快門下的主角:「不論母語、膚色和種族,我希望能盡量捕捉不同生活在香港的人,這些都可以反映香港的文化多元性。」 破冰的難度 香港人的性格比較內斂和害羞,面對鏡頭時總會顯得不自在,所以每次Streetsnap.portrait看到目標人物後,總要先鼓起勇氣才能上前提出邀請。只要細心留意,便會發現Streetsnap.portrait大部份OOTD帖文也有標記相中主角,其實在沒有肖像權的香港,即使隨便對行人按下快門,別人也是無可奈何,但這做法是他對於攝影師身份的堅持:「我常常思考街拍的道德責任,除了紀錄,也可以是一種互動和分享的方式。」 「保持勇氣是街拍中最大的困難,是自己該如何堅持。」Streetsnap.portrait坦言說出自己拍攝時最大的心理關口。筆者心想,這心情猶如小時候第一次坐小巴要大聲喊落車般緊張吧!但無論如何,為了下車,總要鼓起勇氣;為了避免在拍攝時引起誤會,Streetsnap.portrait也是要一頭熱向目標人物搭訕,道明來意。 偶然與巧合的約定 歌手以旋律唱出心意,作家以文字寫出想法,街拍攝影師則以光影說話。Streetsnap.portrait一直以來也堅持在拍照後與被拍者分享照片,更會為對方送上一張即影即有相片:「我喜歡真實、能拿在手中的照片。」他說,每次看到對方小心奕奕的收好照片,生怕弄皺邊角時,自己也會感到很窩心。 對於Streetsnap.portrait來說,每一次拍攝的機會也是緣份。有一次,他如常地拍下了照片,在照片沖曬出來後便發現相中主角已消失在人海之中,想不到能在另一天重初,最後也成功把照片交到他手上。這些美好和友善的經歷都成為他的養份,即使會被拒絕、自我懷疑,但Streetsnap.portrait深信如他的朋友所說:「When you focus on the good, the goods gets better。」凡是都有好壞,如果專注在美好的一面,保持樂觀與積極的心,好運自然會來到,事情總會變得順利。 留給城市與人們一份心意…

攝影   時裝   流行文化   ...

Ronald鄭中基作為歌手及演員為人熟悉,但其實他也是一名出色的攝影師,喜歡以街拍記錄香港充滿人情味的事物。近日他與Leica合作舉行個人攝影展,展出他所拍攝的舊式髮廊、木鳥籠鋪、後巷補鞋師傅等不同的老店和傳統手藝。用相片記錄時代下的老店情懷,展現濃厚的人情味,大眾亦可細味他的鏡下香港日漸式微的事物。 Ronald接受我們訪問時回覆,攝影展中十四幅相片中,他最深刻的有兩張相片:第一張是一間屋村士多,特別在於「老闆好有型」。他回想說起初老闆很害羞不肯被拍,後來卻自己走出士多門口擺甫士,Ronald立刻用鏡頭捕捉,更打趣指不知道老闆是不是故意擺好姿勢讓他拍攝呢!這張相是他在拍戲的空檔時間拍下的,可見他是多熱愛拍攝。 另一張是他在新蒲崗窄巷裏遇到的一位補鞋師傅,他的檔口是用自己的工具堆砌而成。 街坊把自己的鞋拿過去,告訴師傅他們想怎樣調整,師傅二話不說就開始修理,已有無形的默契,不用多說一句。Ronald表示其實在拍攝的過程中,師傅都沒怎麼理會他們,默默專注在自己工作上。他很喜歡自己拍下只有師傅雙手的照片,因為那雙手看上去就好像已經表達了他的故事。 作為明星,比起被拍,Ronald更喜歡拍攝,透過攝影覓得只屬於自己的空間。他表示自己享受跟被拍攝者交談,了解他們的故事,相片有故事承載,使其看起來會更有質感,亦更易與觀眾連結。 他接觸攝影的契機源自有一次翻出爺爺的Leica M3,自此他便與Lecia結緣,更在Flickr以「tinyeyes」的匿名身份廣為人知,被指是Flickr上最優秀的Leica攝影師之一。現時更有機會到訪他的個人攝影展,細味他的鏡下香港日漸式微的事物。

展覽   攝影   老店   

歌也有得唱,垃圾可以長留戀於你家。究竟我們日常會製造多少廢物?美國攝影師 Gregg Segal 留意到都市垃圾問題嚴重,邀請家人、朋友、鄰居參與《7 Days of Garbage》計劃,要大家留下 7 日內所製造的垃圾,最後把全部垃圾鋪平,躺在上面,留下合照。 7 日過後,有人感到驚訝,有人感到羞愧,統統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製造這麼多廢物。Segal 希望,「大家可以藉作品反思自己在垃圾問題中的角色」。雖然我們不能直接影響企業用多少包裝紙,但事實上正如 Segal 所說,「消費者既是受害者又是始作俑者,我們是整個系統的受害者,但我們也在助長同樣的問題。」其實自己也可以由一小步出發,拿少一個膠袋、用少些即棄餐具,從日常習慣開始,減少不必要的廢物。 Photo/ Gregg Segal《7 Days of Garbage》  

垃圾   攝影   環保   

區外人對上水的印象,還停留於水貨客嗎?其實這個社區,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攝影師 Elaine 及造型師 Perpetua 最近與區內 cafe let it be 合作,舉辦以上水男孩為主題的《上水 BOYS 》攝影作品展。4 位男孩,穿梭於這個社區之中,從梧桐河走到舊墟,記錄歷史悠久的單車店、士多、辦館,與新開張的小店相映成趣,展現「這社區超越年代和地點,奇幻既真實的連繫」,讓你看到「上水的日常及魔幻時光」。 舉辦攝影展的 cafe 也在舊墟符興街,因店面「的骰」放出來的相片不多,Elaine 特意開設神秘私人 IG @sheungshuiboys ,詳細記錄上水男孩的延伸故事和照片,但「希望觀眾能在未知太多細節前先單純地看看照片,看完展再 follow。」 《 上水 BOYS 》 日期:即日起至 2022.1.30 sun 時間:mon –…

上水   展覽   攝影   

未有逆轉的超能力,卻可以透過鏡頭把不同時間出現的人和事定格在一起 —— 美國攝影師 Pelle Cass 擅長以重疊手法拍攝,其中《Crowded Fields》系列記錄了各種運動比賽,Cass 會把鏡頭固定不動,並拍下過千張相片,再花超過 40 小時的後期修圖,結合不同𣊬間,彷彿讓各位運動員施展「多重影分身」。 除了運動比賽,Cass 也有街拍、商業廣告等作品,最近還出版攝影集《Just an Idea Book》,統統都富有其「混亂」特色。他在網站指出,「我希望我的照片表現出一種狂歡的混亂,就像愛情和戰爭一樣嚴肅,以表達一種玩味和繁榮的感覺。」 不甘於「靜態相片的局限」,Cass 的快門一按,便激發混亂,以創意打破限制。   Photo/ @pellecass   

攝影   運動   

每逢見到譚仔姐姐,對話大概離不開「墨演、生小辣和凍鏈茶」,短短 30 分鐘食飯時間,除了送上米線那一刻,也很少留意她們的一舉一動。譚仔今年踏入 25 周年,攝影師千紅在周年企劃中,以一貫日系攝影風格拍下譚仔姐姐的另一面,並舉行攝影展,希望「藉著這些作品,給大家看看她們可愛青春的一面。」 譚仔在香港彷似無處不在,25 年間,我們由學生變打工仔,由拍拖變結婚(或單身),身邊的人可能來來往往,改變不少,唯有譚仔仔姐姐那股不咸不淡的廣東話口音仍然依舊。 《譚仔.姐.遮》攝影展 日期:2021年11月11日至11月30日 時間:上午8時至晚上10時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四樓大堂,免費入場 Photo/ 幸福照相館 

展覽   攝影   米線   

人類對於貓最大的作用除了鏟屎、餵食,就是掌鏡影相,不過如果貓貓連自拍都識,人類便真的地位不保了?美國有隻虎斑貓 Manny,就會自己揸機「自拍」,同獅子、馬騮、狗狗等動物老友鬼鬼拍照,足跡走遍森林、雪地、河流、沙漠…… 堪稱貓界自拍 KOL。 貓貓真的懂得自拍?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吧。其實 Manny 的主人一共養了 4 隻貓和 4 隻狗,一次無心插柳想用 GoPro 拍下牠們時,Manny 被相機吸引,好奇出爪拍一拍,結果意外「自拍」。主人見照片可愛又有趣,自此便讓牠「自己照片自己影」了。 Photo/ IG @yoremahm

寵物   攝影      

裝睡的人叫不醒,但在地鐵上睡覺的人,不用別人叫也像有特異功能,到站就會自動起身下車,這算不算香港人獨有的技能?在地鐵補眠本是平常事,偏偏 IG mtrsleepers 就收集到各種奇特的睡姿和畫面,張大嘴巴、頭耷耷已屬平常,更高階的甚至睡在扶手、整個躺平在地上、一邊玩瑜珈一邊睡…… 這些高手之中,你曾榜上有名嗎? 在 mtrsleepers 的照片中,地鐵上,不論男女老幼都呼呼入睡……究竟是搭車時會睡得特別好,還是這些年,香港人真的累了? Photo/ IG @mtrsleepers 

地鐵   攝影   香港   

這個世界最真實的一面,往往最殘酷可怕嗎?西恩納國際攝影獎(Siena International Photo Awards;SIPA)由意大利非牟利組織 Art  Photo Travel 籌辦,希望透過作品,讓人知道更多世界鮮為人知的角落的故事。2021 年年度大獎由土耳其攝影師 Mehmet Aslan 奪得,他的照片《Hardship of Life》記錄了斜利亞一對傷殘父子。父親 Munzir 在購物時,被戰火炸斷了一隻腳,兒子 Mustafa 則因母親懷孕時吸入神經毒氣,服用藥物後遺症,一出生就四肢全無。但儘管生活艱辛,他們仍然積極面對,在 Aslan 的鏡頭下,他們快樂地嬉戲。Aslan 獲獎後表示,希望利用這張照片,突顯 Mustafa 的需要,並提高國際對難民關注。 現實的殘酷,或許由人類造成,也可以由人類親自打破。Aslan 的照片贏得 SIPA 大獎後,得到世界各地的關注,他隨即發起籌款,希望可以向現實「邁進一步,帶來改變」,讓相中的父子可以得到治療、裝上義肢。短短數天,便收到意大利博洛尼亞一所治療中心的消息,計劃會為父子安裝義肢,各方也會相約於當地見面。 除了年度大獎,SIPA 還分有「街頭攝影」、「旅程與冒險」、「新聞攝影」等項目,野生大象與途人、被困的熊貓、玩耍的孩子…… 攝影師的鏡下,你又看到哪些故事?…

意大利   攝影   難民